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吸毒者當病人,再掀毒犯除罪化爭議,在明德戒治分監擔任社工員長達9年半的蘇悅中認為,台灣針對吸毒者設置的自助團體與戒毒村仍不足,後續要協助毒犯的經費與人力也不夠,除罪化還處於「理想」階段。

台灣毒品人口氾濫,各監獄內近5成為吸毒犯,首次施用毒品的年齡層不斷下降,新興毒品以食品化包裝型態流通,使年輕人降低戒心濫用藥物。

台灣政府有意朝毒品除罪化、醫療化的目標邁進。看在第一線接觸毒犯人口的社工師眼裡,起碼還有兩項條件不足。

現任郭綜合醫院社工組長蘇悅中,曾在明德戒治分監擔任9年半社工,輔導的都是煙毒犯,他認為台灣要走向毒品除罪化最缺乏的配套就是固定模式聚會的自助團體及戒毒村的設置。另外政府需投入的經費與人力也待補強。

蘇悅中輔導的學員出獄後,有26人透過手機聊天軟體組成一個通訊群組,加上社工員共33人,在群組內彼此鼓勵戒毒。

在美國,有類似戒酒、戒毒無名會組織的自助團體,以固定模式聚會彼此幫助戒除酒癮、毒癮。台灣尚無戒毒會性質的自助團體。很多毒犯出獄後,只有單靠自己的意志力戒毒。

此外,台灣住宿型治療性社區(戒毒村)太少,公營只有草屯一家「茄荖山莊」,其他僅少數民間宗教團體投入,如晨曦會。

蘇悅中表示,美沙酮治療了吸毒者的「身癮」、他們的「心癮」更需大量的醫療人員協助,這些都是毒品除罪化前,政府需投入建置的人力資源。

(中時 )

#戒毒 #毒品 #台灣 #除罪化 #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