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再啟戰場,本周五司法院將召開憲法法庭,正反雙方均發起連串行動爭取認同。挺同婚方持續募集同志生命故事,將遞交大法官參考;反方不甘示弱,今邀3名「後同志」現身說法,直言「我曾經是同志,我不要同婚。」

49歲的連小姐說,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從小就想當男生,加上小學曾遭陌生男子強暴、10歲時更遭同性長輩性侵,因此長年以男性裝扮武裝自己;曾有數段同性戀情卻沒有結果,產生自我認同困惑,以酒精與藥物麻醉自己。

後來,她藉由信仰與機構輔導,發現遭性侵經驗導致她成為同志,開始學習接納自己、修補家人關係,並原諒傷害她的人。面對同婚爭議,她認為,即便立法通過,仍無法解決同志不被接納的問題,「生命蛻變很艱難,但我很快樂。」

另名戴小姐則說,從小認為自己是男生,高中開啟同性戀情,但即使兩個女生可以相愛,卻無法克服天性、也須顧及家人感受,分手收場;雖然感情不曾間斷,她仍無法獲得幸福,更在傷痛中思考「為何我是女生而愛女生?」

「我很心疼同志們,當自己的幸福必須由政治、教育、文化給予,只不過是交由別人決定。」她透過心理諮商發現,兒時渴望母親認同才想成為男生,與家人修補關係後,她認識「原來我也可以是女生」,可以被愛、被接納。

她以過來人經驗說,她也曾經認為「我不可能被改變」,但現在的她不僅自己快樂、還有家人的快樂。她強調,同志可以與親友恢復關係、重新認識自我,只是還不知道自己可以不一樣,同婚應緩,讓更多人有改變的機會。

郭大衛則曾與男性發生親密關係,但今已娶妻、育有兩子。他說,結婚與收養小孩是兩個家族的事且有許多包袱,並不是所有同志想要的,部分有不同性需求、不同關係,要求社會價值觀接受,呼籲大法官除了考慮個體權益保障,也應慎思同婚對於社會秩序、善良風俗影響,有責任保障社會免於惡質文化侵襲。

幸福盟代表曾獻瑩表示,面對同婚爭議,社會淪為「一言堂」,盼由「後同」親身分享生命經歷,讓大法官看見不一樣的同志、思考同婚是否就可以滿足同志需要。如果社會沒有共識便強推同婚,恐對同志族群造成更大傷害。

幸福盟也聲明,一男一女婚姻定義違憲與否,不宜僅以「性傾向先天與否」作為唯一考量,同婚對公共利益、兒童利益衝擊,以及對社會、教育、文化帶來震盪亦應評估,勿因一時「政治正確」而做出不利國家未來發展的解釋。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中時 )

#幸福盟 #同性戀 #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