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言升格當作家。(盧禕祺攝)
言言升格當作家。(盧禕祺攝)
言言期待真愛來臨。(盧禕祺攝)
言言期待真愛來臨。(盧禕祺攝)
言言與莊凱勛拍激情戲。(公視提供)
言言與莊凱勛拍激情戲。(公視提供)
言言和黃健瑋曾演夫妻。(資料照)
言言和黃健瑋曾演夫妻。(資料照)

已單身2年的劉品言(言言),這兩天飛到峇里島幫圈外友人婚禮當伴娘,3次「扣打」用完後,她就要認真的好好找自己的真命天子了。近期合作的對象都是人夫,她透露拍公視《麻醉風暴2》過程,男主角黃健瑋因身兼編劇,一度對她和莊凱勛的故事線卡關寫不出來,有天半夜竟接到黃的電話,劈頭就問「妳方便來我房間嗎」?差點把她嚇壞。

劇組當時在高雄拍攝,她有天接到黃健瑋的電話要她去他房間,她反問「要幹嘛啦」,黃接著說「還是我去妳房間」?為了避嫌,最後2人約下榻飯店的咖啡廳見面聊劇情,她和黃演過夫妻,笑虧這位「戲裡老公」是男體女心,有時還會突然「娘起來」,有點讓她受不了。她爆料有次和黃上張小燕節目宣傳《麻醉2》,「小燕姊問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有什麼值得推薦的嗎」?黃健瑋竟回「它比第1季長」,讓她沒好氣的問「到底是誰找他來宣傳的」?

提到那場偽SM情節的戲,她說劇本中本來沒寫,導演洪柏豪當時也對她坦言寫不出來,因此大夥在拍戲現場直接討論怎麼拍,莊凱勛和導演先示範,準備開拍前,導演特地清場,她和莊凱勛坐床邊沉默很久,莊還主動問她「要不要先喝酒」?2人嚴肅的討論著要如何讓觀眾看起來「要熱情但不色情」,導演原本讓他們表現調情方式就好,她也敬業的回導演「只是調情誰要看啊」。

2人於是互聊一下尺度之後就開拍,最後一幕是莊凱勛把領帶套脖子上讓她牽著想要討好她,接著抬起她的小腿,從腳背一路吻到小腿,她虧莊凱勛「根本自己在家偷練很多次,超熟練的」,攝影師當時還笑稱,扛著機器和他們前進後退,彷彿跟著他們玩3P,大夥拍完這場戲都有種如釋重負感覺。她說莊凱勛在螢幕上壞得有侵略性,「他在角色裡,我可以愛上這個人,私下我真的抓不到這個人的節奏」……聽起來感覺他像是「句點王」,言言補充「莊凱勛和黃健瑋某方面像藝術家,給人有種『腦袋想的,嘴裡說不出來』的感覺」。

言言過去有幾段情史,最近她推出新書《煮光陰:我與阿嬤的好時光》,書中寫到曾帶某任男友到阿嬤家,男生不是初戀對象阮經天,而是曾交往3年、大她6歲的圈外前男友,2人因對未來沒共識而分手,傷得很重,「當時覺得沒人看、沒人喜歡

,把自己弄得很頹廢,常常頭也不洗、穿著運動服就出門」,她當時也常打電話給閨蜜轉移注意力,讓自己不鑽牛角尖,夏于喬在拍戲,無時無刻都處於緊張狀態,最後乾脆把手機放口袋,就怕漏接她的電話,「她很努力擠出片場很無聊透頂的事和我分享」。

言言花3個月療完情傷之後,才敢鼓起勇氣找阿嬤,「阿嬤一開口,我眼淚就劈哩趴啦掉不停,寫這本書的過程,我也發現自己對感情很沒安全感」。阿嬤很心疼,告訴她「妳就當做一把火把它燒了吧,人在就好」,讓她想到小時家裡遭竊,外公留給媽媽的手尾錢被偷,當時阿嬤也用這句話安慰媽媽,「我當下才回想起這句話和小時的連結及深意」。

她分享書中寫到「當歸紅棗枸杞雞湯」這篇文章,當時許多失戀回憶湧上心頭,邊寫邊掉淚,因為寫了很久,她大半夜還打給阿嬤求救,「這本書主要希望大家不管看哪一篇都會想到自己的故事,所以我有刻意少掉一些形容詞,盡量平鋪直述,其實當下的我,內心是波濤洶湧,眼淚一滴一滴的掉,每篇故事都有滿滿的情緒」。

書中描寫成長裡的30道菜,牽掛著每一片回憶,言言覺得很幸運,還有阿嬤留住家的味道,「味道裡的愛、溫暖與人情,也許我們不太想起,但我們絕對不曾忘記」,她笑說30道菜自己大概會做一半,算具備人妻條件,也突然發覺以往戀愛過程都是她下廚居多,似乎沒被擅長下廚的男生追求過,「如果有男生懂得做菜真的會加分」。她從小和媽媽住,這幾年才跟爸爸走得近,挑男友條件會找爸爸款?她秒回「不要,我爸太大男人、太專制,其實我只要一個可以照顧自己、分享生活、能聊得來的對象,要求真的不多」。

她說阿嬤希望她找個正派、會照顧她的另一半,護女心切的媽媽要求就多了,媽媽以前覺得要她結婚這件事還早,去年開始冒出「如果不想嫁乾脆不要嫁」的想法,還問她有沒有結婚打算,她回「旁邊是空的,要跟誰結婚」,媽媽故意對她說「好啦,那我就再忍一忍,看妳還要在我身邊留多久」,媽媽擔憂的心情,其實她一直都知道。

#麻醉風暴 #劉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