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鐵路殺手」記憶中的國共與華北抗戰

隸屬於311戰鬥機大隊529中隊的P-51野馬式戰鬥機。(網路照片)

成立於1942年1月28日的第311戰鬥機大隊,是第14航空軍司令陳納德將軍麾下一支知名度比較低的作戰單位。之所以如此乏人問津的原因,在於第311戰鬥機大隊雖然名義上是一支戰鬥機大隊,但實際上從頭到尾執行的都是對地面目標的打擊任務為主。因此,相較於在中印緬戰場歷史悠久的第51戰鬥機大隊與第23戰鬥機大隊而言,第311戰鬥機大隊的空戰王牌實在是少得可憐。

然而,空戰英雄數量少卻不意味著311戰鬥機大隊對抗戰的影響小。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原名為第311戰鬥轟炸機大隊的第311戰鬥機大隊,是美國陸軍航空軍少數幾支裝備了A-36,也就是P-51野馬式戰鬥機攻擊型的隊伍。在1943年10月到1944年8月的密支那戰役中,第311戰鬥轟炸機大隊為中國駐印軍的國軍將士們提供了他們所最需要的空中支援。

只是,原本隸屬於第10航空軍的第311戰鬥轟炸大隊,要等到1944年8月被調到第14航空軍312戰鬥機聯隊,並且變成了第311戰鬥機以後,與中國戰場的淵源才正式開始。起初,第311戰鬥機大隊的任務是保護成都的四座B-29轟炸機前進基地。不過,伴隨著B-29轟炸機於1945年3月被調離中國戰場,第311戰鬥機大隊開始以西安為基地,打擊日軍華北佔領區內的鐵路線。

也因為執行的是看似無聊的「鐵路炸射」(railroad busting)任務,第311戰鬥機大隊在華北戰場上的奮鬥事蹟在美國沒有引起過關注。不過,由於當年這群「鐵道殺手」參戰的地方,是政治性大於軍事性,同時有效忠國民政府與中共的游擊武裝活動,複雜性更勝於今日敘利亞戰場的華北戰場,他們反而能提供出許多有別於兩岸傳統論述的嶄新觀點。

530中隊的P-51D野馬式戰鬥機。(照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館)

國府空軍「消極抗戰」

第311戰鬥機大隊駐防的西安,同時也是時任第1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將軍的根據地。如同許多同時期在西安活動的美國外交官與情報人員,第311戰鬥機大隊飛行員對胡宗南的回憶,也是認為他並沒有認真積極的派遣中央軍主力部隊與日軍作戰。他們似乎普遍認為,胡宗南將軍傾向於將國軍最精銳的部隊用於圍堵中國共產黨。

當然,身為飛行員,他們顯然不會太瞭解胡宗南調派陸軍部隊的情況。他們所參考的最直接對象,就是同樣駐防於西安,並且裝備了美製P-40戰鬥機的國府空軍第11大隊。很顯然的,許多311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對於中華民國空軍完全不將第11戰鬥機大隊的P-40派往前線,參與「鐵路炸射」任務一事難以理解。

曾參加「鐵路炸射」任務,戰爭末期服役服務於311戰鬥機大隊528中隊的史諾(Harold Hank Snow)上校,就在接受美國空軍軍官傑克遜(Dan Jackson)訪問時透露了對國府空軍「消極抗戰」的不良回憶:「從道路一路延伸到稻田裡面,你可以看到包括PT-17教練機到P-40戰鬥機在內的各種飛機,動也不動的停在那裡。很顯然的,他們準備將這些飛機囤積起來打內戰。」

那個時候駐防在西安的國府空軍單位,還包括了裝備B-25轟炸機的第1大隊第1中隊。而該中隊的轟炸機,曾多次與駐防在四川梁山的第1大隊第2中隊一同炸射黃河鐵橋上的日軍目標。只是第1大隊當時已經被編入第14航空軍麾下的中美空軍混合團內,接受陳納德將軍的指揮。看在第311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眼中,更是認為國軍飛行員只有在美國人的指揮下,才會積極參加對日作戰。

更何況,由於B-25轟炸機吃油量大,因此中美混合團第1大隊在華北戰場上的出勤率,還是比不上裝備P-51戰鬥機的第311戰鬥機大隊。而史諾也說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日本投降以後,在抗戰末期不太出任務的第11戰鬥機大隊也確實成為了國府空軍轟炸延安的主力。不過,第11戰鬥機大隊沒有積極投入對日作戰,卻不代表整個國府空軍都在保存實力。

