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54年以來,中華民國政府每年1月23日都會在台北舉辦「一二三自由日」的紀念活動,慶祝參加韓戰的14,000名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脫離中共控制,在聯合國協助下投奔台灣的偉大日子。自1987年政府開放赴大陸探親以來,這類強調兩岸對抗的活動已經不再受社會關注,但是做為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的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仍定期在台北召開一年一度的「世界自由日」大會。

由此可見,這個過去被許多台灣人視為「國民黨政治樣板」的紀念日,從推動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等普世價值的精神角度出發,仍被國際社會視為一個重要的歷史里程碑。只是提到這14,000名來到台灣的反共義士,人們過去關注的往往是他們來台灣是志願的,還是被迫的,或者是投奔自由以後有沒有得到過中華民國政府的公平對待。

卻很少有人知道,有一批主動向聯合國部隊投誠的志願軍戰俘,後來還被編入了美軍特戰部隊,被空投回北韓騷擾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由於身份敏感,從事的又是見不得光的秘密作戰任務,這些中國自由鬥士的事蹟一直沒有為聯軍宣傳,使得他們成為被世人遺忘的無名英雄。目前旅居舊金山的高文俊先生,就是這些無名英雄的一份子。

滿洲國時代的遼陽老照片。(網路照片)
滿洲國時代的遼陽老照片。(網路照片)

滿洲國的成長記憶

高文俊先生追求自由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他在東北成長的經驗。1930年出生於遼寧省瀋陽縣六王屯村的高文俊表示,打從他有記憶以來,老家就已經為日本人所佔領。雖然名義上還有一個滿洲國存在,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附庸政權背後的大老闆是日本關東軍。在具有強烈民族意識的老先生看來,所有在東北的中國人都已經成為了「亡國奴」,根本上是不會有什麼自由可言的。

老人家來自於一個擁有40口人,依靠耕田維生的農業大家庭。然而即便是大家庭,也無法抗拒當時在東北流行的傳染病。他表示父母總共給家裡生了10個兄弟姊妹,但是這些孩子大多數來不及長大就夭折。能夠幸運生存下來的除了他外,就只有一個哥哥與一個姐姐。高文俊於7歲進入滿洲國政府辦理的張家屯國民小學就讀,既要學習中文,也要學習日文。

在學業上表現十分傑出的高文俊,成了整個大家庭裡面僅有兩名考取中學的孩子之一。他還記得,當時全縣也才只有五所中學,每一所中學都是平均20個人能報考只錄取一個。所以高文俊表示自己能進入中學深造,在當時被長輩視為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只是進入了新城子國民高等學校以後,他更深刻體會到了「亡國奴」的滋味。

新城子國民高等學校名義上由中國人擔任校長,但是學校的所有重要政策都由擔任副校長的日本人決定。儘管沒有辦法使用武力直接抵抗,但是生活在日本人壓迫下的東北人仍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抵制滿洲國的奴化教育。高文俊表示他的其中一位老師會趁日本人不注意的時候,在黑板上畫中華民國秋海棠地圖,告訴學生是中國人不是滿洲國人。

除了中國的歷史與地理外,老師們還會教育學生讀《桃花源》之類的古籍以瞭解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老先生一直懷疑,這位老師應該是國民黨派到東北的地下工作人員。每一次在黑板上寫下這些「反滿抗日」的文字後,他就會立即擦掉,身手非常的俐落。他認為當時國民黨潛伏在東北的地下工作人員絕對不只自己的老師一個,當時大家私底下常講:「日本話不用學,再過兩年用不著。」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意圖向滿洲國的學生洗腦,灌輸「大東亞聖戰」的意識形態。高文俊就記得,東北的學生們曾經在滿洲國政府的組織下追悼在南太平洋戰死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他們還被安排去參觀大連與旅順的日俄戰爭遺跡,以瞭解日本人如何透過擊敗白種人的俄國人,為亞洲人與黃種人爭取榮光。

