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和微信去掉了之前大力宣揚的「無現金」字眼,餘額寶也很識趣地主動下調了個人帳戶的最高額度,它們終究都還是領會了央媽的意思,聽了央媽的話。當我國第三方支付發展速度快到已經成為全球的領跑者的時候,確實應該停下來聽聽講,思考一下怎樣跑得不光快,還要穩。

餘額寶留兩條隱蔽「通道」

儘管主動揮刀將限額下調至10萬元(人民幣/下同),但餘額寶還是有兩條較為隱蔽的「通道」,可以輕鬆繞過10萬元的額度限制。

一種是購買理財產品後選擇贖回。在螞蟻財富中購買貨幣基金等其他產品,付款方式選擇用銀行卡支付,產品贖回後該筆資金將自動退回到餘額寶,不管當時餘額寶帳戶資金是否已經達到上限。第二種方法則是購買理財產品後選擇撤銷。購買貨幣基金等產品後,可以馬上撤銷該筆交易。這種情況下,該筆資金並不會原路返回銀行卡中,而是會被退回到餘額寶內。

就此,新金融記者聯繫支付寶方面,對於這兩條隱蔽「通道」,是系統bug還是有意為之,對方並沒有回應。

不過,有業內人士表示:「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的,但邏輯上行不通。」

「如果用戶在螞蟻財富中購買貨幣基金,或者購買理財產品,是不太可能為了把錢退到餘額寶而把產品贖回或者撤銷交易的。」該業內人士告訴新金融記者,「因為不論是貨幣基金還是理財產品,收益都要遠遠高於餘額寶。舍大求小,這完全不符合一個理性經濟學人的邏輯。」

近日,天弘基金發佈公告,自8月14日起,餘額寶個人交易帳戶持有額度上限調整為10萬份(對應為10萬元),已有存量不受影響。餘額寶再次下調個人持有最高額度,引起人們熱議。

今年5月26日,天弘基金第一次發布調整公告,自5月27日零點起,個人持有餘額寶的最高額度由100萬元調整為25萬元。彼時,天弘基金表示,調整是為了讓餘額寶更符合作為個人小額現金管理工具這一定位。

據餘額寶2016年年報顯示,報告期末基金份額總額為8082.94億份,持有人總戶數為3.25億,其中個人投資者佔比99.72%,機構投資者0.28%。人均持有金額不過2490元,預計這一調整對餘額寶絕大部分用戶沒有影響。

餘額寶此舉或許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個體行為,其背後揭示的是貨幣基金到了轉變的風口。

餘額寶背後的天弘基金是一個貨幣基金。從定義上來看,貨幣基金是聚集社會閒散資金,由基金管理人運作,基金託管人保管資金的一種開放式基金,專門投向風險小的貨幣市場工具,比如國債、銀行定期存單、政府短期債券、同業存單等短期有價證券。

中國基金業協會會長洪磊近日指出,我國公募基金產品結構嚴重失衡,貨幣基金佔據半壁江山。

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325只貨幣基金累計資產淨值為51056.69億元,佔10萬億元公募資產的比重逾50%。 51056.69億元的體量相較3月末40314.22億元的資產淨值,一個季度資產淨值增長逾萬億元,增幅26.6%。若與1月份36053.04億元的低點作比較,5個月間貨幣基金資產淨值增長了41.6%,增幅超過四成。

與此同時,有公開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3841只基金公佈了一季報;到了6月末,4136只基金公佈了二季報,截至目前中國公募基金總數超過了4000只。這也意味著數量佔比約7%的貨幣基金占到了半壁以上的基金江山。平均下來,單只基金平均規模157億元。若剔除天弘餘額寶的14318.05億元部分,則單只貨幣基金的規模為113.4億元,顯然百億貨幣基金絕非稀缺品。

貨幣體量的快速增長離不開收益的變動因素。 2016年11月底,貨幣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不足2.5%,而到了今年6月20日貨幣基金的整體收益率突破4%。

越來越多的錢在湧入貨幣基金。

螞蟻金服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餘額寶規模增長至1.43萬億元,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貨幣基金。

成為全球最大規模的貨幣基金後,對於餘額寶來說,已經沒必要太過追求規模快速增長了,降低投資額度,對於餘額寶來說,也未必是壞事兒。小步慢跑,可以跑得「穩上加穩」。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稱,調低額度、增速放緩,有利於資金的投資管理。除外,他還指出:「一旦出現量比較大的大額贖回,對基金的經營穩定會衝擊非常大。所以,餘額寶以10萬元以內的零售客戶為主,這樣對它基金的穩健經營是有幫助的。」

由此看來,在眾多「寶寶類」產品大軍中,餘額寶也許帶了個好頭。

支付寶微信不再提「無現金」

儘管不承認被懟,支付寶和微信還是默默在各自宣傳中去掉了「無現金」字眼。

螞蟻金服立即將「無現金周」的字樣改成了移動支付「黃金周」。此外,旗下的線下生鮮超市盒馬鮮生也調整了「不收人民幣現金」的規定,為了更加便利老年群體消費,繼上海10家門店專設現金代付通道後,目前北京的兩家實體店也啟動了現金代付通道。而微信在活動頁面上的文字表述,也已悄然從「已進入無現金生活X年X天」變成了「已進入微信支付智慧新生活X年X天」。

