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百歲的P4橋墩重達600多公噸,去年6月中遭洪水沖倒,墩底朝天至今。(王文吉攝)
高齡百歲的P4橋墩重達600多公噸,去年6月中遭洪水沖倒,墩底朝天至今。(王文吉攝)
P4橋墩倒臥大甲溪底河床,施工包商已撤離。(王文吉攝)
P4橋墩倒臥大甲溪底河床,施工包商已撤離。(王文吉攝)

(16:21更新)本報日前獨家披露,后豐鐵馬道花樑鋼橋橋墩整修期間,疑因包商施工不慎,1座百年橋墩遭大水沖倒,另座同齡橋墩則傾斜。事隔半年後,記者上午重回現場,原本傾斜橋墩也橫倒河床,橋墩、墩基分離,斷成兩截,兩座百歲橋墩如被遺棄的老人,殘破模樣令人心痛。

花樑鋼橋基礎加固工程前年12月初開工,工期為7個月,原訂去年6月28日完工,但因磚造橋墩倒地,停工至今長達半年,工地施工機具、工人早已撤離,貨櫃屋休息室也人去樓空,外頭長滿雜草,勞安衛生告示牌日期停留在去年5月25日,顯示之後,加固工程即停擺。

據了解,閤昱營造當時以2千300多萬元承包,以特殊推移工法,將重達600、800多噸的橋墩,龜速移至27公尺旁的河床平台暫放,前後耗時半個多月時間,不料去年6、7月間,連遇兩次颱風,兩座橋墩前後遭大水沖倒。

「橋墩怎麼躺在那?」自行車遊客經過花樑鋼橋都覺得奇怪,從橋上俯瞰11公尺深的河床,兩座巨墩側倒岩盤;家住橋頭的陳家璿表示,他從小在這裡長大,認為古蹟應該保留,維持現狀最好,如今整修變成傾倒毀損,看起來復原無望,覺得很可惜,也很遺憾。

世居當地的居民更是怒批包商不負責任,整修百年歷史建築,卻留下爛攤子,拍拍屁股走人,把橋墩遺棄在溪底河床,破壞大甲溪岩盤壯麗景觀,連亡羊補牢的誠意都沒有。

記者致電詢問侯姓工地主任,他表示,已離開閤昱營造,當時先是P4橋墩傾倒,後來傾斜的P5也倒了,因是日治時期以紅磚建造,內部沒有鋼筋支撐,且重達數百噸,傾倒後結構恐受損,如貿然拉正,恐怕會解體,況且當地僅有狹窄農路,大型吊車也無法進入。

台中市文資處長湯國榮表示,依據承包商提供的水文資料顯示,今年6、7月的大甲溪水量確實比往年高出許多,認定橋墩倒塌是天災引起,並非人禍造成,排除故意毀損,因此沒有開罰,後續修復計畫須經文資委員會審議。

市府觀光旅遊局觀光工程科長葉慶隆表示, 因橋墩屬歷史建築的一部分,半年來與文資委員、顧問公司開過5次會議,提出包括殘跡保存、異地重組、舊皮包新墩等方案,上周委員會傾向採行第3案,待變更設計送審通過,再另行招標發包,加速進行「救墩」工程。

工地貨櫃屋休息室早已人去樓空,外頭長滿雜草。(王文吉攝)
工地貨櫃屋休息室早已人去樓空,外頭長滿雜草。(王文吉攝)
勞工安全衛生告示牌日期停留在去年5月25日,顯示橋墩加固工程即停擺至今。(王文吉攝)
勞工安全衛生告示牌日期停留在去年5月25日,顯示橋墩加固工程即停擺至今。(王文吉攝)
濃濃工業風的花樑鋼橋創建於1908年,是后豐鐵馬道的知名景點,自行車遊客眾多。(王文吉攝)
濃濃工業風的花樑鋼橋創建於1908年,是后豐鐵馬道的知名景點,自行車遊客眾多。(王文吉攝)
兩座百歲橋墩橫躺大甲溪河床,長達半年,包商束手無策,遭當地居民怒批不負責任。(王文吉攝)
兩座百歲橋墩橫躺大甲溪河床,長達半年,包商束手無策,遭當地居民怒批不負責任。(王文吉攝)
歷史建築悲歌!從橋面俯瞰11公尺深的溪底,編號P4橋墩倒地不起。(王文吉攝)
歷史建築悲歌!從橋面俯瞰11公尺深的溪底,編號P4橋墩倒地不起。(王文吉攝)
花樑鋼橋目前有4座鋼墩暫時支撐,通行不受影響。(王文吉攝)
花樑鋼橋目前有4座鋼墩暫時支撐,通行不受影響。(王文吉攝)

葉慶隆強調,花樑鋼橋基礎加固工程分兩期進行,第一期先施作4座鋼墩支撐橋面,第二期為移墩、加固工程,雖然舊墩橫倒,目前仍有4座鋼墩支撐,且有結構技師定期檢測,花樑鋼橋安全無虞,后豐鐵馬道持續開放騎乘。

花樑鋼橋建於1908年,總長382公尺,氣勢雄偉,有「縱貫鐵路最美交通工藝品」支撐,民國93年文建會公告為歷史建築,日治時期建造的磚造橋墩共有5座,每座分3層,下部結構是混凝土砌塊石沈箱,橋墩則以磚石構成,橫倒橋墩編號P4、P5,各重600、800多噸。

(中時 )

#花樑鋼橋 #橋墩 #閤昱營造 #大甲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