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名男童在台北參觀畫展時,不慎將價值高達150萬美元的畫作撞破了一個洞,當時文物修復師蔡舜任因為接下了這樁修復案因而受到國內外的高度關注。然而,在那之前,文物修復的重要性在台灣並不廣為人知。

有別於一般大眾的認知,文物修復不僅只是拿著畫筆修補褪色的畫作,而是一門涉及各種科學技術的複雜領域。像是透過紅外線和雷射技術,修復師才得以在脆弱的文物表面上進行低破壞性的分析和清理;而能將文物修復過程中各種細節作數位建檔的儲存科技之於修復師,就如同病患的病歷表之於醫生,有了它,修復師才能呈現文物原本的風采。

蔡舜任在海外求學和工作多年後回台發現,鮮有人了解建立資料庫對於文物修復的重要性。即使擁有許多先進的修復設備,對修復過程中記錄和備份的重要性有所認知且具體力行的人卻不多。

蔡舜任表示,建立資料庫的重要性在於當中的資料提供了修復師所需的依據。若沒有將修復師的診斷、修復方法、分析和見解等細節建檔,文物的原創性很可能隨著時間和修復師的主觀判斷而流失;而台灣有幾間美麗的廟宇便因為缺乏資料庫作比對而導致憾事的發生。因此,他除了專注於本身的修復專業外,也致力於宣導資料庫在文物修復中的重要性。

以蔡舜任的團隊為例,修復過程中從清潔、分析和修復等不同階段所蒐集的資料,每個細節都會被儲存在儲存設備中。因為每件作品的保存狀態和材質顏料都不同,修復的方法也就有所不同;因此,詳細的紀錄是延長文物壽命的關鍵。

蔡舜任團隊的資料庫中,絕大部分是由高階相機在不同燈光、角度,焦距下所拍攝的數以百計的照片。平均每一件文物在修復過程中會拍攝超過500張照片,而每張照片可高達50MB。將所有資料備份至資料庫中是相當費力的工作。

但是隨著科技進步,因為有像是希捷(Seagate)所推出的高容量和高可靠性的儲存解決方案,蔡舜任的團隊能夠輕而易舉地整理四散的資料,並在不妥協備份SOP的情況下,將力氣花在爭取時間搶救生病的文物上。

近年來,蔡舜任對文物修復的投入受到越來越多公私部門的重視與支持,越來越多的美術館和博物館,因為認知到資料庫之於文物修復的重要性,而開始採用蔡舜任獨特的「檢視登錄表」格式和方法做資料紀錄。蔡舜任長遠的願景在於,透過大規模和系統化的方式來儲存和管理文物修復過程,將有助於台灣文物保存領域在未來的茁壯發展。

(工商 )

#文物 #資料庫 #重要性 #資料 #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