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馬」變成「馬姐」,馬怡鴻骨子裡的不服輸,或許是從最初接觸籃球時就悄悄種下,那是非要證明不可、是打不倒的柔韌強悍。退休之後的她,沒有誇大詞彙的雄心壯志,跟許多籃球人一樣,告別球員戰場,但籃球的故事還在繼續。

公園裡「嗆聲」的中年男子

馬怡鴻最初接觸籃球,除了受到父親的啟發,或許要感謝那個曾對她「嗆聲」的「公園阿伯」。不像許多籃球員,頭一個進入生命的或是田徑或其他球類,「我第一個接觸的就是籃球,平常也只打籃球。」

「籃球對我來說是最簡單的運動,只要一個籃框、一顆球就可以。」小時候個子還不高的馬怡鴻,就時常一個人抱著一顆球,到住家附近的籃框投籃。馬怡鴻回憶,「我印象很深刻,曾經有個中年男子,說我一定投不到三分線。那時候我也很好笑,就很不服輸天天去投,覺得一定要證明自己可以做得到。」

誰都沒想到,這個小女孩,後來進入懷生國中女籃隊,當了影星王祖賢學妹,一個下午投進3、400球已經是家常便飯,籃球隨後成為她的人生指南,一路打進南山高中、輔仁大學,18歲那年初次瓊斯盃披上中華戰袍,之後是數不清的國手經歷,WSBL球衣從電信穿到台元,期間兩度赴中國大陸WCBA當「外援」。

馬怡鴻(右)打完2015瓊斯盃高掛球鞋。(本報資料照/陳怡誠攝)
馬怡鴻(右)打完2015瓊斯盃高掛球鞋。(本報資料照/陳怡誠攝)

前中華女籃隊長 曾發誓不碰籃球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國中還沒有長很高,教練那時候就要我練運球,之後打控球也才稍微有點身高優勢。」那是一段人生只有籃球、也唯有籃球的時光,馬怡鴻說,「每天5、6點就要起床,每天就是練球再練球。記得高中時候跟學姐一對一練籃下,投30球我只進一球,那時候真的很痛恨練球。」

WSBL開朝元老,馬怡鴻在2009年赴陸WCBA黑龍江隊當「外援」,成為繼錢薇娟、鄭慧芸、姜鳳君、文祺之後挑戰WCBA的台灣女將,而後又有新生代球員彭詩晴、潘姿吟、楊雅惠、魏于淳前仆後繼。

馬怡鴻2009年WCBA球季未打滿、打了15場就回台。2012年她再度揹著行囊飛往哈爾濱,這一季她打好打滿,22場出賽司職控球,馬怡鴻帶回場均6.7次助攻聯盟高居第2的數據歸國,其實當時返台的她,就有退役念頭。

馬怡鴻說,「在中國那段期間操得實在太辛苦了,回來後我曾經發誓,今後不要再碰、也不看任何跟籃球有關的一切。結果才不到兩天,我就受不了轉開電視看NBA、看籃球,才發現,原來我的生命離不開籃球。」現在有「馬姐」在電視擔任球評、擔任基層教練,或許都該感謝她當時的不爭氣。

球場上的馬怡鴻不苟言笑,下了場繼續扮演領頭羊角色,那是一份以身作則、也是沉重的負擔,「我對自己要求很高,很嚴謹。當隊長的時候,很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前進,認真把籃球當作一份職業來看待,對自己負責。」

回想起過去,馬怡鴻說,「其實那段時間很專注、很投入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是很快樂的,退休之後妳也認真看待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一樣可以從中感到樂趣。」

9000多個日子,馬怡鴻從學生球員到成為國內半職業球員,WSBL打了9個球季,生涯128場出賽,留下1251分、424次助攻、504籃板。兩年前的夏天,馬怡鴻以瓊斯盃揮手告別球員生涯,沒有留戀。

(中時電子報)

#馬怡鴻 #馬姐 #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