不過老師還是會偷偷告訴學生,日本人與俄國人爭奪帝國主義霸權,卻選擇在東北打仗,給老百姓帶來了嚴重的苦難。高文俊表示,這位教育他爭取自由的老師,最後還是不幸被滿洲國軍憲兵隊抓走了。只是這樣的行為,並無法改變日本即將戰敗的事實。1944年12月,美軍第20航空軍的B-29轟炸機對奉天展開空襲,給苦悶的東北人民帶來了希望。

老先生還記得,關東軍與滿洲國軍裝備的高射砲都打不到B-29轟炸機,這點讓所有看到的東北民眾都暗自竊喜。他表示B-29投下的炸彈通通都精準的掉到了日軍的飛機生產廠內,沒有造成任何無辜民眾的犧牲。日本確實如他們所預料的在1945年8月戰敗投降,但是進入東北的「解放者」既不是國軍,也不是美軍,而是大家最害怕的蘇聯「老毛子」。

先後經歷日本人與蘇聯人統治,不甘心當「亡國奴」的高文俊決定到關內參加國軍。(高文俊先生提供)
先後經歷日本人與蘇聯人統治,不甘心當「亡國奴」的高文俊決定到關內參加國軍。(高文俊先生提供)

大陸最後一屆的黃埔畢業生

東北人的「亡國奴」命運,並沒有伴隨著日本投降而結束。進入東北的蘇聯紅軍,在高文俊的回憶中紀律比關東軍還要惡劣。事實上,東北人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俄國人。高文俊表示,東北小孩子如果不聽話,父母親就會講「老毛子來了」與「紅鬍子來了」嚇唬他們,次數遠比「日本鬼子來了」還要多。剛開始蘇聯人施暴的對象還是日本人,但是到了後面也開始針對起了中國人。

高文俊指出,蘇聯紅軍會到日本開拓團成員集中的區域「要女人」。有些老太太不願意自己女兒受到摧殘,便主動去向蘇聯紅軍獻身。結果這些婦人卻遭到紅軍拳打腳踢,指定要她們送年輕的「花姑娘」到蘇聯軍營去。過去日本軍人對待中國人的殘酷手段,到了此刻已經完全被蘇聯紅軍用在他們自己無辜老百姓的身上。

剛開始,只有在滿洲國政府擔任高級官員,或者是軍隊的高級將領會遭到蘇聯人扣押。可是到了後來,就連高文俊這些普通農民都成為紅軍騷擾的目標。由於蘇聯士兵喜歡搶走農民的騾馬,他們一家人唯一的應對方式就是將牲畜給藏起來。當然,蘇聯人也會強暴中國姑娘,因此高文俊的姐姐出門都刻意把頭髮留短以避免遭到侵犯。

沒有過很久,中國共產黨的8路軍也進入東北。相比起蘇聯紅軍,8路軍的紀律確實是好上許多。他們的許多幹部住進了高文俊的家中,並開始對地方上的大地主展開鬥爭。高文俊家雖然也有自己的土地,但是以東北幾乎人人都有土地的情況來看,也還沒富有到成為中共清算的對象。至於基層農民老百姓,由於能夠分到更多的土地與資源,對共產黨自然是讚譽有加。

對中共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發行了一種名為東北人民流通卷的貨幣。高文俊還記得晚上經常看到共軍幹部在家裡的桌子上數錢,看到他或者哥哥姐姐就會掏出一張100面額的流通卷,要他們去買包花生回來。他指出,一張100元的流通卷可以購買的東西遠遠不止一包花生,可見當時喊著「人民當家作主」口號的共黨幹部生活有多麼奢侈。

最讓他感到憤怒的地方,是蘇聯紅軍暗中將俘虜自關東軍與滿洲國的裝備提供給了共軍。這令高文俊相信未來的東北即便交給中國共產黨,也不過是成立第二個滿洲國而已。當年教育他們反滿抗日的教師們,每天晚上都會在車站的牆上貼反共抗俄標語,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都會被紅軍或者共軍士兵撕掉。國共兩黨的地下戰爭,此刻已經在東北各地開打。

