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與北京建交,與我國斷交,蔡總統表示,國安部門事先已有掌握,但結果仍令人遺憾,馬前總統與外交部也對此表達遺憾。可見不論是當前執政的民進黨、曾經執政的國民黨,乃至跨黨派服務的專業官僚,對此都有一個共識:遺憾!不過執政當局除遺憾外,同時也表達了另一種情緒:憤怒!

在受到傷害時展現憤怒,是常見的情緒反應。只是就此事而論,我方的憤怒似乎不應是感覺遭到巴國政府欺騙,因為蔡總統稱國安部門事先已掌握情況,而且只要對國際與兩岸政情稍有涉獵,就不會對此感到意外。何況當蔡總統仍為在野黨主席時,就常抨擊馬政府與對岸的「外交休兵」狀態。台灣人也常被提醒,不能全然依靠對岸的善意。

因此,至少自2016年中期開始,我方就應已開始準備脫離外交休兵。

倘若我們從巴拿馬的角度設身處地想一下,也不會對該國的選擇感到驚訝。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數據,2016年大陸的經濟規模將近台灣的20倍。在一個不重視善意,只重視具體力量與利益,而且台海兩岸涇渭分明的世界中,巴拿馬會選擇與北京還是台北交往呢?我們還可以想一下,當美國要求各國一同制裁伊朗時,台灣有無可能支持德黑蘭而與華府對立?

我們應該很能理解巴拿馬的處境。該國原本是哥倫比亞的一部分,但在開鑿巴拿馬運河後,受美國支持而脫離哥倫比亞獨立,運河區也成為美國轄地。對於台灣人而言,這故事的啟示就是:得到美國支持就大有可為。不過,今天的中國並非當年的哥倫比亞。北京能與美國勢力範圍內的巴拿馬建交,可能透露出華府缺乏阻止此事的意願或能力。

在川普總統刪減美國國務院3成預算後,美國的外交能力或許還會下滑。縱使我政府宣稱不與北京從事金錢外交競逐,但在當前情況下,若不想放棄國際生存空間,勢必得在相關領域投注更多資源,否則將難以為繼。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中國時報)

#巴拿馬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