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一帶一路戰略引領下,相關產業資金需求大增,醞釀跨境金融商機。(中新社資料照片)
在大陸一帶一路戰略引領下,相關產業資金需求大增,醞釀跨境金融商機。(中新社資料照片)
東亞銀行華中區域總監、杭州分行行長強振宇說,陸企走出海外易有跨境融資難問題,成為外資銀服務機會。(記者吳泓勳攝)
東亞銀行華中區域總監、杭州分行行長強振宇說,陸企走出海外易有跨境融資難問題,成為外資銀服務機會。(記者吳泓勳攝)

一帶一路崛起趨勢已然成形,未來資金流動包含貿易結算、融資集資等跨境需求,成為無可忽視的巨大商機。東亞銀行區域總監、杭州分行行長強振宇就說,面對一帶一路,大型陸資企業走出去時,在沒有來往信用紀錄等互信下,境外融資可能成為困擾,但觀察有8成陸企境外資金是透過商銀,除了本身商機龐大,當往來陸銀沒有在當地服務時,也醞釀出外資銀行的業務商機。

但面對近期大陸實施資本管制防範外流,強振宇認為只是短期現象,畢竟人民幣要成為國際化貨幣,不可能讓貨幣只能出去、不能回流。只要大陸對人民幣國際化的政策不變,尤其人民幣去年加入一籃子貨幣(SDR)之後,看好未來資本流通會越來越寬鬆、自由便利。

銀行走出去步伐較慢

尤其在一帶一路之下,跨境金融需求勢必走強,實際上也早有端倪。強振宇舉例,2009年大陸剛啟動人民幣國際化時,當時東亞銀行沿海包含深圳、廣州、珠海3分行積極爭取成為首批跨境人民幣結算的外資銀行,最初交易前2天合計金額僅17萬元(人民幣,下同)。直到近幾年的發展後,東亞銀行高峰可以達到600、700億元。

話雖如此,但面對一帶一路商機,原本國內有緊密往來的金融機構,但境外尋求融資的時候,人生地不熟、沒有來往信用紀錄與業績報告時,境外融資難,勢必會成為困擾問題。

尤其在海外要遇到熟悉的陸資銀行更不容易。強振宇指出,實際上銀行走出去步伐遠遠慢於企業,觀察大陸的海外分支機構,大多仍集中在香港、新加坡、倫敦等金融中心,越往外就很少看到陸資銀行身影,也因此提供了外資銀行服務陸企的機會。

陸企境外融資成困擾

進一步檢視陸企境外融資管道,強振宇列舉說明,大型項目多數透過境外資本市場例如發債等方式募資;第二類則屬於國家之間的政策性放款,由亞投行、金磚銀行等負責;第三類則由政策性銀行如國開行,針對國企、央企做項目融資。

但即便如此,約8成以上的企業所需資金,還是由商業銀行在幫忙解決境外融資難的問題,也進一步突顯銀行面對未來一帶一路帶來的跨境金融的商機無限。

(旺報)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