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支付市場的格局正在悄然改變,非現金支付漸成主流,移動支付爆發增長,二維碼支付再起波瀾。在行業深度洗牌的過程中,傳統金融機構唯有蓄力思變,才能鞏固行業地位。因為來自非銀機構的競爭壓力遠比預想中大。

業務筆數被反超

2016年,非銀機構的網上支付業務筆數首度超過商業銀行。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於上月末發佈了《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7)》(下稱《報告》),統計顯示,2016年,國內商業銀行共處理網上支付業務461.78億筆、金額2084.95兆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分別增長26.96%和3.31%;非銀行支付機構共處理互聯網支付業務663.3億筆、金額54.25兆元,同比分別增長98.60%和124.27%。

不難看出,非銀機構的業務增量已經遙遙領先於商業銀行。「非銀機構面對的客群廣,覆蓋的場景更多,觸發的交易也更多,使其能在業務筆數上領先商業銀行。」易觀金融中心分析師王蓬博表示,這與他們的定位有關,滿足小額、高頻的交易需求。

而從近兩年的資料看,在互聯網支付業務上,非銀機構追趕商業銀行的速度可見一斑。2014年,商業銀行和非銀機構的業務受理筆數分別為285.74億筆和215.3億筆;2015年分別為363.71億筆和333.99億筆,直至今年,完成超越。

業內認為這與非銀機構線上上支付C端佔據大部分市場有關。「可以看到支付寶和微信已經利用前期優勢,把C端領域穩固占住,故在場景端的優勢非常明顯。」王蓬博介紹說。

特別是移動支付方面,非銀機構的表現更為突出。據《報告》統計,2016年,國內商業銀行共處理移動支付業務257.10億筆、金額157.55兆元,同比分別增長85.82%和45.59%。非銀行支付機構共處理移動支付業務970.51億筆、金額51.01兆元,同比分別增長143.47%和132.29%。

「移動支付上,非銀機構的業務筆數能夠大幅超過銀行,主要得益於線下場景的普及。」王蓬博介紹,回顧移動支付興起的原因,始於出行中的高頻場景,基於支付寶和微信的佈局,2015年移動支付實現高速增長,2016年場景鋪墊進一步加深,服務層次更加廣闊,且目前已向B端延伸。

反觀商業銀行的場景拓展,與非銀機構的差距逐漸拉大。例如,通常銀行只是在某一時段於線下推廣產品,而當使用者真正使用的時候,並不能尋找到線下硬體的落腳點,像是掃碼支付。必須承認銀行為此已經下了功夫,包括產品創新,商戶合作,以及與銀聯謀求合力,但現實殘酷,線下場景早已成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天下」。

當然,落腳點之所以難尋也與補貼力度有直接關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給予商戶、代理商,甚至聚合支付團隊大額的補貼,擺誰的牌子,誰先誰後,都是有講究的,背後以費率高低為代價。」王蓬博表示。

所幸從銀行利潤角度,移動支付也並非主要來源。「銀行的主要盈利點還是在存、貸、匯,以及大額收單等利潤比較高的方面,而且從整個行業的利益分派看,大部分還是銀行佔據,比如關口費的收取。」王蓬博表示,交易分為很多部分,銀行領先的主要是大額轉帳和線下收單等交易,體量是比較大的。

據支付清算協會統計,目前銀行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業務筆均交易金額分別為45150元和6127元,非銀行支付機構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業務筆均交易金額分別為817元和525元。

單打獨鬥效果甚微

但畢竟,支付業務是金融活動的「起點」和「終點」,對於商業銀行而言,當前尋求市場空間的迫切性也很突出。只有想不到,沒有「掃」不到,迄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場景覆蓋已遍佈衣食住行。此外,據支付清算協會分析,當前非銀行支付機構在業務上基本實現全覆蓋。截至2016年底,223家支付機構共有分公司1471家,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和預付卡受理業務覆蓋全國所有地級市。

面對愈發激烈的市場競爭,銀行若持續單打獨鬥,勢必成效甚微,不如形成合力。「可以整合資源,通過收購、協同、聯盟等多種形式,實現業務的增進。抱團取暖是未來產業整合的先兆。」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政策研究與宣傳部主任陸強華分析稱。

一種方式是與銀聯「抱團取暖」,加入銀聯統一的二維碼支付「團隊」;另一戰略是與非銀機構合作,通過其線下商戶的佈局,將銀行自己的產品推廣出去,以達事半功倍之效。例如不久前建設銀行與支付寶達成的戰略合作,在互認互掃方面,未來建行和支付寶的二維碼可以互相掃描。

對於時下主流的聚合支付,不少銀行已經付諸行動。工商銀行總行資訊科技部副總經理張穎近期在公開場合稱,4月工行陸續支持微信支付、銀聯二維碼及主要協力廠商支付二維碼產品,開展聚合支付收單業務。此外,興業銀行也於去年11月推出聚合移動掃碼支付產品。「可見,聚合支付已經逐漸成為今後支付的主流趨勢之一,銀行和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合作將進一步加深,通過聚合支付服務的應用方式,促進共同發展。」東興證券分析師喻言稱。

而從非銀機構的角度,選擇與銀行合作其實也有自己的小算盤。「銀行有很多商戶資源,而且非常優質,在當前階段,非銀機構也需要利用銀行的優質商戶進一步拓展線下場景佈局,而且還可以和銀行的風控、物理網點合作,雙方是互惠互利的。」王蓬博表示,在此基礎上,雙方還能做很多增值服務,例如資料收集和被利用等,未來合作的方式和範圍有很多,特別是用於征信方面的,才是巨大金礦,只是現在還未被挖掘,僅處於基礎建設階段。

文章來源:新金融觀察

(中時新聞網)

#行動支付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