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蔡英文總統今年520就職一周年後不久,巴拿馬與我國的斷交,是繼今年4月6日與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美國會晤川普總統,以及5月14日和15日北京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之後,兩岸之間最重大的事件,其後續發展值得我們進行以下三個層面的觀察。

首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最重要的兩件大事,莫過於中共十九大的召開和一帶一路的持續推動;前者涉及權力基礎的再強化,後者則關係到綜合國力的再延伸。就兩岸關係的層面觀察,從去年520蔡英文總統就職後,對於北京而言,所謂九二共識一直都沒有明確的政策立場,察其言,觀其行,最後結束於今年520蔡英文總統執政周年的談話。蔡總統強調的是,「維持現狀就是我們的主張,我所做的承諾從來沒有任何改變」,「舊的問卷應該讓它過去,新的問卷上頭有新的題目」,而「兩岸領導人如何共同維持兩岸的和平與繁榮,才是新的課題」。這樣的政策回應從事後諸葛觀之,顯然並不符合中共當局過去一年來的期盼,而此時在十九大之前,習近平面對內部對台鷹派聲浪的安撫,設定在外交戰場上,一方面嘗試重挫目前民調聲望低迷的蔡英文總統,另一方面則透過經貿投資進入美國的後花園,無疑是穩賺不賠的戰略視野。

其次,盤點我國目前所剩餘20個邦交國將會很深刻的發現,甫與我國斷交的巴拿馬,其實已經算是國際舞台上比較有能見度的邦交國,檢視無論是非洲(2個)和大洋洲(6個)或其他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11個),目前只有歐洲的羅馬天主教教廷是屬於世界級的邦交國。美國總統川普5月底曾經前往會見天主教教宗聖方濟各,還因為西裝外套從頭到尾都沒有扣鈕扣,而受到美國主流媒體批評不夠禮貌,這個蕞爾小國的元首在移民和氣候變遷政策的政策立場和川普南轅北轍,卻是川普都不敢拂袖而去的世界領袖。而從教宗聖方濟各於2015年9月正式訪問美國時,還是由當時歐巴馬總統和拜登副總統賢伉儷四人親自接機得以看見,對於當前占全國人口16%的拉丁裔選民,以及從墨西哥以降,中美洲和南美洲所有國家都信奉天主教的天主教廷,美國的政治人物並沒有因為它的小國寡民而有所輕忽。因此,與其此時檢討外館沒有做好情資收集,指責外交部只知道事後譴責前邦交國,還不如責成外交部要適時鞏固好教廷的邦交,一旦天主教廷在巴拿馬之後也與我國斷交,則我國在中南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邦交國家將更是危如累卵。

最後,從去年1月16日總統和立委選舉結束後,立委在2月1日就任,而總統則要到520就職,當時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這段期間所組成的國安團隊,就應當明瞭兩岸關係和外交場域所可能面對潛在的重大衝擊。現有邦交國可能棄我而去的傳聞一直都有,回顧過去一年,陸客來台的逐漸減少和兩岸關係的原地踏步,已經不是狼來了的可能場景,而早就是會發生在哪裡,要如何因應的無奈現實。就我國目前所面對的國際政經情勢而言,國家安全和兩岸外交,在本質上屬於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同一個問題。蔡英文總統及國安團隊必須及早釐清兩岸的定位,做好面對9月之後中共十九大前後對台政策的可能變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愈來愈穩固的統治權力,會不會伴隨著愈來愈強硬的對台政策,仍然是政府應該高度警惕的重要課題。

綜合以上所言,巴拿馬政府日前與我國斷交所引發國內外輿論的高度關切,並不會就此劃上句點;此次的斷交正式開啟的將會是,蔡英文總統所無法迴避兩岸關係的兩難困境。一方面,走出台灣的所謂新南向政策會不會和一帶一路「強碰」,迫使十八個新南向國家,特別是東南亞國家必須選邊站所形成不利於我方的國際情勢,需要政府嚴肅思考並提出對策。另一方面,陷入僵局的兩岸局勢要如何解決,不但影響到經貿情勢的中長期發展,對於面臨國內環境保護和勞動檢查的社會氛圍之餘,還必須承受前往大陸投資的政治風險,從而影響全球佈局的國內企業集團而言,非經濟因素所形成的隱形成本,也將是他們所不能承受之重。

(工商時報)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