首先要注意的,是不論是美國還是中華民國都沒有將華北戰場視為同盟國擊敗日本的主要戰場。相對於太平洋戰場而言,華北戰場甚至不是中國戰場抗擊日軍的主要戰場,而只是一個策應的支援戰場。因為按照美軍駐華司令魏德邁將軍(Albert C. Wedemeyer)的規劃,接受美式裝備與訓練的中央軍精銳部隊,將通通被投入華南與華中戰場的反攻。

第311戰鬥機大隊執行「鐵路炸射」任務的目的,並非是要支援國軍或者盟軍在華北戰場上發起任何具有戰略性質的反攻行動,純粹只是要防止日本人利用那裡的鐵路線為華南與華中的日軍提供後勤支援。當然,第311戰鬥機大隊的P-51,也確實在1945年的豫西鄂北會戰期間從側翼支援了胡宗南將軍的部隊。然而,這僅僅是用於抵擋日軍發動的攻勢,而不是用來進攻。

其次,則是史諾所批評的第11戰鬥機大隊並非當時國府空軍最精銳的部隊。雖然已經裝備美製的P-40戰鬥機,第11戰鬥機大隊的飛行員不僅沒有被派往美國受訓的經驗,而且絕大多數畢業自存在時間相當短暫的空軍士官學校,而非空軍軍官學校。他們長期以來被視為空軍的「雜牌軍」而遭受打壓,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國府空軍並沒有保存精銳部隊實力不投入抗戰的問題。

國府空軍在抗戰末期最主要的三個戰鬥機大隊,分別為第3大隊、第4大隊與第5大隊。第4大隊為標準國府空軍的中央軍精銳部隊,有「皇家空軍」的外號,在抗戰末期的主要任務是保衛戰時首都重慶與其他西南大後方重鎮的安全。主要執行空中攻勢任務的,還是由前廣東空軍與廣西空軍改編而成的第3大隊與第5大隊。

值得注意的,是早期兩廣空軍的飛行員,大多都在1940年日本海軍零式戰鬥機凌虐西南大後方領空時損失殆盡。所以到了抗戰末期,第3大隊與第5大隊的飛行員已經全部都是不折不扣空軍官校的畢業生。儘管與中央的親暱度沒有第4大隊來的深,但是在陳納德的特別關照下,這兩個被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的國府空軍戰鬥機大隊反而最早接收了P-51野馬式戰鬥機。

從這個角度來看,第3大隊與第5大隊實際上比第4大隊都還要精銳。固然由於被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的關係,許多人仍可批判第3與第5大隊作戰積極是因為陳納德的影響,而不是國府空軍自身的努力。不過在討論這個問題以前,我們必須要瞭解陳納德是在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的授權下,取得第3與第5戰鬥機大隊指揮權的。

由於受到航空委員會排擠的原因,第11戰鬥機大隊的士氣在抗戰末期十分低落,甚至還一度出現過飛行員周致和駕駛P-40N戰鬥機投奔汪精衛政權的事件。第11大隊能夠在抗戰勝利後,重振士氣被用於執行空襲延安任務的最關鍵原因,還是在於許多在美國受訓的官校畢業生回國並且被編入了該大隊。只是還是有相當數量士官學校出身的飛行員,在國共內戰期間倒戈到了中共的陣營。

曾獲孫殿英部隊救助的迪索斯威(Gabriel P. Disosway),時任駐歐美國空軍司令。(照片來源:美國空軍)

「偽軍」也是守護天使

抗戰華北戰場上最特殊的一個現象,在於許多名義上替日軍服務,但是由中國人所組成的「偽軍」也可以是盟軍飛行員的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es)。會發生這種奇特案例的原因,在於國民政府暗中默許很多在華北戰場上作戰的雜牌部隊必要時接受日軍或者汪精衛政權的改編,以發揮《孫子兵法》的「以戰養戰」精神。

如同前文所述,華北戰場到了抗戰末期是一個政治性遠大於軍事性的戰場。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所在乎的都不是在華北擊敗日軍,而是如何搶占有利的戰略位置好在日本投降後把對方剷除掉。因此這些「偽軍」的首要任務,就是在向中央軍提供日軍情報的同時,充分利用敵人的優勢武力避免8路軍在華北戰場上壯大。

而在第311戰鬥機大隊的活動範圍內,就有孫殿英指揮的和平建國軍第5軍與龐炳勳指揮的和平建國軍第24集團軍在暗中替國府服務,並且與胡宗南將軍保持緊密的聯繫。為了炸毀黃河鐵橋,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身,也就是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多次在胡宗南協助下,派遣特戰小組到河南新鄉同孫殿英將軍建立聯繫。

