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連日在臉書發表老公、皇冠創辦人平鑫濤的病情,她不忍他重度失智、中風住院,加上承受插鼻胃管的痛苦,為此和3個繼子女意見相左。平鑫濤的兒子平雲2日受訪,表示父親的病情和瓊瑤寫的有很大出入,懇求瓊瑤把父親還給他們。

瓊瑤萬念俱灰,認為平鑫濤「加工活著就是一個悲劇」,哽咽又激動說從今起會把平鑫濤還給他3個小孩,「我暫時不會再去看他了,我這50多年來的奉獻只有3個字『不值得』,那封信是多麼殘忍的指責啊」。

她2日晚間發文,文中向平鑫濤3位子女認錯,表示後悔當初不該認識他們的父親,但對於平雲在公開信中指稱她曾說不要照顧平鑫濤「要去過我自己的生活」,瓊瑤稱捏造事實,「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如此殘忍和惡毒」。平雲則表示那些話「無意指責」。

瓊瑤當年跟平鑫濤相識相戀時,平鑫濤是有婦之夫,育有平瑩、平珩、平雲2女1子,瓊瑤因此背負多年「小三」之名。瓊瑤對此沈痛說:「我錯了,錯在50多年前不該把我的《窗外》寄給皇冠,不該認識他們的爸爸,我在文章裡肯定他們愛爸爸,他們卻說我講他們的爸爸不值得活、我要去過自己的生活,我會說這種話嗎,這對我太不公平了」。

瓊瑤受訪時提到,平鑫濤失智期間曾喊她為「媽」,當時他坐在電動椅上,她坐電動椅的小板凳,他一喊媽,她的頭馬上倒在他膝蓋,對他說「你不要再叫我媽了」,她事後想,「他叫我媽的意義,表示他把我當最親愛的人,我告訴自己,喊我媽也可以,不喊也可以,至少是他身邊最親愛的人。」她說,平鑫濤中風後,不會笑了,左半邊不能動,還有褥瘡問題,便不出來要用挖的,大小便需要別人幫忙。

瓊瑤原打算將這段心路歷程寫成書,但平雲說皇冠絕不會出版,瓊瑤若到別家出版,平家也只能尊重,瓊瑤說,「他們目的達到了,但對很多人來說會很可惜,我只是希望人對自己的生命要有自主權、善終權」。

瓊瑤臉書全文

給平瑩、平珩、平雲的一封公開信

早上起床,看到鋪天蓋地的新聞,才知道你們對我有這麼大的反應!我向你們三個認錯,我錯了!

1963年不該把我的《窗外》寄給皇冠!

更不該接受你們爸爸的安排,從高雄到台北接受採訪!

然後也不該繼續在皇冠寫《幾度夕陽紅》!

接著又在你們父親主編的聯副寫《煙雨濛濛》!

那些寫作的日子,我幾乎在你們爸爸的鞭策之下,日夜無休的工作,相信也給皇冠帶來了榮景,給你們的父親帶來驕傲!

我再也沒有想到,當你們父親躺在醫院,最後為了我想寫一部呼籲《病人權利自主法》和《善終權》的書,讓我們兩家分裂到這個地步!

你們捏造的事實,說我說過:「沒有靈魂的肉體,就不值得活下去」等等,讓我欲哭無淚。至於你們杜撰的「對我來說,你們的父親已經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肉體,從今以後,請你們自己照顧,我要去過我自己的生活了!」更是荒謬絕倫,如果我曾經說過那些話,我還會活在每天數日子的煎熬中,一周三次奔赴醫院探視嗎?如果我說過那些話,你們怎麼沒有把父親接回,到四百多天後才提出來?如果我說過那些話,怎麼每次出國旅行的是你們?而我始終守在台北?

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如此殘忍和惡毒!

你們畢竟是鑫濤的孩子!自從他2002年生病後,身體就不好了,是我在每天照顧他!他能如此長壽,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把你父親送到H醫院,是因為它是一家有規模的醫院,有各科醫生,會照顧得比較周到,總比送到安養中心好。因為你父親插了鼻胃管,需要各種專業照謢,不是我能夠居家照護的。當時,平瑩還問我為什麼不能接回家?讓我當場傻住,我已經老了,我不是神,我也不是萬能啊!

總之,我錯了,我向你們三個鄭重道歉認錯,我不該認識你爸爸,不該寫出讓你們不愉快的文字,很多很多不該!請你們三位高抬貴手,饒了我吧!(我不會再回應你們,你們無論再說什麼,都算你們對!我錯!)

至於你們想把爸爸接回自己照顧,我成全你們!雖然現在已經過了「照顧期」,躺在醫院裡的鑫濤,有我訓練好的哈達照顧,有我拜託的院長和護理長照顧,有醫生照顧,你們只要探視就好了!

另外,在你們父親身邊服務了17年的淑玲,最終也沒有落得你們一句好話,也就不需要她再處理你們父親的大小事了吧!我會讓她把看護的事情交接清楚,讓你們好接手後續工作。

我現在萬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間有情,我跟你們爸爸之間五十幾年的感情,在你們的攻擊下,也變得蒼白薄弱!我暫時不會再去探視他了,免得情緒決堤而崩潰。

(中時 )

#瓊瑤 #父親 #平鑫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