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今75年前,也就是1942年的6月,美國與日本在太平洋中間爆發對美日雙方都極為關鍵的重要海戰,就是中途島戰役,這場戰役最終由美國付出1艘航艦、1艘驅逐艦的代價,擊沉日本4艘大型航空母艦、1艘重型巡洋艦,取得了絕對的勝利,成為太平洋戰爭局勢的重要轉折。

中途島(Midway Island)是在太平洋中間的小環礁,全島僅5.2平公方里大,沒有任何天然資源,但是卻因為一場中途島戰役而永留史冊。在這場戰役爆發的前半年,日本因為成功地偷襲珍珠港,消滅美國在太平洋的9成艦隊,因此挾著巨大的優勢南下東南亞,擊敗在菲律賓的美軍,與在新加坡的英軍,迅速佔領中南半島、馬來半島、印尼群島,兵鋒直指澳洲,對澳洲北部的達爾文港發起空襲,一時之間,可稱的上是不可一世、所向無敵。

美國在珍珠港蒙受巨大損失時,也在想著該如何應對,美國就順勢採取新的海軍變革方向,既然日本是用航空母艦打痛了美國,那麼美國也將航空母艦成為新的海軍主力,某種意義上,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過此時的美國手上的航空母艦屈指可數,在太平洋上只有萊克星頓號(CV-2)、薩拉托加號(CV-3)、約克鎮號(CV-5)、企業號(CV-6)、大黃蜂號(CV-7)而已,至於護衛艦隊更是捉襟見肘,因為多數軍艦都因珍珠港事件而重創,此時都還在搶修中,因此在這段期間,美國艦隊在太平洋上只能對日本發動打帶跑式的騷擾式打擊,其中也包括東京突襲(Doolittle Raid),也就是著名的「杜立德行動」,把陸軍的中型轟炸機勉強從航艦上起飛去攻擊日本本土,以及阻擋日本南下澳洲的珊瑚海海戰(Battle of the Coral Sea)。

爆發於1942年5月4日至8日的珊瑚海海戰是歷史上第一次真正意義的航空母艦視距外戰鬥,美日艦隊都是在看不到對方的情況,純粹由戰機與轟炸機飛越海平線攻擊對手,結果在此戰役當中,雖然美國阻擋了日本進軍的步伐,但是萊克星頓號被擊沉、約克鎮號受了重傷,使美國航艦數量更為稀缺。而日本則損失輕型航艦祥鳯號,雖然犠牲了630人,但是日本認為失去祥鳯號僅是小傷,而美國則損失更多,因此視此戰為勝利。

雖然日本認為珊瑚海海戰取勝了,但是他們也對美國艦隊的頑強感到不耐,想要再發起一場對美國航空母艦的殲滅戰,不過這個作戰之後又新增了次要目標,希望佔領中途島,斷絕美國以中途島為攻擊日本跳板的可能,使日本的作戰計畫變得目標多餘也複雜,他們理想的大概是這樣:

1.日本將艦隊分成兩股,以戰艦為主的北方艦隊攻擊阿留申群島的美國基地,並出動地面部隊佔領。但是這個作戰是誘敵性質的佯攻,主要目的是讓美國慌忙派出艦隊前往此處。

2.另一支以航空母艦為主的機動部隊對中途島發動實際轟炸,並且在半途攔截美國艦隊,發現並消滅之,消滅之後對中途島發起登陸作戰。

首先破譯日本密碼,並推測日本將要進攻中途島的美國情報分析師喬瑟夫.羅許福特。(圖/美國海軍)
首先破譯日本密碼,並推測日本將要進攻中途島的美國情報分析師喬瑟夫.羅許福特。(圖/美國海軍)

計畫看起來非常精彩,但是之後的發展卻完全不如日本所預料,美國早已看穿一切虛實,而先一步洞悉日本圖謀的,是美國的兩位個性有趣的情報分析師,喬瑟夫.羅許福特(Joseph Rochefort)與威爾福特.福爾摩斯(Wilfred Holmes)。

羅許福特是一位高明的情報分析師,擅長密碼解析,他經常沒穿制服,僅踩著拖鞋,披著一件卡其布浴袍工作許久,他也不對他的團隊成員有什麼紀律要求。到了中途島戰役爆發前,他已經可以判讀日軍的JN 25代碼,並且在杜立德空襲後,他發現JN 25代碼中,一個叫AF的代號反覆出現,羅許福特敏銳的認定這是日本下一個進攻目標,而且猜測是中途島。

雖然他將日本的意圖猜測的完全正確,但是美國海軍參謀部也有不同意見,有些人認為是指阿留申群島(也就是日本的佯攻地點),也有人認為是夏威夷,為此羅許福特必須證明自己的猜測。

發布假情報查證AF地點的情報分析師威爾福特.福爾摩斯,在中途島戰役勝利後,得到傑出服務勳章。(圖/美國海軍)
發布假情報查證AF地點的情報分析師威爾福特.福爾摩斯,在中途島戰役勝利後,得到傑出服務勳章。(圖/美國海軍)

威爾福特.福爾摩斯分析員就在此時登場了,福爾摩斯認為,現在應該借力使力,讓日本人自己來證明AF是哪裡。他在各個美國太平洋據點都發出各基地的故障通報,比如發電機受損、燃油外洩等,看看日本JN 25代碼會有什麼回應,而中途島的部分放出的訊息是「海水淡化器故障」。結果不久之後,JN 25代碼傳出「主攻目標AF缺水」的訊號,證明AF確實是中途島。

