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哥亮8年前靠拍燦坤廣告跨復出第一步。(資料照)
豬哥亮8年前靠拍燦坤廣告跨復出第一步。(資料照)
豬哥亮8年前靠拍燦坤廣告跨復出第一步。(資料照)
豬哥亮8年前靠拍燦坤廣告跨復出第一步。(資料照)
范可欽8年年為豬哥亮復出的第一支廣告操刀。(資料照)
范可欽8年年為豬哥亮復出的第一支廣告操刀。(資料照)

豬哥亮2009年2月被拍到在屏東吃黑輪身影,之後在余天、高凌風等人的奔走、最大債主楊登魁的首肯下,正式踏上8年的輝煌復出之路。他復出試人氣水溫的第一砲就是為燦坤拍攝冷氣廣告,當年為他操刀的廣告導演范可欽接受本報專訪時回憶,初見面時的豬哥亮根本是個「驚恐的老人」,那段期間,他不知道看豬哭過多少次,每次見面,他都要幫豬哥亮準備一包衛生紙。

「他太害怕了,不知道不知道市場能否接納他、不知道楊登魁願不願意讓他出來、不知道債主會不會放過他,也不知道未來是什麼。雖然我本來完全不認識他,但他一見到我就跟我說了很多故事,每次只要說到一點事,他動不動就掉眼淚,每次來都要準備一包衛生紙讓他哭。」

范可欽說,如果8年前豬哥亮沒復出,可能哪天我們會看到一個小新聞,說他落魄一生、貧病交迫,但這絕不是豬哥亮想要的,「他以前最糟糕時,在南部應徵大樓管理員,卻應徵不上。人家不要他謝新達。他這一生就是註定要做豬哥亮,不能做謝新達!就連結束一生,也是用豬哥亮的方式告別人世,而不是謝新達的方式,這就是他獨有的豬式告別式!這一切都是豬哥亮安排好的人生謝幕。」

他回想8年前兩人合作拍廣告的過程,當時可以明顯感受到豬哥亮的驚恐、戰戰兢兢,也小心翼翼地看待每一件事,「復出拍廣告前一周,他問我可否幫忙找到楊登魁,因為他拿到的兩百萬廣告代言費,有一百萬要『孝敬』楊董。我跟楊董身邊的人講,楊董說不必,錢讓他留著安家,還要他把身體弄好,再看以後是否有機會合作。」豬哥亮在他家聽到這段轉述時,當場激動痛哭,因為當時的他實在太害怕了,太太身體不好、兒子還小,又欠了一屁股債,那段時間豬哥亮每次到台北時,只能窩在高凌風家,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後來終於等到廣告播出了,他被大家重新接納,新綜藝節目收視還破10,他再度成了「豬哥亮印鈔機」,讓這麼多人又靠著他重新做了很多事,拍電影、出唱片、主持綜藝節目。

雖然兩人後來沒有合作,不過,范可欽這些年偶爾會去看看他,豬哥亮生病住院時,他去醫院探病過三次,最後一次是今年農曆年前,當時豬哥亮胃口還很好,也很會說笑話、會嘲弄他自己身上的各種管線,正準備治療休養後要好好宣傳電影。他認為,豬哥亮知道自己最後的時間不多,想為家裡留一筆錢安家,所以他拚命拍電影作品、還抱著癌末的身體為電影宣傳,他其實都知道自己是在拚最後一口氣,「這就是豬哥亮! 」

范可欽說,他的人生終於大和解了,老天爺也給了他8年,讓他從谷底翻身,對他來說,這是多出來的8年、風風光光的8年,最後女兒回來、全家團圓、好友和解,債也應該還得差不多了,他的一生這麼精彩,也已經圓滿,大家會很懷念他,雖然難過,但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但他說自己和大家一樣,還是不捨,因為台灣從此再也沒有沒有豬哥亮這樣的表演方式了,他的表演風格已是空前絕後,台灣再也沒有能夠橫跨這麼長的年代、跨世代的藝人,能被各年齡層的觀眾都喜歡,「而且哪有人可以離開演藝圈10幾年,一回來就爆紅,做什麼紅什麼,創造了這麼多的豬式記錄?」但捨不得又怎麼辦呢?范可欽苦笑:「那就看重播吧!」

(中時 )

#豬哥亮 #范可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