這似乎驗證了之前的傳聞好像是真的,儘管雙方都予以否認。

所謂的傳聞是指,央行總行對各分支行下發通知稱,最近一些地區推進的無現金支付方式,與螞蟻金服等合作創建無現金城市等活動,其中的一些宣傳主題和做法干擾了人民幣流通,社會反響較大,對社會公眾產生較大誤解。央行要求各地抓緊行動,依法對不合適的提法、做法進行糾正和引導。

甚至,還有消息傳出,央行武漢分行在7月底約談螞蟻金服負責人,明確提出了三點要求:一是在無現金城市週活動中去掉「無現金」字眼;二是撤掉所有含有「無現金」字眼的宣傳標語;三是公開告知參與商戶不得拒收人民幣現金、尊重消費者支付方式的選擇權。

『對於「無現金」,央行應該是口頭通知或者是非正式通知過。畢竟這個事情輿論壓力很大,央行的處理也是很謹慎。』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告訴新金融記者,『不管怎麼說,都可以看出央行對「無現金」這種叫法很抵觸。』

眼見為實,落袋為安。這曾經是中國人對實物貨幣一種執著的信仰。

如今,這種信仰已經被絕大多數人所拋棄。尤其在今夏,支付寶和微信兩大支付巨頭非常默契地一同發起「無現金運動」,向消滅現金發起衝鋒的號角。

「為了吸引更多的人使用支付寶支付,財務每天都要掏150萬元。」在「無現金運動」火熱之時,螞蟻金服的工作人員這樣告訴新金融記者,「在杭州,這是一套房子的首付。」天天掏巨款來獎勵用戶,這足以看出阿里對「無現金計劃」的重視程度。

業內分析人士卻指出,「無現金」的背後是移動支付的強勢,一旦紙幣現金淪為移動支付的配角,那麼紙幣的流通將會出現問題,對於老人、農村等群體的消費將有較大影響。

而對於現金支付頻頻被拒,近日,央行明確表示,在任何一個場景裡,如果只有一種支付形式存在,一定是國家主權貨幣——人民幣。而拒收銀行卡、第三方支付等並不違法。

在知名IT與知識產權律師趙占領看來,「無現金」是一個大的趨勢,從這個趨勢上來講,並沒有什麼弊端。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存在一些問題,因為無現金支付對安全要求更高,這要保證支付帳戶的安全。」趙占領對新金融記者表示,「但現在很多二維碼都有病毒和木馬,這給用戶安全帶來威脅。」

目前,對於用戶支付帳戶安全的問題,更多的是靠企業自身的建設和維護。「因為沒法建立一個統一的管理平台,只能是依據相關規定和製度,比如《信息安全等級保護管理辦法》,針對不同行業和領域,制定出需要達到的標準和範圍。」趙占領說。

另外,由於「無現金運動」,導致一些商家拒收現金。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貨幣是人民幣。以人民幣支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債務,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拒收」。

央行的連環計

這是繼網聯後,央行又續寫的第三方支付監管的篇章。

如今支付寶、餘額寶、螞蟻財富、網商銀行已​​經組成了一個龐大的阿里金融帝國。這個金融帝國雖然龐大,但是在其高大的外殼之內卻也有著非常大的隱憂。

一位基金公司相關負責人認為,天弘基金近期兩次限制持有規模或與即將推出的貨幣基金流動性新規有關。

今年3月,證監會發布《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擬加強對貨幣市場流動性的管理。其要求:單一投資者持有比例超過基金份額50%,需採用公允價值估值,不得採用攤餘成本法,且要求80%投向高流動性資產(利率債等);貨幣基金規模與風險準備金掛鉤,限制隨意新發貨幣基金以及單只貨幣基金規模過大的現象;對機構持有份額較大的貨基投資組合平均剩餘期限、平均剩餘存續期有嚴格要求;採用攤餘成本法核算的貨基信用債比例投資者嚴格限制(信用類債券、ABS、同業存單等合計不超過淨值的40%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金融工作會議,「脫虛向實」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方向。此時即將落地的新規,在加強貨幣基金監管的同時,也是促使資金「脫虛向實」的重要舉措。可以說,監管有效避免了市場中的部分資金在金融領域空轉,實際上也就是鼓勵更多的資金流向實體經濟。所以,貨幣基金這樣的形式不再會越滾越大,以往「躺著掙錢」的那些資金,是時候回歸實體經濟了。

今年,央行方面出手連連。而早在去年7月,《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就正式生效,第三方餘額支付最大額度不超過20萬元/年,但通過銀行快捷支付並不在此規定範圍之內。

央行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可謂有章法、有綱領、有行動,但第三方支付目前仍然處於快速發展階段,比如支付寶和微信已經換了叫法的「無現金」,就仍然在擴大在消費端的使用場景,以此來放大第三方支付的生存空間。

然而,央行層面的連環計,在實際中並非無懈可擊。

比如,網聯的成立面臨其與老牌結算機構銀聯的勢力範圍的劃分,在宣布成立網聯之後,銀聯便與京東金融展開合作,銀聯向線上,網聯接下來也會在第三方實際支付中逐漸向線下,網聯和銀聯邊界的不清晰將會增加實際運營的難度。

這讓央行主導下的各種關係變得複雜起來。

好在餘額寶主動降低額度,支付寶和微信很識趣地在各自宣傳中去掉了敏感字眼,這一切都讓未來央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關係,看起來沒那麼糟糕。

文章來源:新金融觀察

(中時電子報)

#第三方支付 #餘額寶 #支付寶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