伴隨著紅軍撤出東北,包括52軍、新1軍與新6軍等中央軍精銳部隊陸續抵達遼陽。進入東北的國軍弟兄全副美式裝備,看起來非常帥氣,紀律也是好的不得了。當了14年「亡國奴」的東北老百姓,終於盼到了祖國的軍隊,紛紛拿出最好的食物來招待他們。可惜的是,受到馬歇爾(George Marshall)將軍調停影響,國軍沒有辦法趁勝追擊消滅盤據東北的共軍。

由於遭到美國實施軍火禁運,錯失良機的國軍因彈藥消耗殆盡而漸漸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態中。眼見國軍戰局失利,高文俊深知自己繼續留在東北不會有好下場,決定報考陸軍軍官學校。自幼接受國民黨地下工作人員愛國教育的他,有著強烈的正統觀念,不願意繼續在共產黨統治下當「亡國奴」。他從軍的目的,是希望未來能夠以國軍的身份打回老家來收復失土。

在瀋陽順利考取陸軍官校第23期的高文俊,先是搭乘空軍派來的運輸機飛往錦州,接著再從當地搭船前往上海。抵達上海以後,他們搭乘輪船沿著長江一路航行到戰時的中華民國首都重慶,再搭車前往陸軍軍官學校校本部的所在地成都。在那裡,高文俊被分發到陸軍官校第23期第1總隊砲兵大隊第2隊展開訓練。

渡過鴨綠江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看在高文俊眼中其實都是「被志願」的可憐人。 (新華社)
渡過鴨綠江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看在高文俊眼中其實都是「被志願」的可憐人。 (新華社)

「被志願」的砲灰

只是高文俊與同學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已經成為了陸軍官校在大陸畢業的最後一批學生。進入1949年以後,戰局對中華民國政府越來越不樂觀。伴隨著首都南京在那年4月淪陷,身為中國國民黨總裁的蔣中正時常造訪成都,並且將行營建立於陸軍官校內。在校長張耀明將軍的安排下,高文俊等軍校生在這位領導抗戰的民族英雄面前舉行了幾次威風的閱兵儀式。

不過蔣總裁的到來,並沒有辦法扭轉國軍兵敗如山倒的局面。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宣告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隨即他下令中國人民解放軍向華南與西南各省發起進攻,一舉消滅國軍在大陸的殘餘勢力。不到兩個星期,中華民國又失去了做為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廣州,只好繼續向西遷移到戰時首都重慶。

解放軍第1、第2與第4野戰軍也緊追在後進入大西南。眼見國軍主力部隊胡宗南大軍不敵共軍的攻勢,川軍出身的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居然率領部隊在彭縣宣告「起義」。自此四川門戶大開,重慶與成都的陷落已經是時間上的問題。11月29日,中華民國又將中央政府所在地遷到成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陸軍官校也就不再講究規章,讓第23期學生們全數於12月份畢業。

可惜此刻已經成為陸軍少尉軍官的高文俊,卻與其他同學們一樣陷入沒有部隊可以分發的局面。於是校長張耀明將他們組織成蔣中正的護衛隊,專門保護總裁的安全。到了12月7日,人在台灣的行政院長閻錫山正式宣佈中央政府所在地由成都遷移至台北。三天後,蔣中正搭機離開成都,高文俊他們保衛總裁的任務就此宣告結束。

第23期3,000名畢業生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陸軍官校校長張耀明居然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居然在共軍進入成都之際拋棄了他們自己逃亡去了。於是潛伏在軍校生裡面的中共地下黨趁機鼓動同學們的情緒,呼籲大家向解放軍投降。高文俊等反共學生拿起武器抵抗,但卻終究因為寡不敵眾而被擊敗。在交戰的過程中,高文俊因遭到共軍擊傷成為俘虜。