既然知道日本的實際意圖,美國就可以制定相應的對策。相對於日本有3個作戰目標(佔領阿留申群島、佔領中途島、消滅美國剩餘航空母艦),美國很明確的認定「削弱日本艦隊」才是打贏戰爭的關鍵,其他部分皆屬次要,甚至可以放棄,因此美國決定不對中途島設防,中途島的主要兵力是一些老舊的水牛戰機。甚至做的更絕的是,阿留申群島的美國守軍沒有撤離。

雖然此時美國海軍還有薩拉托加號可以動用,但是海軍總司令切斯特.尼米茲(Chester William Nimitz)評估,戰機裝載量較大的約克鎮號在海戰中的續戰力更好,因此下令必須讓重傷的約克鎮號在72小時之內完成修復,要是依照一般修船準則「觀察-評估-規畫 -修復」的方式來做根本就不可能,但是美國的技師們打破常態,看到什麼就修理什麼,由局部帶動整體,真的就在3天之把約克鎮號修復到可堪作戰的狀態,據說當約克鎮號離開珍珠港奔赴戰場時,最後一批的焊接工仍在艦上,是由接駁船將他們送回珍珠港。

不知是命運的安排還是機緣的注定,美國艦隊總司令小威廉海爾賽(William Halsey, Jr.)因病缺席,由一名過去沒有指揮過航空母艦的護航艦隊分遣司令雷蒙.史普魯恩斯(Raymond Spruance),雖然常言道:「陣前換將是兵家大忌」,但是以後見之明來看,冷靜沉穩,並且聰明好學的史普魯恩斯,似乎也是美國打贏中途島海戰的一大利多。

日本艦隊在6月1日出發,在6月4日對中途島發起第一波攻擊,美國艦隊在得知之後派出飛機去搜索日軍艦隊位置,不過受限於編隊準則,出發的時間被擔誤了,隨後出動的飛機群也並沒有發現日本艦隊位置。至於日本方面,反而比較早得知美國艦隊確實存在。因此中途島海戰的勝敗,並不是單純誰先發現對方這麼單純而已,勝敗的要素在於總指揮官臨場應變的決定。

日本艦隊指揮官南雲忠一在成功完成第一波對中途島的轟炸後,準備進行第二波轟炸的準備,在此時收到「附近有美國艦隊」的通報,使他立刻感到混亂,他拿不定主意該讓飛機換上什麼武裝,思考許久後決定卸下炸彈改成魚雷,這就是著名的「換彈命令」。相比之下,史普魯恩斯在得知自己艦隊已被日方發現之後(無線電截聽到日軍對話),立刻果斷下令所有飛機別管如何編隊了,直接出動索敵。

不過此時的勝利天平還沒有轉向美國,先發現日本艦隊的是飛行速度慢、運動性能很差的美軍魚雷機,這些魚雷機雖然拚命投放魚雷,卻無一命中日艦,更慘烈的是所有魚雷機全部被日軍擊落,兩個魚雷機編隊僅有1人生還。這使得南雲忠一還認為他能夠追擊美國艦隊,並還有佔領中途島的作戰機會,沒想到美國俯衝轟炸機隨後趕到,一舉把赤城號、加賀號與蒼龍號都炸毀,美軍在轉瞬間逆轉戰局,奠定了勝基。

日本飛龍號與編隊離的較遠,所以僥倖存活,隨後對美國約克鎮號艦隊發起反擊,重傷了約克鎮號。不過美國海軍的戰損管理應變非常優異,到了下午約克鎮號完成主要修復,航速恢速到20節,還能夠起降戰機,這使日本戰機群再次發現約克鎮號時,誤以為是另一艘美國航艦,然後約克鎮號再次挨炸,這回約克鎮號用盡了它的餘命,沒有辦法修復了。

日本的北方艦隊在得知中途島戰況不利,立刻南下支援,可惜距離太遠根本趕不到現場。而美軍企業號與大黃蜂號立刻為約克鎮號報仇,俯衝轟炸機隨後炸沉了飛龍號,而飛龍號的艦長加來止男與艦隊副司令山口多聞決定與艦同沉,此舉對日本的損失極大,因為山口多聞是日本海軍裡最瞭解航艦戰法的人才,這也是中途島海戰成為扭轉戰爭天平的最重要因素:日本最優秀的航艦人才,包括飛行員、指揮官與戰略制定者,都犠牲在中途島海戰當中。

史普魯恩斯在得知飛龍號也沉沒之後,認為主要作戰目的都已達成,決定見好就收,不理會日本北方艦隊的引誘,下令艦隊回航珍珠港,這個判斷高明不已,使日本沒有翻轉戰局的機會。

嚴格說起來中途島海戰之後的美國並非連戰皆捷,美國仍然處於航空母艦不足的窘境,在隨後的瓜達康納爾島戰役及聖克魯斯群島戰役後,美國太平洋上僅餘薩拉托加號和企業號2艘而已。但是中途島海戰大大的挫敗了日本艦隊的素質,也給美國的工業力量爭取了時間,因此這場海戰的重要性是「終於見到戰爭勝利的曙光」,至今仍是美國最紀念的關鍵海戰。

文章來源:Lessons from the Battle of Midway
文章來源:Commentary: Battle of Midway’s lessons reach far beyond strategy
文章來源:WWII: The Naval Officer Who Saved Midway
文章來源:World War II: U.S. Navy, led by Chester Nimitz, dealt crippling blow to Japanese fleet six months after Pearl Harbor

(中時電子報)

#中途島 #太平洋 #喬瑟夫.羅許福特 #史普魯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