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副主席陳鎮湘日前在基層黨內座談時,提到前副主席詹啟賢在319槍擊案的處理上,有令基層質疑的聲音。1日詹啟賢特別在中常會結束後,向全體中常委報告當時的處理經過,會後陳鎮湘在中山廳門口向詹啟賢致意,但並未再向詹道歉。

被記者問到為什麼沒當面再向詹致歉,陳鎮湘表示,一切就事論事,自己和詹是同事,給他帶來困擾,所以在臉書上向詹致歉,「我不需要再說了,我在臉書上講過了。」

陳認為,319這件事並沒有答案,12年了沒有答案,「我們心中還是存在問號,我到各基層單位,聽到都是懷疑,我們表達懷疑難道不對嗎?」

陳鎮湘表示,我對他(詹)個人,兩人都擔任副主席,「我們等於兄弟一樣」,給他帶來困擾,我感覺不好意思,在臉書上說一聲抱歉,我想這也很自然。

記者問,是否接受詹啟賢今天報告的解釋?陳表示:「我沒有參加,但他有機會暢所欲言,我會看錄影,我們基層了解後還可以再交換意見,不管怎樣目前為止,319這件事可以說沒有答案,永遠都是一個謎,不是嗎?」

至於有中常委認為陳的言行有影響黨魁選舉選務中立之嫌,問陳有沒有要請假,陳答:「我到基層座談,跟請假有什麼關係?我沒有幫人家助選。」

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基層座談的錄音為什麼會流出去,但他認為,如果黨員提問題,他身為座談主持人,表達看法,不要想得麼複雜,本來是很單純的問題,民主社會大家表達出來滿好的。

他並再度強調,319案存疑12年了,如果詹啟賢的報告給大家能釋懷是好事,「如果不能釋懷,就永遠得不到答案了。」

(旺報 )

#319 #詹啟賢 #陳鎮湘 #座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