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3G或4G頻譜的拍賣,本意都是希望可以引入新進業者,創造市場的競爭,但是台灣之星總經理賴弦五認為,新進電信業者的市佔率始終沒辦法與三大業者抗衡。一方面因為新進電信業者跟既有電信業者的經營規模差距甚大,再者,標售頻譜條件卻一樣,這對新進電信業者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歐美保留頻譜 給新進業者

賴弦五說,丹麥在2010年拍賣4G頻譜時,特別保留LTE的900及1800MHz的主要頻段給新進電信業者,讓新進電信業者可以用1,200萬丹麥克朗的低價取得,相較於既有業者2012年花了73.93億元買下800MHz頻段的頻譜,大大降低新進業者的進入市場門檻。

而美國在2016年進行600MHz拍賣時,也特別限制AT&T跟Verizon不得競標某些區塊,把頻譜保留給小型的經營者。

賴弦五認為,降低新進電信業者進入市場的門檻,是創造市場良性競爭重要的第一步。

而就這次第三波4G競標,賴弦五認為,低價吃到飽欲罷不能,電信三雄的營收、獲利都受嚴重衝擊,加上前兩次頻譜競標,電信三雄各花了300~400億元搶下頻譜、也花了數百億元建設網路,離回收成本還有好大一段距離情況下,即將到來的年底第三次競標,相信各家業者都會非常理智的出價。

賴弦五強調,台灣之星一定會參與投標,但是,標到足夠用的頻譜數量就夠了。至於競標資金來源,會從股東增資、銀行借貸兩方面著手。

這次頻譜競標,要用新角度來看,他說,第一次4G競標、沒拿到頻譜的業者就別想營運了,所以很激情、標金也飆到1,186億元。第二次標售就比較理性一點,台灣大選擇退出,表示開始思考頻譜效益問題,有沒有必要用百億元標頻譜、每年還要投入頻譜使用費、網路建設費。

可是4G開台之後,除了2014年6月至2015年年底,大家大賣1,399元吃到飽資費,電信三雄營收獲利都不錯之外,這幾年,三大電信開始銷售599/699元吃到飽資費之後,行動部門營收及獲利幾乎都不增反降。

所以嚴格說起來,「頻譜競標,政府是最大贏家」,賴弦五說,前兩次4G競標,政府1,465億元的標金入袋。

4G投資比3G貴多 生意怎麼做

但「政府繼續這樣下去,是在殺雞取卵」,賴弦五說,2G時代、業者只要申請一塊頻譜、建構一個網路就可以經營語音,3G也只需一塊頻率建一個網,就可兼顧語音、數據業務,4G卻要業者競標四塊頻譜四個網,700/1800/2600/2100MHz頻段都要蓋基地台,加上四塊頻譜都要競標費,還要付相當於2G、3G約4倍的頻譜使用費。

「4G投資比3G貴很多,這種生意怎麼做下去?」,賴弦五說,台灣之星必須出手競標年底的2.1G頻譜,主要原因是為了維繫3G語音用戶,台灣之星之前建議NCC保留部份頻譜給既有3G業者,但未被NCC採納,所以台灣之星非得競標頻譜不可。

賴弦五有感而發表示,台灣需要競爭才能為消費者帶來福利,當初開放新進電信業進場、就是希望透過競爭刺激市場為消費者帶來好處,但是,政府在開放競爭同時、卻沒有思考如何變成有效競爭的配套措施,尤其是在競標頻譜這件事,2G頻譜採審議制、業者在取得頻譜上、幾乎不花一毛錢,4G卻要經歷3次以上競標。

5G頻譜競標 應先擬配套

現在,4G第三波競標的遊戲規則幾乎底定,賴弦五建議,未來5G頻譜競標時,政府務必要在這個議題上多加思慮,如果沒有配套,年年競標,到時候誰還會想再標頻譜、台灣又有什麼資格說5G要領先全世界。

(工商時報)

#頻譜競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