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一時的巴拿馬前獨裁者諾瑞嘉(Manuel Noriega),在5月底因病逝世;而2011年過世的利比亞強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其次子、曾被視為他接班人的賽義夫(Saif al-Islam Gaddafi)在被囚禁約6年後,日前傳出獲釋消息,這也讓格達費當年種種荒誕行為再度掀起討論。這兩事雖風馬牛不相及,仍讓不少人想起,諾瑞嘉與格達費「疑似」都和台灣過從甚密,因為據傳,他們皆曾來台讀過「遠朋班」。

遠朋班的前身為「越南政戰訓練班」,源起於1960年時任越南總統吳廷琰訪台後,前總統蔣介石指派王昇將軍前往越南協助成立政戰系統,往後,越南每年都會派軍官來台受訓。

到了1972年,復興崗政工幹部學校(現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正式成立全名為「遠朋研究班」的遠朋班,目的是要壯大國際間反共勢力,學員來自亞洲、美洲和非洲的30多個國家,身分都是各國中高階黨、政、軍幹部,課程內容以政治作戰、軍事訓練為主。

遠朋研究班在1995年裁撤,改為遠朋國建班,隸屬外交部,目的從反共變成鞏固邦交、宣傳台灣經驗,而學員除軍職人員外,還多了不少各國政府的中高階文職幹部,課程內容不僅有軍事教育,也有經濟、外交與新聞。

數年前《中國時報》報導,由於諾瑞嘉曾來台讀過遠朋班,他奪下政權後,除偵監、通訊等設備外,就連鎮壓用的高壓水車與鎮暴瓦斯,台灣都是供應源之一,而諾瑞嘉的回報,則是提供巴拿馬護照給台灣軍情人員使用,台灣還曾在1987年頒贈勳章給他,雙方的關係之好可見一斑。

至於格達費的部分,台灣人近年來對他最深刻的印象,應屬前總統陳水扁2006年「迷航外交」期間過境利比亞,格達費親自接待一事,當時就有不少名嘴爆料,稱這是因為格達費早年讀過遠朋班,對台灣特別有好感,所以才會幫阿扁這個忙。

其實,除了諾瑞嘉與格達費,就連已故的伊拉克獨裁者海珊(Saddam Hussein),同樣被傳過是遠朋班一員。1990年伊拉克出兵科威特期間,即有消息稱,我軍方低調地將海珊肖像從遠朋班傑出名人榜拿下,而王昇的盧姓隨從多年前接受《時報周刊》訪問時表示,不確定海珊是否曾於遠朋班受訓,但不排除可能性,因為許多遠朋班學員回國後,都成了國家領導人。

1982年曾任遠朋班主任的前國防部發言人張慧元也指出,由於相隔太久,實在不清楚海珊有無來過遠朋班,但他證實遠朋班當年確實臥虎藏龍且非常熱門,尤其中南美國家的軍官更是搶破頭想來就讀,因為一旦有了此資歷,基本上就是未來晉升將軍的保證。

也由於這些傳言,遠朋班一度被戲稱為軍事狂人的搖籃。不過,早期國防部被問到相關問題時,曾澄清諾瑞嘉、格達費不在遠朋班學員名單中,但信者恆信,倒是談到海珊時未給出明確答案,僅說回教國家有很多人同名同姓,所以遠朋班學員名單上的海珊,「應該不是」大家認為的那個海珊。

不管國防部的回答真是據實以告或其實有所隱瞞,隨著海珊、格達費與諾瑞嘉的先後離世,以及在諾嘉瑞當權期間,和台灣關係超「麻吉」的巴拿馬最近選擇「琵琶別抱」,這些問題的答案究竟為何,似也不是太重要了。

#遠朋班 #諾瑞嘉 #格達費 #海珊 #賽義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