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從名字上來看,位於桃園市龜山區的陸光新城似乎是一個以陸軍為主的眷村改建國宅,很難想像裡面居然還有許多參加過中華民國空軍的榮民先進存在。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這座眷村裡面,居然還有一位參加過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閻迺斌教官,還有曾經替美籍志願大隊修過飛機的技工劉善榮先生兩位身份極為特殊的住戶。

陸光新城原來為陸光二村,於2000年改建為今日的眷村國宅。九年前,來自桃園大園與南區的空軍眷村被併入陸光新城,因而有大批空軍前輩入住此地。

在村長聶哲淵的協助下,《中時新聞網》於8月14日「空軍節」79周年之際前往陸光新村,對這兩位曾親身經歷過「飛虎隊」歷史,但是卻住在陸軍眷村內的中華民國空軍前輩。

住在陸光新城的閻迺斌教官。(許劍虹攝)
住在陸光新城的閻迺斌教官。(許劍虹攝)

被遺忘的5大隊空戰英雄

閻迺斌民國10年出生於河南省新蔡縣的一個大家族內,由於個性十分低調的原因,很多人並不知道有這麼一位飛虎英雄還住在桃園。自幼家境富裕的閻迺斌,如同許多那個時代的知識青年一樣,在對日抗戰全面爆發後報考陸軍軍官學校。他先進入位於西安的陸軍官校第7分校第15期步兵科受訓,後因成績優秀而被保送成為空軍官校第14期的飛行生。

當時校址位於昆明的空軍官校,出於國內缺乏航空燃料的考量,安排所有學生前往印度臘河接受初級飛行訓練。等到學生具備放單飛的能力後,再前往美國本土受訓。在美國,一切的訓練都要重頭開始。他們先是在亞利桑那州的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上課,然後再到雷鳥基地(Thunder Bird Field)初級飛行學校飛PT-17教練機。

接著,他們又被送到馬拉納基地(Marana)學習駕駛BT-13中級教練機。通過中級飛行訓練的學生,則會被分派到戰鬥組與轟炸組,前者到路克基地(Luke Field),後者則前往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接受高級飛行訓練。有幸被分配到戰鬥組的閻迺斌,則在路克基地學會了如何駕駛AT-6高級教練機與P-40戰鬥機。

在美國完成了最專業的飛行訓練後,閻迺斌就跟著其他完成高級飛行訓練的第14期同學一起返回印度,在戰後被劃入巴基斯坦的卡拉奇(Karachi)接受編隊與作戰訓練。待通過一切考核,他們一行人便駕駛P-40戰鬥機經由駝峰航線回國參加抗戰。閻迺斌被分配到了湖南芷江,加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5大隊第26中隊。

老先生表示,他回國的時候日本陸軍航空隊在中國戰場上已經失去制空權。在這樣的情況下,閻迺斌他們從事的大多是對地攻擊任務。不過,由於駐防於雲南的美軍第14航空軍第308轟炸機大隊,時常會經過芷江上空飛往武漢實施空襲任務,因此第5戰鬥機被選中固定替他們的B-24解放者式轟炸機護航。閻迺斌表示,他也駕駛P-40戰鬥機掩護了幾次B-24轟炸機。

也因為在第5大隊的保護下,第308轟炸機大隊的B-24從來沒有遭到日軍騷擾過,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還頒發「總統單位嘉獎章」(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給他們。提到這段光榮驕傲的往事,閻迺斌表示第5大隊的飛行員想要去任何地方,美軍都會以運輸機優先運送。對此,老先生回憶道:「美國人其實是比中國人還有人情味的。」

劉善榮先生與他修過的Hawk81A-2驅逐機(上)還有P-40E戰鬥機(下)照片合影。(許劍虹攝)
劉善榮先生與他修過的Hawk81A-2驅逐機(上)還有P-40E戰鬥機(下)照片合影。(許劍虹攝)

幫飛虎隊維修飛機的機械士

另外一位住在陸光新城的空軍前輩劉善榮,因為曾在空軍的巫毒中隊與黑貓中隊擔任士官長的原因,在航空迷與軍事迷的知名度較高。只是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劉善榮早年在大陸的時候,也曾經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也就是第一代的「飛虎隊」維修過飛機。而過去所有探討「飛虎隊」的書籍,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很少有將國軍地勤人員視角納入的。

劉善榮前輩於1922年出生於上海,在家裡四個兄弟中排行老三。他的父親在1932年日軍發動「一二八事變」,入侵上海時因病逝世。1937年,也就是在劉善榮16歲那一年,他又因為淞滬會戰爆發的原因,跟著大哥離家到一個生產柴油引擎的工廠當學徒。那年10月,也就是上海即將淪陷前的一個月,他又跟著考取中央飛機製造廠的大哥一起遷移到湖北武昌。