隨後,高文俊等一批頑固反共的軍校第23期畢業生被中共以勞動改造之名送去維修成渝鐵路。1950年6月25日,蘇聯支持的朝鮮人民軍T-34戰車跨越38度線,向南韓發起統一戰爭。金日成的盲動之舉,迫使原本已經打算放棄南韓與台灣的美國決定出兵干預。美軍不僅開始對大韓民國國軍提供援助,也派出了第7艦隊巡弋台灣海峽,徹底斷絕了毛澤東赤化全中國的千秋大夢。

考量到美軍可能打入東北,並且支援蔣中正的國軍由東南沿海與中緬邊境反攻大陸,毛澤東決定以「抗美援朝」名義組織中國人民志願軍參加韓戰。無法跟隨政府遷往台灣而被俘虜,或者跟隨長官「起義」但是政治信仰沒有覺悟的廣大前國軍人員,尤其是中央軍嫡系部隊的軍官,被大量編入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做為消耗聯合國部隊子彈的「砲灰」。

看在毛澤東眼中,這些「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前國軍將士是「新中國」必須要藉美軍之手消滅的心腹大患。理所當然的,高文俊也結束了搶修成渝鐵路的工作,並且被編入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第60軍第180師。可能因為高文俊在黃埔軍校是學習砲兵出身的,所以他被編入了180師538團擔任炮兵見習參謀。他主要的工作,是教育部隊裡的娃娃兵讀書識字。

高文俊指出,他雖然處於看似安全的後方,但是在美軍壓倒性空中優勢的打擊下,危機無所不在。1951年4月22日,第180師投入了由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聯合組織的第五次戰役。盲目迷信人海戰術的共軍落入了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威(Matthew Ridgway)將軍設下的陷阱,遭到八個師的聯軍機械化部隊包圍。

從來沒有見識過現代化戰爭的180師陷入了混亂的局面,驚慌失措的師長與政委下令各部隊分割突圍,自己卻偷偷拋棄部隊逃命去了。原本受到政委與指導員嚴密監控的前國軍人員,終於逮到了逃亡的機會。高文俊表示,他稍早就已經撿到聯合國軍空投到180師陣地裡的傳單,上面寫著劉安琪將軍正指揮一個軍的國軍部隊在韓國作戰,歡迎志願軍戰士前往投靠。

晚年的高文俊,永遠不後悔自己當年的正確抉擇。(許劍虹攝)
晚年的高文俊,永遠不後悔自己當年的正確抉擇。(許劍虹攝)

戰俘營裡的升旗手

趁著180師師部一片混亂之際,高文俊脫離了共軍,走到了美軍陣地後方表達投奔自由之意。美軍見高文俊手無寸鐵,敵意全然消失,馬上拿出咖啡與口香糖招待他。但是等到坐下來以後,老先生又被美軍告知中華民國軍隊並沒有參加韓戰,因此身為中國軍人的他不被視為聯合國軍的「戰友」,而將以俘虜的身份被送往位於濟州島的戰俘營。

進入了戰俘營以後,他驚訝的發現有許多志願軍戰俘與自己一樣想要到台灣去追隨中華民國政府。除了原本的國軍官兵外,就連許多被聯軍俘虜的共軍政委與指導員也不願意再回到大陸去。他們告訴高文俊,中共將所有陣前被俘者視為「叛徒」看待,回到大陸就算不被槍斃,也難免遭到批鬥甚至連累家人。所以任何聰明人都知道,投奔台灣是不分國共的志願軍戰俘唯一出路。

可是,大家也非常擔心自己前往台灣的權益在聯合國軍與中共、北韓談判的過程中被犧牲掉。所以為了向聯軍展現投奔自由的決心,呼籲國際社會將自己視為自由世界的一份子,而非共產集團的戰俘,他們打算利用1951年10月10日雙十節的機會,在戰俘營內升起了中華民國國旗。結果這個計劃不幸為戰俘營管理員發現,導致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被沒收而去。

然而大夥的愛國意志並沒有被擊垮,這群中國軍人又趕緊在10月9日偷偷縫製了另外一面中華民國國旗。由於缺少紅色顏料,大家居然突發奇想的用自己的鮮血染出了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第二天一大早,他們走到戰俘營的屋頂準備升旗,但是卻遭到荷槍實彈的美軍官兵阻擋。不過過去面對日本人、俄國人與共產黨的時候,中國軍人沒有屈服過,面對美國人又有什麼屈服的道理?