由於戰略情報局的特戰小組,往往要跳傘進入孫殿英將軍的轄區,因此第311戰鬥機大隊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為他們搭乘的C-47運輸機護航。在必要的時候,甚至還要直接派遣P-51空降到孫殿英轄區的簡易機場內,把受傷的戰略情報局特戰小組成員接出來。因此國軍與「偽軍」的差別,看在這些於華北戰場上出任務的美軍飛行員眼中其實並不存在。

在中國人看來,因盜取慈禧太后墳墓而出名的孫殿英將軍可能只是個抽鴉片的軍閥,但是對於在敵後遭到擊落,或者飛機發生事故而迫降的第311戰鬥機大隊飛行員而言,他卻絕對是個盡責的「守護天使」。因執行「鐵路炸射」任務而遭到擊落的飛行員當中,就有不少人得到新5軍或者其他孫殿英指揮的地方民團救助。

其中一位,還是在第311戰鬥機大隊的上級單位,也就是312戰鬥機聯隊擔任上校參謀的迪索斯威(Gabriel P. Disosway)。迪索斯威在獲得效命於孫殿英的地方民團救助返回西安以後,出任第311戰鬥機大隊的大隊長。1965年到1968年間,迪索斯威還一度擔任過駐歐洲美國空軍司令官的要職。

根據大陸方面的報導,孫加賓、孫加相與王清田等當時參與救助美軍飛行員的新鄉老百姓與地下工作者,都在江澤民於1997年10月訪問美國的時候與迪索斯威取得聯繫。只是迪索斯威卻因為身體欠佳的原因,到2001年去世以前都沒有機會回到大陸與當年救過自己的恩人團聚。透過這些曾得到「偽軍」幫助國的美國人回憶,完全可以知道「敵後戰場」的情況超乎人們想像的複雜。

國民政府是否有如中共指控的「勾結敵偽」?從湯普森與迪索斯威的回憶來看是有的。那麼「勾結敵偽」是否又必然是「破壞抗戰」?從孫殿英與龐炳勳等「偽軍」將領暗中援助轟炸日軍鐵路線的盟軍飛行員角度來看,這類的「勾結敵偽」似乎是有利於抗戰與加速擊敗日本侵略者的。顯然的,孫殿英與龐炳勳只是利用日本人,並沒有打從心底裡認同所謂「大東亞共榮圈」的意識形態。

530中隊的P-51野馬式戰鬥機。(網路照片)

與共軍方面的合作

為了打擊華北戰場上的日軍,陳納德願意與一切中國的武裝力量合作。如果在軸心國陣營裡的孫殿英部隊都可以合作,那麼名義上屬於同盟國的8路軍也沒有不能合作的道理。如同國民黨的新5軍,共產黨的8路軍與第311戰鬥機大隊合作的性質主要凸顯於對落難美軍飛行員的救助。中共積極支援盟軍自然有其政治上的目的,那就是希望獲得美國的外交承認。

曾經獲得8路軍救助的第311戰鬥機大隊飛行員中,最有名的兩人為來自528中隊的麥克唐納(Mark McDonnell)與529中隊的克勞佛(Paul M. Crawford)。他們倆人曾在中共當局的邀請下,以「中國人民老朋友」的身份返回西安,並且參觀了兵馬俑。去年為了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克勞佛又再度回到北京參加天安門前舉辦的閱兵儀式。

救助盟軍飛行員,還只是第311戰鬥機大隊與中共合作內容的一部份而已。出於更有效打擊華北戰場日軍鐵路線的目的,第311戰鬥機大隊與8路軍還涉及了情報層面的合作。1945年春天,潛伏到汪精衛政權華北政務委員會石門建設總署的中共地下黨員王子興,就利用了自己職務上的便利,替第311戰鬥機大隊畫了一幅石家莊的目標示意圖。

憑藉著這份示意圖,第311戰鬥機大隊的P-51野馬機得以多次對石家莊的日軍軍營、機關、倉庫與鐵路線實施精確的炸射。然而,第14航空軍與8路軍在華北的合作卻遠遠不止於這些。出於報答8路軍拯救盟軍飛行員的恩情,美軍還曾於1945年7月初,派出第311戰鬥機大隊的P-51戰鬥機支援8路軍對河南安陽發起的攻勢。

有趣的是,在這場由太行軍區司令員李達所發起的攻勢中,8路軍的主要敵人並非正在準備從安陽撤出的日軍,而是如同孫殿英一樣,表面上服從日本人,但是暗中替國民政府服務的「偽軍」。這支「偽軍」,是由李英擔任司令的剿共第1路軍。當時李英已經與國民政府方面取得聯繫,準備等日本一投降就配合中央軍對安陽的接收工作。

