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潘維剛是最後參賽者。(圖:陳子巖攝)
「白雪公主」潘維剛是最後參賽者。(圖:陳子巖攝)
韓國瑜(右二)在國民黨駐美總支部期中會議惜別晚宴上向國民黨海外幹部敬酒。圖右一為代表詹啟賢出席晚宴的陳士魁。(圖:陳子巖攝)
韓國瑜(右二)在國民黨駐美總支部期中會議惜別晚宴上向國民黨海外幹部敬酒。圖右一為代表詹啟賢出席晚宴的陳士魁。(圖:陳子巖攝)
潘維剛(圖中)向海外國民黨幹部陳惠青(左)與張人睿(右)等人敬酒。(圖:陳子巖攝)
潘維剛(圖中)向海外國民黨幹部陳惠青(左)與張人睿(右)等人敬酒。(圖:陳子巖攝)

﹝編按:國民黨主席選舉在五月進入最後衝刺之際, 本報記者於近日親身走訪各主要後選人進行深入觀察,並作系列報導。﹞

從國民黨黨主席選戰開打以來,韓國瑜與潘維剛兩位「後起之秀」的內心其實早已知道是「希望不大」的,甚至,還是根本「沒戲」的。

但是,這兩人為何還硬撐到底呢?原因很簡單,在過去,韓國瑜和潘維剛都是以軍系的黃復興黨部為靠山的,而黃復興黨部在這場黨主席之爭則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儘管,韓、潘兩人知道黃復興黨部的黨員根本撐不起這麼多人,但兩人還是硬著頭皮出來選。韓、潘的「明知不可而為之」,顯然是「另有它圖」的。

一個合理的質疑應是:韓、潘都是來「稀釋」黃復興的票以及「分食」婦女票的?如果這一質疑言之有理的話,那麼,「系出同門」的洪秀柱顯然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了。

當國民黨駐美總支部4月底在台北舉行期中會議後的惜別晚宴上,兩位黨主席候選人韓國瑜與潘維剛不約而同的出現,韓、潘兩人的互動親切、和睦,毫無選戰「火藥味」,根本就沒有其他黨主席候選人之間的濃烈「煙硝味」。

被洪秀柱誇稱為「戰將」的韓國瑜,在這一海外國民黨的場子,韓國瑜是第一個到場的主席候選人。韓國瑜一再謙稱,「我不是6位候選人中最聰明的,但我會是最努力做事的。」然而,韓國瑜似乎是連名片都沒發、也沒文宣資料,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要選舉的人。

另一位被稱為是「白雪公主」的潘維剛,雖是最後一位宣布參選黨主席的人,但她擁有3連霸的台北市議員、6連霸的立委以及4屆的中常委,黨政經歷還蠻可觀的。但潘維剛總是靜靜的坐在主桌,輕聲細語的,毫無咄咄逼人之態。韓國瑜的謙虛、潘維剛的溫柔,令人印象深刻,因此,他們兩人在這場黨主席之爭應該是會有「基本票」的。不過,應與指出的是:韓、潘的票越是「多一點」,就意味著:洪秀柱、郝龍斌的黃復興鐵票就會隨之「少一點」。

這一切似乎就透露出:韓、潘的參選,其實只在乎「參與」,而不在乎「輸贏」。只要520票開出來之後,韓國瑜和潘維剛兩人的得票不太難看的話,應該是會成為第二輪選戰的「重要籌碼」,並亦可能為他們獲取副主席之位。

或許,正因為如此,韓、潘兩人將坐實了在這場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後段班」地位,但兩人對「前段班」黨主席候選人的「間接影響力」,卻是不容小覷的。明乎此,韓國瑜和潘維剛的執意參選,究竟所為何來,其實,就已經昭然若揭了!

(中時新聞網)

#國民黨 #黨主席 #潘維剛 #黃復興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