升旗手不顧美國大兵阻礙堅決要升起國旗,結果大腿馬上就被刺刀刺到噴出鮮血倒地不起。中國軍人沒有屈服,連續派出了數人前往旗桿升旗,但是都被美軍用刺刀刺傷。直到派出第18人的時候,美國大兵終於被大家愛國的情操給感動到了。美軍不僅停止攻擊想要升起中華民國國旗的志願軍戰俘,而且還集體立正給他們敬禮。

志願軍戰俘們在雙十節的表現,讓美國人瞭解到了中國軍人反共抗俄的決心。在開始著手安排中國戰俘依照「志願遣返」制度回歸台灣的同時,美軍也試圖從他們當中選出可靠人選,空投到中共與北韓軍隊的後方實施破壞任務。毫無疑問的,高文俊等反共意志最強烈的黃埔軍校畢業生成為了美軍優先諮詢的對象。加入這個特戰部隊的條件,就是可以被優先送回台灣。

一聽到有機會回歸中華民國,而且又可以為自由世界效勞,高文俊義無反顧的接受了美軍提供的條件。他先搭乘救護車前往第14野戰醫院「接受治療」,然後於1953年2月27日在美軍安排下「脫逃」。光是1953年2月份,總計就有40名志願軍戰俘從第14野戰醫院「逃亡」。他們被集中在仁川外海的仙甲島接受特戰訓練,並在完成訓練後編入第8240特種部隊。

聯合國韓國游擊部隊使用的臂章,目前還為高文俊先生珍藏著。(高文俊先生提供)
聯合國韓國游擊部隊使用的臂章,目前還為高文俊先生珍藏著。(高文俊先生提供)

被遺忘的8240部隊

8240部隊的正式番號為聯合國韓國游擊部隊(United Nations Partisan Forces Korea),接受美國陸軍戰術聯絡辦公室(Tactical Liaison Office)指揮。雖然幕後由美國陸軍掌握指揮權,但是8240部隊在性質上更類似在中國東南沿海與滇緬邊區活動的「反共救國軍」,是一支標準以韓國人為主,並且有少數中國人加入的反共游擊隊。

美軍戰史記載,8240部隊的韓國人大多數不是職業軍人,而是來自於北韓的反共人士。他們大多數是遭到金日成清算鬥爭的公務員、教師、警察與技術人員。這些人趁著朝鮮人民軍南侵的機會脫離共產黨統治區,然後再加入聯合國軍隊以等待時機打回老家去。過去生活在北韓的痛苦經驗,讓他們每一個人對共產黨都恨之入骨。

其中一位8240部隊的老兵表示,他曾經躲在自己奶奶的裙子裡,看這朝鮮人民軍一槍又一槍的打死自己的父親、母親、手足與祖父母。有一部份參加8240部隊的韓國人,甚至還是年輕的女孩子。中共加入戰局,令朝鮮半島的局勢更加複雜。到了這個時候,光是派遣熟悉北韓地理環境的韓國人混入朝鮮人民軍的控制區已經不夠了,美軍迫切希望中國人也能加入8240部隊。

時齡22歲的高文俊,在美軍的要求下重新穿上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軍裝打扮成中共士兵,跟著化妝成共軍偵察參謀的老戰俘一起返回北韓。高文俊還記得美軍提供了蘇聯製的轉盤衝鋒槍與四顆手榴彈給他,而且還有與志願軍配備一模一樣的炒麵乾糧。美軍情報單位對中共軍隊標準配備瞭解的程度,讓高文俊嘆為觀止。

志願軍的偵察參謀,是唯一被允許在北韓境內自由行動的人員。因此高文俊跟著打扮成偵察參謀的戰友潛伏於中共軍隊陣地的周遭,為美軍蒐集志願軍的情報。進入1953年以後,韓國局面大體上已經走向穩定,美軍基本上是為了爭取戰俘「志願遣返」的權力而持續與共軍進行有限交戰,因此高文俊很幸運的沒有遇到要與昔日同袍槍口相向的局面。

