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焚以蛾繭當洞房,每顆繭子上各安置1雄1雌,讓牠們有更多機會交尾。(沈揮勝攝)
陳朝焚以蛾繭當洞房,每顆繭子上各安置1雄1雌,讓牠們有更多機會交尾。(沈揮勝攝)
1對正在交尾中的皇蛾。(沈揮勝攝)
1對正在交尾中的皇蛾。(沈揮勝攝)
陳朝焚為皇蛾設計的「產房」。(沈揮勝攝)
陳朝焚為皇蛾設計的「產房」。(沈揮勝攝)
剛孵化的皇蛾幼蟲;該蟲達到終齡時,體型將會比成年男性的大拇指還粗。(沈揮勝攝)
剛孵化的皇蛾幼蟲;該蟲達到終齡時,體型將會比成年男性的大拇指還粗。(沈揮勝攝)
陳朝焚、楊麗娜為復育皇蛾,特別挪出農地專種江某和鵝掌藤。(沈揮勝攝)
陳朝焚、楊麗娜為復育皇蛾,特別挪出農地專種江某和鵝掌藤。(沈揮勝攝)

皇蛾,是世界最大的蝶蛾,展翅寬度在20至35公分之間,早年台灣不難發現,但近年已成稀有生物,竹山鎮老里長陳朝焚在6年前偶見幼蟲,感懷牠們以前對農村經濟的貢獻而決心復育,目前每年羽化、野放約600隻,盼其巨翅野外再現!

曾擔任多屆竹山鎮富州里里長的陳朝焚,擁有農委會特生中心生態解說員證照;2011年陪伴特生老師前往社區附近的陳東坑山作生態調查時,在1棵江某樹上,發現3尾皇蛾幼蟲。

皇蛾又稱蛇頭蛾,在1960至1970年代台灣蝴蝶工藝鼎盛時期,是很多農家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當時工資1天約30到50元,但1隻皇蛾可賣到10至20塊錢,不少農家子弟會去採江某樹的葉子養幼蟲,等著牠結繭、羽化、賣錢,對鄉村經濟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

陳朝焚將幼蟲帶回家,因3尾都已是終齡幼蟲,第2天就各自結繭,很幸運的3繭羽化有雄有雌,交尾產卵後,孵化出上百尾如針頭般大小的幼蟲,於是再上山摘江某嫩葉,飼養、結繭、羽化、交尾、產卵,一輪又一輪。

陳朝焚復育皇蛾,懷著濃濃使命感,他的另一半楊麗娜,接棒參選、當選里長,兩人為了營造更適合皇蛾生存的環境,還特別挪出一大片農地,專植江某、鵝掌藤等皇蛾幼蟲的食料植物。

6年餘的專注投入,目前每年約可羽化出600隻皇蛾。他們為牠們配對、設計產卵房和育蟲房,一旦把幼蟲養到二齡至三齡之間時,先留小部分作為保種,其餘都疏散到樹上讓其自然成長;野外存活率雖低,但近2、3年,皇蛾的曝光率確也見微幅提高。

(中時 )

#幼蟲 #羽化 #皇蛾 #老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