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隨著美國經濟復甦,美國於去年底再次進入升息循環,加上川普當選後美股走勢強勁,我們如何看待2017年的美國局勢?

答:受到景氣溫和擴張與基本面的支撐,美股持續走高,展望2017年,川普新政可望為經濟動能更添柴火,像是稅務改革可望提升企業獲利,帶動企業支出,甚至改善財務體質;而規範的減少可望對許多產業有正面效果,企業活動可望更加活絡,例如增加投資或發債,使市場流動性更佳;財政支出本身也可帶來經濟增速的效果。在這些政策下,循環性類股可望受惠於財政支出。

問:2014年至2015年,美國高收益債受能源業表現影響表現不佳,然而,去年開始高收益債由負轉正,價格也出現雙位數成長,我們怎麼看今年的美國債市?

答:過去有段期間,高收益債能源債因發生違約,造成價格重挫。然而,從去年表現來看,高收益債已回復常態,配息可望穩定,且隨油價回穩,能源債的違約率也將可降低;根據穆迪預期,美國高收益債違約率在今年底可能回落至3.8%。在資產負債表、槓桿比率、利息保障倍數等數據轉佳的狀況下,也顯示高收益債與可轉債持續受到支持,且到期日在2020年前的高收益債僅占整體市場17%以下,顯示近期的發債量低於過去5年水準。

而從貨幣政策來看,美國持續維持相對溫和的態勢,聯準會在政策調整的過程中也相對謹慎。由於此次升息循環主要是為了將過長的極度貨幣寬鬆環境導回正常利率的情勢,因此,除非聯準會走向積極性的升息,或是進入緊縮政策的循環,貨幣政策應不會導致可轉債面臨巨大的賣壓或是利差大幅放寬的情況。

問:市場預期今年將有三次升息,若是如此,為什麼投資人不直接投資美股,需要以結合美國高收益債、美國可轉債及美國成長股的三合一策略切入美國市場?

答:企業獲利從2016年Q2落底反彈後,一路走高至年底,從由下而上的分析來看,後續還有走揚的空間,S&P 500於2016年第四季獲利符合市場預期,則會成為2014年底以來首次連續兩季年增率正成長,而川普新政也可望在未來數年對企業獲利挹注正面效果,有利於美國相關資產的表現。

答:企業獲利從2016年第二季落底反彈後,一路走高至年底,從由下而上的分析來看,後續還有走揚的空間,S&P 500於2016年第四季獲利符合市場預期,則會成為2014年底以來首次連續兩季年增率正成長,而川普新政也可望在未來數年對企業獲利挹注正面效果,有利於美國相關資產表現。

另一方面,由於今年市場變數仍多,故策略上採均衡布局於高收益債、具成長產業題材股票與可轉債的強勢美元資產投資組合,亦有助於穩健掌握美國資產的投資契機。

(工商時報)

#美國 #川普 #政策 #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