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廖添丁變身成孫悟空、濟公、武松打虎,或是牛頭馬面竟是日本兵嗎?同黨劇團新作《白色說書人》,由團長邱安忱挑戰一人分飾7角,和布袋戲對戲,並以紙紮藝術打造舞台,展現偶戲世界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布袋戲在現代劇場不只是一種元素,而是有額外的涵義,讓這個作品更有說服力。」邱安忱表示,過去兩年他與布袋戲國寶大師陳錫煌學布袋戲,學出興趣來,雖然過去曾製作和偶戲、面具相關的戲碼,但以布袋戲為元素倒是第一次。

「布袋戲在劇中的隱喻是,每個人的命運都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在背後操控,我們都是那只被命運操控的戲偶。」邱安忱表示。

《白色說書人》由詹傑擔任編劇,劇情描述主角王文彬與繼父、生父間的情感糾葛,一切就從王文彬在繼父喪禮,收到一封來自生父遲到已久的家書開始,他從信上明白,原來那個會拿布袋戲偶對自己講述廖添丁天馬行空故事的「父親」,並不是自己的生父,而是在白色恐怖時期,陷害親生父親入獄、導致其自殺的仇人,在這種矛盾的情結下,他開啟了一段和兩位父親及母親的對話之旅。邱安忱也將一人分飾王文彬、繼父、生父等多重角色。

由於故事背景是喪禮,因此邱安忱刻意不以傳統牌樓作為布袋戲演出的舞台,而是以家中客廳為概念,打造水族箱、冰箱、電視機等造型紙紮,作為布袋戲偶說故事的平台。

邱安忱表示,劇中繼父的角色塑造,是來自紅極一時的地下電台主持人吳樂天,「他最大的特色是把廖添丁的故事說得非常天馬行空,又具有點評時事的意義,我們參考這樣的概念,讓布袋戲裡的廖添丁,可以變身成孫悟空、濟公和武松打虎,以廖添丁隱喻男主角心目中的父親形象。」

《白色說書人》由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團長吳榮昌和山宛然布袋戲團團長黃武山擔任操偶師,演出時間為10月12日至15日,地點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中時 )

#布袋戲 #廖添丁 #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