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通俗文學作家與導演郭敬明,被自己公司旗下的男作家李楓指控性騷擾,將郭敬明又推向新聞熱點,也是大陸幾網路幾天以來討論度最高的話題。姑且先不論事實真偽如何,郭敬明也一直都是話題不斷的人物,他的小說與電影即使罵聲連連,卻也暢銷長紅,使郭敬明一直在「中國作家富豪榜」中佔有高席次。

1983年生的郭敬明應該自小就喜歡觀看許多通俗小說、漫畫、影劇與動畫,而且可能會在讀完後就試著擬寫。到了高中時期以「第四維」的筆名發表詩作與散文,得到許多同樣年齡層的學子喜愛,主要是他的用句都特別能打動13~20歲年紀的青少年讀者,滿足這個年齡層的孩子「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說愁」的情感抒發。

有人整理出郭敬明散文與小說中的名言佳句,比如「青春是道明媚的憂傷」、「不成熟的人為了偉大的事業而死去」、「成熟的人為了偉大的事業而卑賤地活著」、「時間仍在,是我們在飛逝」,這些句子確實有一種矯揉造作、過度甜膩的味道,不過就是這樣的風格,幾乎分毫不差的貼合青少年的內心感受。有許多人在過了那個年齡層後,重讀這樣的散文會特別感到尷尬不已,然後對當年的自己對郭敬明文章的痴迷特別覺得羞恥,因此會從熱烈支持轉成極力否定,這在大陸的流行語叫做「由粉轉黑」,這是郭敬明毀譽參半的原因之一。

除了散文,情感小說與幻想小說更是他聲名兩極的重點。2003年發表的幻想小說《幻城》賣出300萬本,從此一砲而紅,不過也是爭議的開始。因為《幻城》的故事設定明顯沿襲自日本漫畫《聖傳》,雖然郭敬明不承認有抄襲《聖傳》,但是不管如何解釋,過度相似的架構是不爭的事實。

之後郭的許多作品也都有同樣的情況,同樣是2003年問世的《夢裡花落知多少》在推出之後,很快就被人發覺與女作家莊羽在2003年1月出版的小說《圈裡圈外》情節雷同,之後法院判定確實抄襲,而郭敬明同意支付1萬元人民幣給莊羽,卻不願登報道歉。

之後以4名少女為主角的《小時代》引起的爭議更巨大,《小時代》很可能引用了多部美國都會女性電影為題材,但是這回爭議點不在抄襲,而在於「劇情流露的風氣不好」,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特別撰文「不能無條件縱容小時代」,指責小時代「紙醉金迷、個人主義」。許多評論人也對小時代當中極度炫富的高級生活感到不切實際,但即使如此,多部小時代的電影依然取得極高的票房成績。

爵跡是大陸第一部用真人動態補捉的全動效片,即使畫面特效不錯,劇情卻非常差勁,票房和評價都失敗。(圖/網路)
爵跡是大陸第一部用真人動態補捉的全動效片,即使畫面特效不錯,劇情卻非常差勁,票房和評價都失敗。(圖/網路)

不過郭敬明的文藝事業並非無往不利,他的奇幻冒險故事《爵跡》就完全失敗。《爵跡》同樣是郭敬明的小說,不過小說的的架構被漫動畫迷們一眼就看出來完全是仿自日本作品《命運停駐之夜》(Fate/Staynight)。小說在推出之時就沒有太多好評,不過郭敬明依然推將《爵跡》改拍成電影,並且引用了最新式的「動態人物補捉」技術,將實際演員與電腦動畫融合一起。雖然技術很先進,但是劇情破碎、情節過度複雜、人物沒有演技,使觀眾看的是一頭霧水,得到票房與評價的雙失敗。

知名UP主LexBurner對爵迹的電影呈現手法狠批一頓。

許多人稱郭敬明不像是個作家,更像是個商人。因為他在建立足夠的知名度後,立刻投入商業運營,年紀輕輕的他,已有自己的出版公司與傳播公司,還是5個公司的法人代表,即使2014後就沒有再出書,仍可靠持續的版稅和電影票房收益進帳,他的散文與小說或許沒有文學價值可言,但是不可諱言的,他確實把「中二病創作」經營的有聲有色。

(中時新聞網)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