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示為引水人(白衣者)藉由「引水梯」爬到船上,丁漢利強調,大部份引水梯事故發生在下梯時,引水人上船後不要直奔駕駛艙,要先顧好「退路」,確定梯子是否穩固。(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Грищук ЮН,以CC BY-SA 3.0方式分享)
圖示為引水人(白衣者)藉由「引水梯」爬到船上,丁漢利強調,大部份引水梯事故發生在下梯時,引水人上船後不要直奔駕駛艙,要先顧好「退路」,確定梯子是否穩固。(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Грищук ЮН,以CC BY-SA 3.0方式分享)

交通部航港局東部航務中心5日首次舉辦「東部港口引水講座」,邀請引水協會、船長公會理事長丁漢利擔任講師,與會者達30多人,包括東航中心、經濟部工業局和平港、港務公司花蓮分公司、台灣港務港勤公司等職員,以及花蓮港及和平港引水人皆有出席。丁漢利特別在講座中分享3個關於引水的錦囊秘訣。

丁漢利表示,第一個錦囊是引水人(領港)上船後,永遠需要先注意「退路」。他解釋,領港需攀爬「引水梯」到船上(才能引導船隻出入港),但據國際引水協會統計,近三分之二的引水梯事故發生在領港下梯時,包括領港落海或摔到接駁船上而受傷。

為何如此?丁漢利分析,因為領港常受限於港口作業緊迫,急於完成引水任務,也趕著下船,「只好因陋就簡」,此時領港若遇上船隻提供的引水梯暗藏損壞風險,就可能在下梯時,因踩壞某個階梯而滑落,「爬上梯的時候可以看得很清楚,盡量避開危險;但下梯的時候,視線不及於下方,就相對容易發生意外。」

丁漢利因此建議,領港上船後不應直奔駕駛艙,而是先確認「退路」的梯子是否穩固,若覺得不保險,就立即要求船員加強,「最好可以先試踩。」另外,下梯時應避免將重心全部放在腳部,盡量由手分攤;並準備止滑手套。

此外,丁漢利提醒領港,如果遇到不合格的引水梯切勿姑息,照完相後就可走人,「一個歐洲海事律師跟我說:『如果你爬上了這個引水梯,就代表你認可它是合格的。』讓我相當震撼。」

「Captain, safety first, or cargo first?」丁漢利舉例,他在高雄港擔任領港時,一次看到船隻放下來的引水梯破舊不堪,要對方換也不聽,他直接拒登船,並跟船長說要不回家、要不下錨;船長則求情貨很重要,丁就質問人跟貨誰重要。

丁漢利指出,他也遇過船隻不願灌壓艙水,讓水線到主甲板高度超過9公尺,已不符規定,導致引水梯像盪鞦韆一樣懸宕空中;也在大半夜遇過放下來的引水梯中間竟少了一階,他只能靠著臂力硬抓,用「蝦米功」把腳「縮」到上一階。

第2個錦囊秘訣,丁漢利分享,是針對「船舶大型化」時代來臨,領港應調整操船觀念——越大型貨櫃船或郵輪靠港,越要注意橫向風壓,預留離港岸的空間。

他指出,1到2萬噸的貨櫃,入港轉彎後可直接對著碼頭走就好;7到8萬頓的船,轉過來就要抓橫向風壓;當引導超大型貨櫃,以及受風面大的高大郵輪,更要預留空間,「因為接近碼頭的時候,船速度放慢,一降下來,風壓就來。」若不注意,船隻失去控制,很容易撞到臨船,或岸上的貨櫃吊桿,甚至進退不得。

丁漢利指出第3錦囊就是領港上船引導時,一定要攜帶兩隻對講機,一隻用於指揮,一隻用於「避讓」。

他指出,1995年之前,高雄港內常發生兩艘皆載有引水人的船隻還是會相撞,原因是兩艘船無法及時互相通訊,避開對方。

因此,當時他擔任高雄港引水人辦事處主任,要求領港要帶兩隻對講機,一隻用於指揮,一隻做避讓用途,且停靠不同編號碼頭,就要切換相對應、固定的頻道,「以前只有一隻對講機,要不斷嘗試切換到對方的頻道,等你找到,兩艘船已經黏在一起了。」、「上帝給我們兩隻耳朵,就是要有兩隻對講機。」

丁漢利在長達3個多小時的講座中,除了分享引水秘訣,也提醒要注意客船、郵輪安全,並特別講述工業4.0等科技進步將為船隻帶來通訊、作業模式革命等主題。

東部航務中心主任陳寶如表示,東航往後將致力辦更多講座及課程,並邀請相關東部港務同仁一起研習、一起進步。

(中時 )

#引水 #領港 #船隻 #講座 #對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