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建志攝)

屏東科技大學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說,老鼠藥雖然效果快又好,但其他動物像狗、貓可能誤食,也會透過食物鏈傳遞,間接毒死老鼠的天敵,老鼠數量反而更多,也可能產生抗藥性。因此以生物防治代替投藥,對環境及生態系更友善、更有助益。

黑翅鳶和領角鴞因以老鼠為主食,加上分布全台、數量多,最適合用來滅鼠。黑翅鳶一天約需63公克的肉,估算1年可捕抓50多隻鬼鼠或200多隻小黃腹鼠;領角鴞則只能捕抓較小型鼠類。此外像鳳頭蒼鷹、東方草鴞、石虎、蛇等,都可用來生物防治。

孫元勳說,生物防治不難,只要找出物種習性,營造或改善其棲地,提供居住躲藏環境,就能吸引牠們前來。像在樹上掛巢箱,就能吸引領角鴞;挖地洞擺放石頭,就能吸引臭青母或南蛇等無毒蛇類。

他說,石虎過去遍布全台,現已瀕臨絕種,否則也是很棒的老鼠剋星,但可以養貓代替。雖然有些學者認為野外養貓可能造成其他鳥類、爬蟲類浩劫,但台灣一直有原生種貓科掠食動物,除非區域內有珍稀的保育類動物,否則應不致對生態系造成太大影響。

(中時 )

#生物防治 #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