台灣文壇大家白先勇案頭上永遠放著的一本書是什麼?答案是《紅樓夢》。從小學五年級初讀《紅樓夢》,到任教美國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東亞研究所期間,以中英文講授《紅樓夢》長達20多年,《紅樓夢》對白先勇來說仍是一本讀不完的「天書」,也影響了他早期小說中許多人物的創作。

2014年白先勇受邀回母校台大,首度為台灣學子開設《紅樓夢》課程,今(7日)推出《白先勇細說紅樓夢》3冊共60萬字,結集他三個學期逐回講授的精華,字裡行間滿溢他的神采。

白先勇一如往常熱情又風趣,他笑談自己對紅樓夢的認識其實始於「美麗牌」香菸,「裡面的公仔畫,都有紅樓夢的人物,那時堂姐妹們一邊收集林黛玉、薛寶釵的盒子,一邊講給我聽,沒想到我一輩子就沒有離開過賈寶玉。」

他標舉紅樓夢是「天下第一書」,也是他的文學聖經,集中國詩詞歌賦、戲劇小說文化大成。他自述這輩子最愛的中國文學經典,就是湯顯祖的《牡丹亭》與曹雪芹的《紅樓夢》,「結果我此生果然為它們做了些事情,也非偶然。」

深探《紅樓夢》的思想,他認為儒道佛彷彿全書的三根柱子,也是三條引導故事發展的伏流,呈現三種哲學的辯證對話衝突,「然而曹雪芹寫《紅樓夢》,能將形而上的哲思,用鮮活的人物表達出來,那就是文學,也是他了不得的地方。」

白先勇認為中國小說的短處在於敘述,強處在於人物;曹雪芹簡直「撒豆成兵」,任何一個人出場,「吹口氣就活了」,他嘆服:「怎麼做到的!關鍵就是對話,每個人物講話都有他的口氣,所有人物的輕重主從都有分寸,連一個傻大姐都不要小看她。」其中寫得最好的,他首推「王熙鳳」。

話鋒一轉,他感嘆近來台灣大學生已不讀《紅樓夢》:「如今中國傳統文化舉凡書法、山水畫、戲曲、音樂等都被有系統地排除在教學之外,造成很大的後遺症,讓我們的文化認同變得很模糊。」他慎重說:「這不行,中國經典一定要讀。」

今新書發表會也提早為白先勇7月11日的80歲大壽慶生,包括柯慶明、奚淞、辜懷群、陳怡蓁等文化界友人齊聚,也催促他「再寫小說」;白先勇則忍不住說:「我還沒滿80,虛報了一年。」

(中時 )

#紅樓夢 #白先勇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新書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