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建築悲歌 百年花樑橋墩倒溪半年無人問

花樑鋼橋編號P5橋墩重800公噸,原傾斜約15度,後來也不敵洪水沖刷,橫倒河床,與墩基斷成兩截。(王文吉攝)

高齡百歲的P4橋墩重達600多公噸,去年6月中遭洪水沖倒,墩底朝天至今。(王文吉攝)
P4橋墩倒臥大甲溪底河床,施工包商已撤離。(王文吉攝)

(16:21更新)本報日前獨家披露,后豐鐵馬道花樑鋼橋橋墩整修期間,疑因包商施工不慎,1座百年橋墩遭大水沖倒,另座同齡橋墩則傾斜。事隔半年後,記者上午重回現場,原本傾斜橋墩也橫倒河床,橋墩、墩基分離,斷成兩截,兩座百歲橋墩如被遺棄的老人,殘破模樣令人心痛。

花樑鋼橋基礎加固工程前年12月初開工,工期為7個月,原訂去年6月28日完工,但因磚造橋墩倒地,停工至今長達半年,工地施工機具、工人早已撤離,貨櫃屋休息室也人去樓空,外頭長滿雜草,勞安衛生告示牌日期停留在去年5月25日,顯示之後,加固工程即停擺。

據了解,閤昱營造當時以2千300多萬元承包,以特殊推移工法,將重達600、800多噸的橋墩,龜速移至27公尺旁的河床平台暫放,前後耗時半個多月時間,不料去年6、7月間,連遇兩次颱風,兩座橋墩前後遭大水沖倒。

「橋墩怎麼躺在那?」自行車遊客經過花樑鋼橋都覺得奇怪,從橋上俯瞰11公尺深的河床,兩座巨墩側倒岩盤;家住橋頭的陳家璿表示,他從小在這裡長大,認為古蹟應該保留,維持現狀最好,如今整修變成傾倒毀損,看起來復原無望,覺得很可惜,也很遺憾。

世居當地的居民更是怒批包商不負責任,整修百年歷史建築,卻留下爛攤子,拍拍屁股走人,把橋墩遺棄在溪底河床,破壞大甲溪岩盤壯麗景觀,連亡羊補牢的誠意都沒有。

記者致電詢問侯姓工地主任,他表示,已離開閤昱營造,當時先是P4橋墩傾倒,後來傾斜的P5也倒了,因是日治時期以紅磚建造,內部沒有鋼筋支撐,且重達數百噸,傾倒後結構恐受損,如貿然拉正,恐怕會解體,況且當地僅有狹窄農路,大型吊車也無法進入。

台中市文資處長湯國榮表示,依據承包商提供的水文資料顯示,今年6、7月的大甲溪水量確實比往年高出許多,認定橋墩倒塌是天災引起,並非人禍造成,排除故意毀損,因此沒有開罰,後續修復計畫須經文資委員會審議。

市府觀光旅遊局觀光工程科長葉慶隆表示, 因橋墩屬歷史建築的一部分,半年來與文資委員、顧問公司開過5次會議,提出包括殘跡保存、異地重組、舊皮包新墩等方案,上周委員會傾向採行第3案,待變更設計送審通過,再另行招標發包,加速進行「救墩」工程。

工地貨櫃屋休息室早已人去樓空,外頭長滿雜草。(王文吉攝)
勞工安全衛生告示牌日期停留在去年5月25日,顯示橋墩加固工程即停擺至今。(王文吉攝)
濃濃工業風的花樑鋼橋創建於1908年,是后豐鐵馬道的知名景點,自行車遊客眾多。(王文吉攝)
兩座百歲橋墩橫躺大甲溪河床,長達半年,包商束手無策,遭當地居民怒批不負責任。(王文吉攝)
歷史建築悲歌!從橋面俯瞰11公尺深的溪底,編號P4橋墩倒地不起。(王文吉攝)
花樑鋼橋目前有4座鋼墩暫時支撐,通行不受影響。(王文吉攝)

葉慶隆強調,花樑鋼橋基礎加固工程分兩期進行,第一期先施作4座鋼墩支撐橋面,第二期為移墩、加固工程,雖然舊墩橫倒,目前仍有4座鋼墩支撐,且有結構技師定期檢測,花樑鋼橋安全無虞,后豐鐵馬道持續開放騎乘。

花樑鋼橋建於1908年,總長382公尺,氣勢雄偉,有「縱貫鐵路最美交通工藝品」支撐,民國93年文建會公告為歷史建築,日治時期建造的磚造橋墩共有5座,每座分3層,下部結構是混凝土砌塊石沈箱,橋墩則以磚石構成,橫倒橋墩編號P4、P5,各重600、800多噸。

(中時 )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