那一年的7月27日,聯合國軍與中共、北韓的代表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議》,就此結束了自由陣營與共產陣營在朝鮮半島的敵對狀態。與其他搭乘軍艦返國的「反共義士」不一樣,身為聯合國敵後情報戰爭的功臣的高文俊是與65名戰友一起搭乘美軍飛機回歸台灣。到底8240部隊裡面有多少中國人,高文俊已經不得而知。

他表示,美軍一共訓練了九期的敵後情報人員,他是第7期畢業的,每一期平均有40到50人,全部加起來可能有300到500人。不過包括高文俊在內,替8240部隊出過任務的中國人僅有23人。絕大多數編入8240部隊的中國人,不是黃埔軍校的畢業生,就是二戰期間與美軍在緬甸並肩作戰的駐印軍官兵。所以抵達台灣以後,他們的忠誠度並沒有為中華民國政府懷疑。

更重要的是,蔣經國非常重視這批人在韓戰的情報戰經驗,所以刻意安排他們進入國防部2廳獨立中隊服務,繼續進入中共控制下的大陸工作。高文俊的一位好朋友張華煜多次成功的從中國大陸出任務回來,還跟著中共幹部一起看電影並把電影票的票根帶回了台灣,讓戰友們對他敬佩的不得了。不過張華煜在最後一次前往浙江執行任務時,還是不幸因遭到中共逮捕而殉難。

很幸運的,高文俊並沒有被編入國防部2廳從事情報工作。他被抽調到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第6工作組,負責海外宣傳工作。高文俊加入了由國民黨組織的「反共義士海外訪問團」,前往夏威夷、舊金山、洛杉磯、波特蘭、西雅圖、芝加哥、華府、波士頓、費城與巴爾的摩等美國成是宣慰僑胞,並且向美國友人介紹自己對抗共產黨的經驗。

除了美國外,他們還造訪了日本、泰國、加拿大、古巴、西班牙、法國、義大利、希臘與土耳其。身為反共義士模範代表的高文俊,還因此兩度得到了蔣中正總統的接見。老先生表示,這段時間是他人生之中最光榮的時刻。待一切局勢塵埃落定後,高文俊前往東吳大學法律系進修,接著又進入富伯平律師事務所實習。

然後他又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工作到了1972年,便前往美國舊金山留學。過了兩年,高文俊的夫人于愛珍女士也移民美國,兩人便一起在北加州經商,直到1991年退休為止。此刻距離韓戰結束已經將近40年,然而8240部隊做為一支由韓國人與中國人混編組成的秘密單位,並沒有得到美國或者南韓政府的正式承認。因此旅居美國的8240部隊韓國籍老兵便組織起來,爭取自己的權利。

戰功彪炳,忠黨愛國的高文俊先生有來自於中華民國、美國與韓國的紀念章。(高文俊先生提供)
戰功彪炳,忠黨愛國的高文俊先生有來自於中華民國、美國與韓國的紀念章。(高文俊先生提供)

永不後悔當年的正確決定

由於8240部隊並不隸屬於大韓民國國軍,因此該單位的韓籍退伍軍人只能享有其他參戰老兵1/3的待遇。然而8240部隊卻是韓戰參戰部隊中,戰損率最高的單位。許多人一從運輸機跳出去以後,就再也沒有與聯軍取得過聯繫。8240部隊的韓國老兵對美國政府的遺忘感到非常氣憤,他們在美軍指揮官與教官的支持下團結起來向國會爭取權益。

一直奮鬥到了2000年,美國國會終於承認了8240部隊韓籍老兵的貢獻,並賦予他們美軍韓戰老兵的同等待遇。曾經多次參與韓籍老兵示威活動的高文俊無奈的指出,中國人比起韓國人而言顯然是「一盤散沙」,從來沒有彼此合作向美國政府討公道的想法,只想要在華人社區過自己安穩的小日子。所以直到目前為止,8240部隊中國老兵的地位並沒有獲得美國政府的承認。