沒有想到的是,由於日軍主力撤出的原因,李英部隊也就轉而成為第311戰鬥機大隊炸射的目標。儘管8路軍最終並沒有奪下整個安陽縣城的控制權,但是在P-51戰鬥機的協助下,中共的勢力還是得到了大舉的擴張。事實上,李達進攻安陽的目的並不是要驅逐日軍,而是要擴大8路軍的控制區。這場針對安陽的空襲行動,也不過是他打著抗日的旗號來利用美軍而已。

破壞日軍鐵路中的8路軍,並不像國軍那般仰賴現代化交通設施。(網路照片)

「鐵路炸射」任務的優缺點

在抗戰結束以前,立場偏向國民政府的陳納德謹守不介入中國人內部糾紛的原則,在打擊日軍的大原則上與國民黨還有共產黨的游擊隊在華北合作。此一政策,確實讓「鐵路炸射」任務得以順利在華北戰場上被實施,對在前線與日軍作戰的中央軍嫡系部隊帶來了巨大的幫助。根據美軍統計,在第312戰鬥機聯隊的打擊下,華北日軍從1945年3月開始只能經平漢鐵路運送四成的物資到漢口。

到戰爭結束為止,第14航空軍摧毀了全中國2,500台的火車頭、5,000輛車廂、373座鐵路橋樑與2,000輛卡車。這些效率極高的空中攻勢,不僅在實質上給日軍帶來了打擊,而且還大幅提升了國軍將士的士氣。只是也有不少的美國人對陳納德的「鐵路炸射」提出疑問,認為這樣大規模摧毀中國交通設施的行為缺乏遠見。

來自北德州大學的金克(Todd E. Jahnke)在其論文《只需仰賴空權:美國在華空中戰略(1942-1945)》(BY AIR POWER ALONE: AMERICA’S STRATEGIC

AIR WAR IN CHINA, 1941–1945)中,就指出日軍為了預防美軍在中國沿海地區登陸,已經開始將部隊從內陸的佔領區撤出。國軍完全可以在不與日本人爆發決戰的情況下,利用這個機會返回淪陷區。

然而,第14航空軍大舉轟炸淪陷區交通設施的行為,讓日本人往沿海撤離部隊的速度減緩,並且也增加了國軍與日軍爆發不必要衝突的機會。而針對華北地區的鐵路打擊行動,從戰後防止中共壯大的角度來看更是屬於不必要。金克ㄖ認為,日軍華北方面軍並沒有增兵華南阻礙國軍反攻的打算,而是想要增兵滿洲國因應蘇聯紅軍即將發起的攻勢。

人們都知道,中共得以在抗戰勝利後壯大,主因在於蘇聯紅軍將關東軍的武器裝備提供給了他們。假若華北鐵路設施完善,日軍就可以將更多部隊調往前線阻擋蘇聯紅軍的推進,預防中共在東北的崛起。然而,第311戰鬥機大隊對華北鐵道設施的狂轟濫炸,顯然延緩了華北方面軍增援關東軍的速度,讓中共有了搶進東北的時機。

更致命性的一點,則是第14航空軍打擊陸上與水上交通,尤其是華北鐵路線的行為,讓一切適合快速把中央軍部隊部署到淪陷區的一切現代化設施。而相較於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國軍,在敵後打游擊的8路軍與新4軍完全不仰賴這些設施。同時,在戰爭結束以後,國民政府也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救助居住於偏遠地區的老百姓,從而容易強化民眾的反政府情緒。

為了打擊日軍,陳納德不分國民黨與共產黨合作的戰時政策可以理解。然而陳納德一方面與表面上服從日軍,暗中聽從國軍的「偽軍」合作,但同時卻又在抗日大旗下配合8路軍打擊他們的行為,卻也產生出了類似於今日多國聯軍部隊在敘利亞戰場上遇到的矛盾。雖然很難將陳納德當年的決定視為一種錯誤,但是他確實在無意間為中共的壯大打下了一些基礎。

這些種種問題,陳納德本人也不是不瞭解。所以在其回憶錄《陳納德將軍與中國》(Way of a Fighter)中,他多次為中國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受到的痛苦表示遺憾。這些痛苦,除了有侵略者日本人帶來的,同時也有由中國人與美國人等「自己人」所帶來的。陳納德表示,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在戰後成立民航空運隊(Civil Air Transport),協助國民政府戰後重建的主要原因。

(中時電子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