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陸的觀察,如果總是從體積和數量出發,那麼全世界大部分國家都會頓時感到十分渺小。但是,體量本身並不必然是辦好任何事情的充分必要條件,要解決問題,往往還是得靠素質。而我們如果從素質的角度去做評價,會發現目前大陸實際上存在著若干值得思考的問題。

首先說大陸上層被打擊的慘烈,這反映了一個很嚴重的素質問題,但凌厲打擊也造成了一個相當不利的後果。習近平從18大以來開始關注中國的上層,這個動作究竟有沒有司法正義的需求和必要呢?有,他的確並不是為了在政治上打擊異己所以反貪。理論上,大陸「如果任憑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亡黨亡國」。習近平指出,從近年涉及大陸領導階層的大案和要案來看,「其犯罪情節之惡劣、涉案金額之巨大,都是觸目驚心的,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簡直到了利令智昏、膽大包天的地步!」

所以大陸上層必須被整頓。整頓的對象在中央一級機關、國企和金融機構的幹部,5年來立案審查了240人,處分223人。這個部分沒收贓款龐大,多少不詳,但是中國先後從90多個國家和地區另外追回外逃人員3千多人,繳回贓款90億人民幣,是具體公布了的。此外,中共還處分全大陸各地鄉科級及以下黨員和幹部多達114萬人,處分農村黨員和幹部多達55萬人。打貪牽涉範圍從上到下,既深且廣;力度之強,前所未見。打貪有寒蟬效應,整個中國領導階層於是畏首畏尾,但求自保。在這種氛圍下,經濟增速自然放緩。

上層必須受到整頓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大陸體制不健全,而經濟節奏過快,容易暴露出各種漏洞。貪腐在全世界是有公式的,但凡自由裁量權大,權力具有壟斷性,而問責機制缺乏,貪腐必然產生,難有例外。中國的黨和行政權獨大,前後左右無人監督,正是這個公式的教科書案例。

大陸近年來另一個特殊現象,是基層待遇過低,流動性過大。所以從基層看素質,大陸也有點虛。你如果到大陸各地住酒店、用餐廳、上銀行(包括其中最著名的),你就會發現第一線的服務人員大多是臨時工和實習生,普遍缺乏訓練,對業務不熟練,管理很差,完全和硬體的機構規模和新裝,以及需求拉動因而偏高的費率不相匹配。再稍加考察,你會發現大陸企業的高階待遇不斷向歐美看齊,但底層員工的薪酬卻被壓得極低。這顯然是一種剝削,而消費者得到的服務品質被犧牲,又形成再剝削。財富分配不均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影響社會安定,但比較幸運的是中國的醫療保險問題可望大體得到解決,這是過去5年的一大成績。

大陸社會的中高層很努力,獲得很好的歷練,並且得到不錯的回報,這是中國的恆產恆心中堅,但中產階級在中國只有1億多人,占大陸人口比例遠遠低於美國中產所占的美國人口比例。這樣的人數不足以構成全國影響和安定政局。在未來10年到20年之內,中國的中產階級人口有可能增加到5億。5億中產和共產黨的關係會怎樣發展,應該是深謀遠慮的習近平所關心的問題。但目前人數比例低,中國諸多制度又缺位,中產階級顯得脆弱。(作者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研究中心理事長、美國律師)

(中國時報)

#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