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姓飼主(左)向警方說明,他在廠外人行道發現「草包毒骨」。(王文吉攝)
吳姓飼主(左)向警方說明,他在廠外人行道發現「草包毒骨」。(王文吉攝)
吳家特別訂製小木屋,給愛犬「Happy」居住;上月「Happy」不明原因口吐白沫,吳的女兒特別球來大甲媽壓轎金保平安。(王文吉攝)
吳家特別訂製小木屋,給愛犬「Happy」居住;上月「Happy」不明原因口吐白沫,吳的女兒特別球來大甲媽壓轎金保平安。(王文吉攝)
吳姓飼主牽遛狗回家,愛犬「Happy」明顯步伐偏移,不到10分鐘即死亡。(王文吉翻攝)
吳姓飼主牽遛狗回家,愛犬「Happy」明顯步伐偏移,不到10分鐘即死亡。(王文吉翻攝)
鐵工廠葉家兩隻黃狗上月中、下旬也毒發身亡。(王文吉翻攝)
鐵工廠葉家兩隻黃狗上月中、下旬也毒發身亡。(王文吉翻攝)
附近鐵工廠收養4隻流浪狗做為護廠犬,鄧姓飼主已不敢讓愛犬外出放風。(王文吉攝)
附近鐵工廠收養4隻流浪狗做為護廠犬,鄧姓飼主已不敢讓愛犬外出放風。(王文吉攝)

豐原豐洲工業區月內連傳2起毒狗案!飼主吳姓木工廠老闆昨晚帶米克斯犬「Happy」放風返家,隨即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到10分鐘死亡,隔壁鐵工廠2隻護廠犬上月也出現相同症狀死亡。飼主懷疑有人蓄意放置毒餌,擔心有其他犬隻受害,已送動保處化驗,並向警方報案揪兇。

吳姓飼主望著空蕩蕩的狗屋,不捨地說,昨晚6點多,他牽愛犬「Happy」到廠外人行道散步,沒想到回家時,「Happy」走路搖搖晃晃,四肢頻頻抽蓄,到家門口時嘴吐白沫,不到10分鐘就氣絕。

吳姓飼主表示,「Happy」其實是「水流狗」,6年前,一群幼犬隨水流飄到廠外水溝,他救起8隻,細心餵食牛奶,到能吃狗糧後,分送7隻,留下「Happy」作伴,家人都疼愛有加,還特別訂製小木屋狗窩。

疼狗的吳妻傷心整夜,責怪吳男帶「Happy」外出,吃了什麼?吳說,印象中「Happy」曾咬了一坨「草包」,依原路找到約手掌大的草包,裏頭包著數個碎骨頭,聞起來有農藥味,擔心有其他狗或小孩誤食。

吳的女兒說,隔壁2隻護廠犬死亡後,「Happy」也曾出現口吐白沫症狀,帶去看獸醫找不到病因,後來不藥而癒,但是精神食慾不佳,她才去求鎮瀾宮大甲媽壓轎金回來,貼在狗屋上,希望能保佑「Happy」健康。

隔壁鐵工廠的兩隻護廠犬上月相繼毒發身亡,飼主葉男說,他每天會讓愛犬放風兩次,上月中、下旬兩隻黃狗放風回來,出現和「黑皮」一模一樣症狀,沒幾分鐘就死亡,明顯有人惡意毒狗。

另家鐵工廠收養4隻流浪狗做為護廠犬,鄧姓飼主表示,該鄰的女鄰長2月間曾向他反映「夜間狗吠擾人清夢」,他告知應是流浪狗造成,女鄰長竟揚言要請動保處來抓狗,他向對方表示,廠內的狗都有植晶片,不是流浪狗,沒想到鄰長回說「如果被毒死了,不管!」

豐洲里長王文松表示,他接獲對街數名住戶反映「晚上狗狂吠叫,很吵!」確有請鄰長去向鄧姓民眾協調,不知鄰長會語帶警告恐嚇。

警方接獲報案,已調閱鄰近工廠監視器,並訪談投訴住戶,釐清下毒者身分。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秘書姜淑芳表示,如查到嫌疑人,將依動物保護法,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

#毒狗案 #草包毒骨 #護廠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