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N,領導其他四架同型機進行編隊飛行,向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場上的老兵們致敬。(許劍虹攝)
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N,領導其他四架同型機進行編隊飛行,向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場上的老兵們致敬。(許劍虹攝)

今年,是民間團體紀念空軍迪克西聯隊(Commemorative Air Force Dixie Wing)第三度於亞特蘭大舉辦戰鷹周末(Warbird Weekend)活動,向當地民眾介紹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軍用航空史。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飛虎協會(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選擇在亞特蘭大舉行成軍75週年的紀念活動,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也很難得的隨處可見於本年度的戰鷹周末活動上。

本年度的戰鷹周末,主題就是飛虎隊。(許劍虹攝)
本年度的戰鷹周末,主題就是飛虎隊。(許劍虹攝)
飛虎老兵們在漆有青天白日徽的P-40戰鬥機前接受訪問。(許劍虹攝)
飛虎老兵們在漆有青天白日徽的P-40戰鬥機前接受訪問。(許劍虹攝)

成立於1947年的飛虎協會,是由1941年到1942年在中國、緬甸、泰國與越南上空與日軍作戰的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即第一代「飛虎隊」(Flying Tigers)的空地勤人員所組成。儘管志願隊麾下所有的飛行員,還有大多數的地勤人員都是來自美國陸軍、海軍與陸戰隊的退除役軍人,但是該單位在編制上確實是隸屬於中華民國空軍的外籍傭兵大隊。

飛虎隊第3中隊軍械士拜斯敦(Charles Baisden)介紹自己的戰時故事。(許劍虹攝)
飛虎隊第3中隊軍械士拜斯敦(Charles Baisden)介紹自己的戰時故事。(許劍虹攝)
於中印緬戰場上犧牲的30名飛虎隊隊員畫像,也在本屆戰鷹周末上被展出。(許劍虹攝)
於中印緬戰場上犧牲的30名飛虎隊隊員畫像,也在本屆戰鷹周末上被展出。(許劍虹攝)

因此,美籍志願大隊使用的Hawk 81A-2戰斧式戰鬥機與P-40E戰鬥機的機翼上漆的,都是中華民國空軍的青天白日徽。所有志願隊的飛行員,也都領有由航空委員會發放,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寫有「來華助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字樣的血幅(Blood Chit),好讓他們在被擊落,或者因飛機發生意外而迫降荒郊野外時,能夠得到中國老百姓的救助。

戰鷹周末的現場,出現了一輛志願隊塗裝的美軍威利吉普車。(許劍虹攝)
戰鷹周末的現場,出現了一輛志願隊塗裝的美軍威利吉普車。(許劍虹攝)
在美籍志願大隊的時代做為陳納德座機AT-11專機,也在本屆戰鷹周末中展出,可見主辦單位的用心。(許劍虹攝)
在美籍志願大隊的時代做為陳納德座機AT-11專機,也在本屆戰鷹周末中展出,可見主辦單位的用心。(許劍虹攝)

更重要的是,蔣中正與宋美齡夫婦還贈送了一條上面寫有「蔣」字的圍巾給志願隊的所有人員,以凸顯他們與蔣家的特殊淵源。所以在飛虎協會舉行的年會活動中,還是隨處都可見到中華民國的符號存在。套一句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會長喬為智先生的話,即便此次中華民國空軍沒有派出代表團出席活動,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已隨處可見青天白日的符號。

參加駝峰航線重演活動的玩家中,也有人戴著上有中華民國空軍軍徽的軍帽。(許劍虹攝)
參加駝峰航線重演活動的玩家中,也有人戴著上有中華民國空軍軍徽的軍帽。(許劍虹攝)
參加美籍志願大隊的華裔機械士伍伯濂之子伍飛傑(左),在現場特別擺攤介紹華人在飛虎隊裡的事蹟,並出售自己父親的傳記。(許劍虹攝)
參加美籍志願大隊的華裔機械士伍伯濂之子伍飛傑(左),在現場特別擺攤介紹華人在飛虎隊裡的事蹟,並出售自己父親的傳記。(許劍虹攝)

為了向志願隊老兵致敬,主辦單位安排一架機翼上有青天白日徽,漆成志願隊王牌飛行員希爾(David Lee Hill)座機塗裝的P-40N到現場,與其他四架P-40組織精彩的編隊飛行表演。在志願隊老兵的衣服與T-shirt,乃至於參加重演活動的年輕人身穿的A-2飛行夾克上,也都可以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甚至有些重演玩家,還戴著中華民國空軍的軍帽出席了活動。

前空軍官校校長田在勱將軍(左),同陳納德早年的飛行夥伴,前航校顧問麥克唐納(William McDonald)之子麥克唐納三世(William McDonald III),還有志願隊飛行員畢夏普(Lewis Bishop)之女席拉(Sheila Bishop-Irwin)合影留念。(許劍虹攝)
前空軍官校校長田在勱將軍(左),同陳納德早年的飛行夥伴,前航校顧問麥克唐納(William McDonald)之子麥克唐納三世(William McDonald III),還有志願隊飛行員畢夏普(Lewis Bishop)之女席拉(Sheila Bishop-Irwin)合影留念。(許劍虹攝)
做為唯一一支參加本屆戰鷹周末的外國單位,中華民國空軍相當受到美國民眾歡迎。(許劍虹攝)
做為唯一一支參加本屆戰鷹周末的外國單位,中華民國空軍相當受到美國民眾歡迎。(許劍虹攝)