隨著武漢戰況日益吃緊,劉善榮兄弟又跟著中央飛機製造廠遷到湖南省的辰奚。在那裡,他考入漢陽兵工廠的機關槍生產廠,負責生產30節水冷式機關槍。他表示,漢陽兵工廠的待遇極差,每天工作八個小時,一個小時只能夠領到八角法幣的薪水而已。更誇張的是,他們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工作12個小時。哪怕一整天都不休息,一個月的工資也才36塊法幣而已,根本就是血汗工廠。

待了10個月後,劉善榮就因為吃不消漢陽兵工廠的待遇,而有換工作的打算。恰巧當時航空委員會正在招考技工,於是他就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前往報考。沒有想到一考就被錄取,於是劉善榮就從1940年11月1日起正式進入中華民國空軍服務。他表示,剛進航空委員會的時候要先接受一個月的試用期。這段時間劉善榮所領的,是三等三級機械士的待遇。

等到一個月的試用期結束,他就成為三等二級機械士。劉善榮指出,當時空軍技工從三等六級到一等一級,總共三等18級,平均每晉升一級,薪水就加五塊錢法幣。據他回憶,三等二級機械士每個月領45塊法幣,而且還有10塊錢的戰士津貼與六塊錢的伙食費。全部加起來,劉善榮一天只需要上八小時班,就可以每個月領61塊法幣,待遇比過去在漢陽兵工廠的時候好上太多了。

剛開始,劉善榮先是在湖南芷江的第2飛機修理工廠服務,先是負責修理飛機零件,然後再從事儀電與發動機修理的相關工作。一年後,他被調到雲南昆明五里多的第4飛機修理工廠,接受空軍第5路司令王叔銘將軍的指揮。劉善榮還記得他剛到昆明的時候,修理的還是蘇聯製的I-15與I-16系列戰鬥機,或者SB-2轟炸機。

那段時間,日本陸軍航空隊常常從越南河內派遣九九式雙引擎爆擊機空襲昆明。日軍會在早上九點、下午兩點與晚上七點時發動攻擊。尤其是晚上的攻擊最讓劉善榮印象深刻,因為有不少日本人收買的漢奸,會往天空打信號彈為日軍轟炸機指引方向。後來為了干擾日軍的轟炸,劉善榮他們也被動員到空曠地帶向空中打信號彈。

老先生永遠不會忘記,在日軍疲勞轟炸之下,昆明市民死傷慘重的狀況。不過這一切,在美籍志願大隊第1與第2中隊的Hawk81A-2,也就是P-40B戰斧式驅逐機的外銷型在12月18日進入昆明後有所改變。12月20日,志願隊第1中隊與第2中隊在昆明上空與來襲的10架九九式雙引擎爆擊機發生空戰。他們在毫無損失的情況下擊落日軍六架轟炸機,創下了成軍以來的首次勝利。

自此以後,日軍轟炸機再也沒有對昆明進行過轟炸。昆明老百姓出於對志願隊的感恩,而賦予了他們「飛虎隊」的外號。有鑑於志願隊在保衛大後方,尤其是滇緬公路的重要角色,劉善榮表示他們的工作也相當吃重。好在志願隊獲得了航空委員會的全力支持,Hawk81A-2所需要的一切零件,在第4飛機修理工廠的倉庫裡面都可以拿到。

當時志願隊的主戰場在緬甸,不過在戰鬥中受傷的飛機都會被送到昆明的修理廠給國軍修理。劉善榮表示,從Hawk81A-2機身上佈滿的彈孔,他們完全可以體會到緬甸上空作戰的激烈。而面對佈滿彈孔的表皮,他們通常是直接換一個新的裝上去。他指出,美國的飛機在設計上比蘇聯的要進步很多,壞了的零件隨時可以換。至於蘇聯的飛機,很多時候還要改變外型才能夠換上新的零件。

雖然對陳納德十分敬佩,但是劉善榮表示這段時間他並沒有見到過這位「飛虎將軍」。倒是他們在把修好的Hawk81A-2用拖車運送到巫家壩機場的時候,曾經看到過在那裡視察的王叔銘將軍。他表示,志願隊人員居住的第2招待所就在他們的工廠旁邊,雙方時常交流,互動的非常不錯。對於自己能夠參與「飛虎隊」這段歷史,他覺得非常光榮。

#空軍 #飛虎隊 #中美混合團 #5大隊 #志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