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右)13日在北京與巴拿馬副總統兼外長聖馬洛(Isabel Saint Malo)會談。會談後,雙方簽署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中新社提供)
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右)13日在北京與巴拿馬副總統兼外長聖馬洛(Isabel Saint Malo)會談。會談後,雙方簽署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中新社提供)
李大維在記者會中一臉無奈宣布我與巴拿馬終止外交關係。(姚志平攝)
李大維在記者會中一臉無奈宣布我與巴拿馬終止外交關係。(姚志平攝)

在我國的邦交國中,多年來,有一個「氣若游絲」,一個「風雨飄搖」。前者是梵蒂岡;後者就是甫宣布與中國大陸建交的巴拿馬。

這兩個國家對台灣的意義和重要性不僅是邦交國的數字而已。梵蒂岡是我們在歐洲唯一正式邦交國;巴拿馬則是拉美區域金融中心,世界航運要道樞紐,從國際政經角度出發,堪稱是我們最重要的友邦之一。而過去20年來,或者更長時間,有關台灣和這兩國間的邦誼不保,時有傳聞。

警報拉了這麼久,為什麼巴拿馬選擇在此刻與中國大陸建交?巴拿馬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雖可追溯到民國創建,但巴拿馬在國共內戰中國領土分裂後的兩岸外交上,卻刻意保持模糊,1971 年巴拿馬在聯合國大會就聯合國內的「中國」代表權投票中,便選擇了棄權。

另一方面,巴拿馬則擅長在兩岸外交角力間遊走,精於在兩岸間借力使力玩金援加碼遊戲。台灣歷屆民選總統,無分政黨,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就任後,無不即刻前往巴拿馬訪問,但前三者共出訪巴拿馬5次,卻從未得以與巴拿馬總統單獨晤面。蔡英文去年就職後,前往出席巴拿馬運河拓寬竣工典禮,並與2014年起執政的現任總統瓦雷拉舉行雙邊會談,與過去相較,這是一個「突破」,瓦雷拉好像給蔡英文政府吃了一顆「邦誼定心丸」。然而,到邦交國訪問,兩國元首晤面,不是最基本的互動嗎?

巴拿馬運河拓寬竣工典禮同時邀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但習未出席。巴拿馬不可能無知到認為中國領導人會接受與台灣元首同時現身在這樣一個國際場合。巴拿馬釋放的政治訊息已經十分清楚─中國不僅是巴拿馬運河的第二大用戶,隨著中國政經崛起,巴拿馬在兩岸間做選擇,也愈來愈容易。

瓦雷拉告訴巴拿馬人民,他看見一個機遇的新時代,確信選擇中國大陸,對巴拿馬而言「是正確的道路。」。

率先報導瓦雷拉將宣布與中國建交的《巴拿馬星報》政治編輯卡達洛(Calrlos Cordero)告訴本報,他們在瓦雷拉正式宣布這項訊息前 3小時才從總統府方面得悉消息,「沒有人期待這一刻會發生此事,也沒有人知道我們的外長在北京,大家都非常吃驚。」。

在此之前,維基解密釋出的一批美國外交電文透露,巴拿馬早於2009年就想與中國大陸建交,但中國未接受。

當時銜命與北京接觸的正是時任巴拿馬外長的瓦雷拉,他在2010年1月轉達了巴國意願,但時任中國外長的楊潔篪告訴他,為避免損害逐漸回暖的兩岸關係,北京不會接受巴拿馬的提議。

由此看來,巴拿馬和中國建交,球在北京手上;北京衡量的要點,則在兩岸關係。對巴拿馬斷交,我們可以憤慨,但更必須冷靜審視國際現實和政治邏輯。否則,再拚命的外交官只有徒呼負負。

(中時 )

#巴拿馬 #中國 #兩岸 #建交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