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百餘位小學生走進江蘇省如皋市人民法院,近距離接觸真實庭審。(新華社)
2016年5月30日,百餘位小學生走進江蘇省如皋市人民法院,近距離接觸真實庭審。(新華社)

兩岸《服貿協議》卡關,但種種跡象顯示,大陸近來在「單方釋出」利好政策開始加碼,像是大陸司法部將降低台灣律師事務所的門檻,未來類似國民待遇的「同城待遇」、「同等待遇」將陸續出台,台商相當振奮,不過也直言還有很多空間需要加強。

以這次大陸司法部推出三項對台開放政策,擴大台灣律師事務所在大陸設立代表處的地域及業務範圍為例,這是《服貿協議》我方爭取專業服務業開放項目之一,但《服貿》卡關,連帶卡住台灣律師業到大陸執業,這次算是回應以前台商抱怨對台灣律師身分的「歧視」問題。

有政策總比沒政策好

大陸司法部推出三項對台開放政策,包括台灣律師事務所在大陸設立代表處的地域範圍,由現在的福建福州市與廈門市擴大到福建全省,以及台商較多的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等地;允許已在大陸設立代表處滿3年的台灣律師事務所與上述地點的大陸律師事務所聯營,提供台灣的法律諮詢服務。

上海博恩律師事務所、上海台商協會副會長蔡世明表示,在兩岸高層往來停滯下,大陸能以「兩岸一家親」為台灣人謀福利,不是談判、而是單向釋放利多,這是好事;大陸台籍法學博士生也按讚說這是具前瞻性的做法,至於能不能落實,「至少有政策總比沒有的好」。

因為先前台灣的律師在大陸工作可說是困難重重,台灣律師在大陸取得執照,只能從事婚姻、繼承等民事、非訟業務,其他都不行,但《CEPA補充協議》讓港澳律師能作港澳居民、法人的民事訴訟業務,台灣卻因《服貿》卡關後被延宕至今,然而這些才是重點項目,占一般事務所的8成業務,其他根本不賺錢。

台律師業務有待開放

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台灣律師能從事的業務範圍要盡快開放,在去年底提出會開放的新聞後,現在還沒落實,有台商透露,現階段台灣人的辦事處只能「解釋台灣法律」,需要這個服務的是想到台灣投資的陸企,然因政治問題,現在也很少了,等於開事務所後反而會面臨沒有客人的窘境,若跟大陸的事務所合營,因為身分限制的問題不能打官司,只能當「業務員」,拿自己的人脈幫陸方老闆拉客人而已。

(旺報)

#台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