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餘波盪漾,6日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暴打」國民黨立委陳宜民的畫面不斷播送,輿論嘩然。民進黨人頭贏了還用拳頭!8日中午,陳宜民赴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王定宇「傷害」與「殺人未遂」,沒想到民進黨發言人楊家俍竟然還反批陳宜民與國民黨「打人喊救人」!王定宇更扯,竟然「睜眼說瞎話」辯稱是「相互推擠,並沒有揮拳動作」,揚言若陳宜民無理濫告,他老兄還要配合提出傷害告訴?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但激情過後,除了朝野對立激化的政治效應,實際會對台灣的就業與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正面的影響當然有,部分勞工可能因「休息日」而獲得了彈性增加收入的機會。但不可避免的,企業將因此增加成本,例如服務業,運輸業成本增加,最終可能轉嫁到消費者身上。而另一個負面效應是,由於加班費等成本增加,可能導致企業加速「汰弱」,甚至「縮編」,壓低薪資,或者增加非典型就業的比例。而這些即將來臨的衝擊,全民都必須做好準備了!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7日火速通過了《公路法」修正案的「Uber條款」初審,將Uber定位為「違法的計程車行」,最高可裁罰2500萬元;開Uber的駕駛人,最高也可裁罰10萬元,放諸世界,都算極重的罰則!如今,面對Uber這新型態產業,全球各國政府的態度極端分歧,有諸如美國,菲律賓等以專法許可開放,也有如日本,香港,德國與台灣等不但禁止還重罰,另外在中國大陸,Uber又發展出了與傳統計程車合作的折衷模式。Uber的議題之所以受矚目,不但在於他在台灣確實有一定的市場,重罰恐怕只能治標難以治本,更在於它的經營型態,牽涉到政府如何看待創新經濟模式的價值問題!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Uber在台灣,乃至於全球各國,最大的爭議都在於「納稅,納管與納保」三大癥結點。「納稅」指的是Uber從事公共運輸,卻以跨境電商課稅,營業額與繳稅額不成比例。「納管」主要爭議在於駕駛的資格,相較於計程車司機必須有職業駕照,登記證需要由警政單位審查,部分前科甚至不得執業,Uber駕駛幾乎全不設限,Uber即便宣稱會要求駕駛出示「良民證」,但審查機制又不具公權力。「納保」則在於Uber對駕駛,駕駛對乘客,以及萬一發生事故對受害人,幾乎免負責任。這些實際的利害,Uber豈能以「共享經濟」,「科技經濟」的口號就撇得一乾二淨?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一昧重罰Uber,也不應該是政府看待創新經濟模式的態度,未來如果再有類似超越傳統法律規範的產業,難道都要重罰?首先惹人非議的是,民進黨認為企業若是不遵守《勞基法》,最多只能罰150萬元,卻罰Uber2500萬元?而現行法律規定駕駛人酒駕罰9萬元,開Uber卻要罰10萬元,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比例原則」?科技政委唐鳳11月初曾經與來台協商的Uber顧問會談,堅持駕駛必須取得職業駕照的底線,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交通部長賀陳旦都擺出「以戰逼和」的姿態。這個戰場,這場角力,如何收場?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新聞深喉嚨》/圖截自中天新聞

更完整內容請鎖定週一到週五晚上8:00-9:00《新聞深喉嚨》,重播時間凌晨4:00-5:00。或上臉書《新聞深喉嚨》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eepThroatNews?fref=ts。

(中時新聞網)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