除飛機外,現場還有一輛二戰期間美軍使用的威利吉普車(WILLYS MB JEEP)被漆上了志願隊的塗裝。在這輛吉普車的正前方,同樣也有中華民國空軍與美國陸軍航空軍的標誌。從此次戰鷹周末呈現的畫面來看,中華民國領導對日抗戰的歷史事實,如今還是普遍獲得美國軍民的認可。此次活動對於中華民國空軍而言,當然也是一次爭取曝光的最好機會。

由大鵬聯誼會為中華民國空軍代表團搭建的單位,為台灣贏得了本次國民外交的重大勝利。(許劍虹攝)
由大鵬聯誼會為中華民國空軍代表團搭建的單位,為台灣贏得了本次國民外交的重大勝利。(許劍虹攝)
由陳納德為中華民國空軍設計,以紅色燈籠象徵日軍轟炸機距離的警報網系統,在本次戰鷹周末上也被複製展示了出來。(許劍虹攝)
由陳納德為中華民國空軍設計,以紅色燈籠象徵日軍轟炸機距離的警報網系統,在本次戰鷹周末上也被複製展示了出來。(許劍虹攝)

根據在現場當義工的大鵬聯誼會成員表示,有不少美國人主動到中華民國空軍的攤位上購買紀念品。許多美國友人試圖向空軍購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但是在得知國旗屬非賣品後,馬上露出失望的表情。還有一位年約15歲的美國男孩,可以憑藉著空軍帶往現場販售的畫作上,認出蔣中正、宋美齡與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等歷史人物,讓人感到非常訝異。

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常常可看到中華民國空軍發放的紀念品。(許劍虹攝)
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常常可看到中華民國空軍發放的紀念品。(許劍虹攝)
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圖騰的血幅,也經常出現在重演玩家的A-2飛行夾克後方。(許劍虹攝)
上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圖騰的血幅,也經常出現在重演玩家的A-2飛行夾克後方。(許劍虹攝)

許多「飛虎隊」的後人,也紛紛前往中華民國空軍的攤位向遠從台灣而來的空軍參謀長范大維中將、駐華府空軍武官何振翔上校與前空軍官校校長田在勱中將握手致意。由此可見,中華民國與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凝結出來的戰友情誼,並沒有因為時空環境的差異而有所改變。而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也是天天都能看到上面寫有「814」字樣,由中華民國空軍贈送的紀念品手提袋。

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也是隨處可見中華民國國旗。(許劍虹攝)
在飛虎協會的攤位上,也是隨處可見中華民國國旗。(許劍虹攝)
伴隨著第一代飛虎隊老兵的凋零殆盡,參與此次活動者大多數是志願隊的後代。(許劍虹攝)
伴隨著第一代飛虎隊老兵的凋零殆盡,參與此次活動者大多數是志願隊的後代。(許劍虹攝)
此次戰鷹周末的主角,飛虎協會攤位。(許劍虹攝)
此次戰鷹周末的主角,飛虎協會攤位。(許劍虹攝)

考量到美籍志願大隊的歷史在美國已經廣為人知,此次空軍派出的代表在戰鷹周末舉行的兩場演說,都是以1943年到1945年之間的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事蹟為主。首先,中美空軍混合團雖然在編制上隸屬於美軍第14航空軍,但是卻有大量中國空地勤人員的參與,其所裝備的P-40、P-51與B-25等飛機上漆著的,也是中國空軍的青天白日徽。

停靠在飛行線上的P-40總共有五架,每架都維持可飛行狀態。(許劍虹攝)
停靠在飛行線上的P-40總共有五架,每架都維持可飛行狀態。(許劍虹攝)
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戰鬥機準備升空。(許劍虹攝)
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戰鬥機準備升空。(許劍虹攝)

其次,則是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第1轟炸機大隊、第3戰鬥機大隊與第5戰鬥機大隊,如今仍然以443聯隊、427聯隊與401聯隊的番號存在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空軍編制內。所以介紹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歷史,也是刻意凸顯當今國軍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傳承。事實上,陳納德當年力主建立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目的,就是要讓國民政府在戰後能夠擁有一個獨立自主又現代化的中華民國空軍。

參加此次年會的,僅有第3中隊機工長法蘭克·隆松斯基(Frank Losonsky)與第3中隊軍械士查理斯·拜斯敦(Charles Baisden)兩名飛虎老兵,象徵著一個時代即將走向終結。(許劍虹攝)
參加此次年會的,僅有第3中隊機工長法蘭克·隆松斯基(Frank Losonsky)與第3中隊軍械士查理斯·拜斯敦(Charles Baisden)兩名飛虎老兵,象徵著一個時代即將走向終結。(許劍虹攝)

來自美籍志願大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團的老兵,也因此與當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有著最難以割捨的歷史淵源。伴隨著老一代的陸續凋零,中華民國政府與軍方應積極維持與「飛虎隊」後人的聯繫,確保台灣能夠藉由對抗戰話語權的掌握維繫與美國軍事交流的道義基礎。未來若能夠積極參與類似戰鷹周末之類的民間紀念活動,台灣也可持續在海外發出自己做為二戰中國傳承者的聲音。

雖然是以二戰軍機為主,但是美國空軍仍派出了T-6A德州佬II式教練機從事募兵宣傳活動。(許劍虹攝)
雖然是以二戰軍機為主,但是美國空軍仍派出了T-6A德州佬II式教練機從事募兵宣傳活動。(許劍虹攝)
除了T-6A外,美國空軍還開了一台載著F-22飛行模擬器的貨櫃車到現場來與民眾互動。(許劍虹攝)
除了T-6A外,美國空軍還開了一台載著F-22飛行模擬器的貨櫃車到現場來與民眾互動。(許劍虹攝)

#飛虎隊 #中華民國空軍 #美籍志願大隊 #中美空軍混合團 #戰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