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一名黎姓大樓保全利用替房客轉交租金的機會,暗中A走其中1萬元現款。大樓管理委員會獲報調閱監視器,發現黎男偷偷將裝有現金的信封帶出警衛室,懷疑黎男A錢報警偵辦。台北地檢署勘驗監視器及信封,認定黎男罪嫌重大,今依侵占罪提起公訴。

起訴指出,該大樓一名住戶今年初將裝有2萬4000元房租的信封交給大樓保全,交代保全轉交給房東。值班保全收件後清點、登錄並在信封口用印,3日後房東前來取款,發現信封中只剩1萬4000元,懷疑遭保全暗槓,氣得向管委會投訴。

收件的值班保全喊冤,表示依規定清點、封存房客寄放的房租,下班後將信封移交給接班的黎姓保全。

管委會調閱警衛室內監視器畫面,發現黎姓保全當日上班後,打開存放轉交物品的抽屜,將房客寄放的信封取出,偷偷地塞進文件夾,隨後帶著文件夾離開警衛室將近5分鐘,重返警衛室後在信封上蓋印,再將信封放回抽屜,懷疑是黎男A錢。

黎姓保全向檢察官喊冤,表示因為信封未完整密封且用印不完整,才會幫忙補蓋章,將信封帶出警衛室是當時要到別處核對信件,順手將信封帶走,堅決否認A錢。

檢察官勘驗監視器畫面,發現黎姓保全確實將房客寄放的信封帶出警衛室,而重返警衛室後該信封的封口處呈現開啟狀態,認為若黎男未打開信封,為何信封封口會呈現開啟狀態?又為何要重新蓋印?認定黎男罪嫌重大。

(中時 )

#信封 #保全 #警衛室 #大樓 #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