不過提到是否後悔當年投奔自由的決定,高文俊卻表示完全沒有。晚年在美國積極推動僑務工作,接連出任榮光聯誼會理事長與旅美黃埔校友會會長的高文俊也曾經返回大陸探親。他知道20,000名志願軍戰俘中,有6,000人選擇回到中國大陸。這些選擇回歸大陸的志願軍戰俘,正如當年戰俘營裡的中共幹部描述的那樣,都遭到了各式各樣的批鬥與整肅。

面對高喊自由、民主與人權的美國、大韓民國與中華民國,中共與北韓則舉著民族主義大旗號召戰俘回歸社會主義大家庭。就連一部份參加了8240部隊的韓國人與中國人,可能是厭惡西方人過去殖民與瓜分自己祖國的歷史,居然任務出了一半又回頭去參加了共軍。高文俊在黃埔軍校23期的同學張文榮,就在準備跳傘而出的那一刻,回頭丟了一顆手榴彈把載運自己的美軍運輸機給炸掉了。

落地以後,張文榮主動向共軍投降,希望能重新回到「人民的懷抱」。剛開始張文榮也確實被中共視為「功臣」看待,可是到了後來他擔任「美蔣特務」的歷史還是被揭發了出來,導致自己與家人慘遭共黨的鬥爭。選擇到台灣的志願軍戰俘,雖然也有一部份遭到了國民黨的迫害,但是大體而言都還是有比較穩定的戰後發展。

高文俊在2001年韓戰爆發50年之際,出版了回憶錄《韓戰憶往:浴血餘生話人權》,完整交代自己被迫參加這場戰爭的經過。他在書裡不只批判了中共與北韓的侵略行為,同時也對美國、南韓與中華民國戰時的不當手段進行了檢討。唯有在美國這種充分保障言論自由的環境下,老先生才能暢所欲言的將海峽兩岸政府都不願意聽的韓戰真相介紹給海內外的華人讀者。

除了介紹韓戰,他與夫人于愛珍也積極投入服務北加州僑胞的工作,並努力推動兩岸退伍軍人的交流。兩夫婦身為忠貞的中國國民黨員,坦言自己在台灣不可能被主張「去中國化」的民進黨政府當自己人看待。只是在民進黨以追討黨產之名發動的鋪天蓋地追殺下,許多國民黨與泛藍陣營的政治人物出於生存考量也開始出現了親近中共的言論。

老先生表示,他多次以旅美黃埔校友會會長身份往來中國大陸,與留在內地的軍校23期同學保有密切的聯繫。不過在涉及各種看待中國近代史的議題上,無論是抗日戰爭的領導權,還是韓戰與越戰等國際反共戰爭的正當性方面,他都堅持自己身為中華民國軍人的立場,絕對不與共產黨妥協。因此對於部份年紀比自己小,在台灣接受教育的退役將領爭先恐後往大陸跑的行為,他十分無法理解。

在本土勢力的打壓下,許多國民黨人與藍營支持者不惜引入中共、北韓與北越喧染的第三世界民族主義史觀與獨派抗衡。甚至近年來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的會議上,還出現黨員歌頌毛澤東發動「抗美援朝」戰爭打出中華民族威望的聲音。這樣的局勢發展,令高文俊這樣的反共義士在台灣頗有「裡外不是人」的感觸。對此,他還是希望兩岸華人多閱讀韓戰的歷史,並從中學習自由民主的可貴。

高文俊不僅在戰場上為聯軍立功,也盡心盡力服務北加州僑胞,所以得到了馬英九前總統的肯定。(高文俊提供)
高文俊不僅在戰場上為聯軍立功,也盡心盡力服務北加州僑胞,所以得到了馬英九前總統的肯定。(高文俊提供)

(中時新聞網)

#韓戰 #中共 #北韓 #反共義士 #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