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受到二二八迫害,吳品姍曾一度尋短,但因一個轉念放棄,努力撫養子女長大,高齡94歲才離開人世。(徐光提供)
丈夫受到二二八迫害,吳品姍曾一度尋短,但因一個轉念放棄,努力撫養子女長大,高齡94歲才離開人世。(徐光提供)

由台灣人開發,以台灣戒嚴時期作為遊戲背景的恐怖推理遊戲「返校」,近幾周風靡台灣玩家,在遊戲平台STEAM排名居高不下,不少網友驚嘆遊戲重現戒嚴時期的台灣社會氛圍,爭相購買體驗,然而真實的二二八、白色恐怖與戒嚴時期的故事更是宛如電影情節一般戲劇化。

前二二八基金會董事徐光的父母便經歷過宛如電影般曲折又悲傷的故事。現年高齡80歲的徐光女士,她的父親徐征原本在北京教文學科,與妻子吳品姍結婚後,育有徐光在內等四名子女,民國前3年,日本人神田喜一郎邀請徐征至台北帝國大學(今台大),教日本人與台灣人中文,徐征便舉家搬家到台北居住,而他曲折的命運也自此展開。

有次徐征意外捲入日本學生與台灣學生肢體衝突中,徐征身為老師被追究連帶責任,被日本人逮捕入獄,吳品姍常被通知帶衣服去探監,因為徐征總是被打到衣服上都是鮮血。

後來日本人走了之後,台灣人迎接了國民政府來台,故鄉在北京的徐征本來打算趁這機會回中國大陸,但是他卻在二戰期間,美軍砲轟台北城時,不小心跌了一跤,跌斷了腿,當時醫術不發達,導致他在國民政府來台之後,還是得留在台灣休養。而這一跌,也讓他從此無緣再回北京。

留在台灣的徐征心裡並沒有什麼遺憾,反而受附近居民之託,在當時的大稻埕,永樂市場旁的劇場教起中文,坊間都把他當作老師,也曾受邀至台灣廣播電台教台灣人唱國歌、唱國旗歌,這麼一個配合國民政府的教師,怎麼也料想不到,二二八事件後的一個傍晚,從此再也見不到家人。

徐征雖然是教師,但家裡一點都不有錢,徐光回憶小時候吃的是日本人配發的糧食,都是糙米跟一條魚剩下的部位,這點在國民政府來台後,也沒有得到顯著的改善。

民國36年時,年僅39歲的徐征突然在一天晚上被幾個便衣帶走,從此沒再回來。徐光說,她連那些穿著西裝帶走父親的人是誰,什麼理由帶走她,她至今都還不知道。

徐征突然被帶走,生活重擔落在妻子吳品姍身上,她為了照顧年幼的四個子女,幫人洗衣服,還去醫院賣自己的血過活,還曾經賣到貧血,體力不支,每天還是過著搞不清楚丈夫何時能夠回來,人到底在哪裡的痛苦日子。

兩年後的一天,吳品姍受不了了,她帶著徐光與弟妹說要到河邊玩(今圓山大飯店外),但其實是打算帶著子女投河自盡,結束痛苦的人生。

正當吳品姍看著河面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一起自盡時,她最小的兒子抓到一隻小螃蟹,天真地拿到吳品姍的面前,開心地跟她說,「媽媽你看,我抓到了一隻小螃蟹,我要把他帶回家養,把他養成一隻大螃蟹」。

那一刻,原本打算讓自己人生在此畫下句點的吳品姍開始放聲大哭。哭完,她帶著子女回家繼續過生活,吳品姍約8年前過世,享年高齡94歲。

(中時 )

#返校 #徐光 #白色恐怖 #二二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