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公私立大學校長的台灣高鐵董事長劉維琪,接受最新一期《評鑑雙月刊》專訪時表示,台灣現在的高等教育很「悶」,有些老師沒有熱情教書,許多學生沒有熱情學習,校長好不容易選上後又做得很有挫折感,大學向上提升的力量正逐步消失中。

劉維琪曾任中山大學校長、中華大學校長及高教評鑑中心董事長,他表示,國內大學品質正在快速衰退,政府應儘速公布大學退場、轉型、創新具體方案,鬆綁價量管制,再以經費激勵私立大學調降生師比,否則一旦台灣的大學失去「比較優勢」,東南亞學生將流往別處。

劉維琪說,10多年前他參加大學校長聚會,大家都覺得台灣的高教很值得驕傲,至少在亞洲是名列前茅的,校長們也做得很有成就感。但近年來,他看到許多大學校長相當洩氣,當你要跟別人比的時候,卻發現你有的別人早就有了,可以拿來榮耀自己的事情越來越少!整個高等教育品質正在快速衰退中。

造成「悶高教」的原因在哪裡?劉維琪說,一是少子化的影響,二是國際的競爭,三是高等教育管制太多,四是社會受到民粹主義影響,造成今天高等教育無法找到一個出口。尤其少子化該如何解決,他認為是現在政府面臨的最大難題!未來十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大學無法經營下去,到時學生可以轉校,但老師怎麼辦?

劉維琪說,今、明兩年大學生人數一下就少掉五萬名,無論透過積極的力量主導大學退場,或者採取消極被動的方式因應,政府都必須趕快拿出具體明確的政策與作法,儘速對外公布,並且落實推動,否則大學不知道教育部想怎麼做,只能等,在等待、觀望的過程中就會悶。

政府在推「教育新南向」,可行嗎?劉維琪說,招收外籍生的前提是要有「比較優勢」,你比人家好,人家才願意來。為什麼東南亞的學生願意來台灣念大學?因為他們的大學生師比太高,學習環境比我們差。但近幾年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快速成長,預料教育資源也會愈來愈多,若台灣再不加強改善生師比,當有一天對方的生師比也降低時,東南亞學生還會來這裡嗎?

國內大學都因少子化而凍結增聘師資,但劉維琪則認為應反向思考,趁少子化時鼓勵學校調降生師比,大學招生不足不必辭退教師,如此不僅可以提高教學品質,還能把高級教研人才留在國內。

劉維琪主張,大學學費應該鬆綁,政府每年編列的高教總經費應維持不變,勿因學生數減少及部分私校退場而有所縮減,再將多出來的經費用於獎助未退場私校增聘教師,讓這些具有競爭力的私校生師比下降,就有更多機會與公立大學競爭,如此才能鼓勵各校發展特色。

#大學 #劉維琪 #校長 #台灣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