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老牌系統商天逸財金科技服務公司登報,指控財金公司剽竊研發成果,這起糾紛不僅震撼金融業,也令國內金融科技的未來發展籠罩一片烏雲。

天逸公司指控財金資訊公司的廣告在6月26日見報後,立刻被貼上財金公司旗下「金融區塊鏈委員會」的LINE聯絡群組上,群組成員熱烈討論著:「這樣會不會涉及侵權?沒有問題嗎?」財金公司向群組上的銀行成員解釋沒有問題,但刊登廣告的天逸公司董事長溫峰泰表示:「我們10年的研發成果被財金公司硬拗奪走了,這是不平之鳴。」

6月26日天逸公司的廣告上斗大的字體寫著:「官股財金資訊公司掠奪收割民間業者創新的稻尾!欺上瞞下台灣FinTech發展的絆腳石」,隔兩天,天逸公司再刊登一次廣告指明「財金公司與民爭利,扼殺台灣金融科技的發展」,天逸和財金公司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溫峰泰如此氣憤要連登兩次廣告加以反擊?

老牌公司 登報批財金公司

天逸公司在台灣成立20年,主要業務是幫銀行建置貿易融資授信的IT系統,提供金融資訊解決方案,目前市占率高達九成;更須注意的是,它在中國名氣更大,不但創建保理(應收帳款承購)行業信用的徵信系統、打造供應鏈金融、兩岸往來銀行客戶多達3、40家,而中國信託銀行董事長童兆勤還曾在報紙專欄提到,天逸就是一家兩岸金融服務輸出合作的案例。

天逸與財金公司的糾紛,是出在電子函證的系統平台,而所謂「函證」是指會計師在查核企業財務報表時,須向銀行發函詢問,被查核的企業帳上在該銀行的存款、借款或外匯信用狀的數據是否確實,由銀行回函加以證明確實,會計師再根據銀行回函的內容,出具各種財報的簽證報告,供投資人參考。據估計,台灣一年函證數量至少150萬筆,而且目前幾乎都採紙本作業,估計一個函證流程約需21天,天逸公司發展的電子函證資訊平台,可將函證流程降到只需一天,大大提高函證的效率。

天逸在10餘年前開始投入研發函證的電子化系統平台,光是成本粗估就投入8億到10億元,目前正要開始進入商轉階段。

哪知道,天逸公司經介紹與財金公司接觸後,表示,財金公司卻另外推出以區塊鏈的模式來推展電子函證的業務。溫峰泰表示,天逸公司投入電子函證已經10年,財金公司是在最近幾個月才開始注意到電子函證的項目並在與天逸公司開了3次會後,就推出區塊鏈電子函證業務,這種做法是公然掠奪他人辛苦研發的行為。

而且,在財金公司則發出聲明表示,天逸公司使用的電子函證系統是一般資訊平台,且採集中式管理,而財金公司是以區塊鏈平台採分散式管理,兩者不同,財金公司沒有剽竊天逸公司研發成果,並且,函證牽涉到企業在銀行的機密資訊,財金公司「金融區塊鏈委員會」委員銀行都表示,採「集中式」架構,恐不符合「函證」電子化作業的要求,因此,決議運用區塊鏈技術發展「電子函證」作業。

溫峰泰表示,天逸公司的電子函證平台,即將投入商轉,原本已經和數家銀行在進行測試,財金公司不僅把天逸公司研發成果硬套入區塊鏈運用項目,企圖為其區塊鏈研發至今毫無成果進行詭辯,也讓天逸公司的電子函證平台受到眾多客戶質疑,已衝擊並傷害天逸公司的商譽。

「我們一定要站出來,這是為了商譽,也為了同事!」溫峰泰無奈地苦笑說,他是在報紙上看到財金公司要用區塊鏈發展電子函證,天逸公司累積10年才開發的成果,就在和財金公司的3次會議後被抹殺了,他無奈地苦笑說,公司同仁這陣子很辛苦,不斷忙著向銀行客戶澄清、解釋。

趙揚清避談 盼和平共處

面對天逸公司的指控,財金公司董事長趙揚清表示,這件事已經和對方溝通了,未來希望大家各走各的路,和平相處。趙揚清說,她知道天逸公司在台灣和大陸都發展得很好,這件事財金公司不想再去講了,免得大家又產生誤會。

溫峰泰表示,天逸的電子函證平台已申請專利了,但是財金公司這樣的行為對他們產生很大的影響,如果他們的研發成果可以這樣被財金公司大剌剌介入拿去,那他後面還有一些研發的成果,還敢拿出來嗎?「這次登廣告,天逸沒有要財金公司賠償,但我希望天逸是最後一家受害的公司」。

由於攸關台灣金融科技發展的《金融監理沙盒條例》,即將送到立法院審議,在這個條例中規定,未來進入沙盒實驗的金融科技企業,須公布相關的專利及實驗對象與方法,金管會並須對外公告;而天逸公司指控財金公司剽竊研發成果的糾紛,目前雖然是各說各話,但這類創意公開後,是否容易產生抄襲糾紛,須好好處理,也值得主管機關注意,否則恐不利未來金融監理沙盒的推動。【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中時電子報)

#財金資訊 #天逸 #趙揚清 #金融監理沙盒 #金融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