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實施戰地政務時期,可以泅水的乒乓球、水桶都要管制。(李金生攝)
金馬實施戰地政務時期,可以泅水的乒乓球、水桶都要管制。(李金生攝)
金馬地區有「限金馬通行」的鈔票,往來出入都要申辦證件。(李金生攝)
金馬地區有「限金馬通行」的鈔票,往來出入都要申辦證件。(李金生攝)
金馬實施戰地政務時期,上山下海都要證件。(李金生攝)
金馬實施戰地政務時期,上山下海都要證件。(李金生攝)
金馬鄉親曾經一起走過,那是一段難忘的日子。(李金生攝)
金馬鄉親曾經一起走過,那是一段難忘的日子。(李金生攝)
「還我河山」的精神標語,曾經鼓舞金馬民心士氣。(李金生攝)
「還我河山」的精神標語,曾經鼓舞金馬民心士氣。(李金生攝)
陳滄江和應邀來賓一起敲響「和平鐘」,期待金馬一起往前走。(李金生攝)
陳滄江和應邀來賓一起敲響「和平鐘」,期待金馬一起往前走。(李金生攝)
那段艱辛的歲月,我們曾經一起走過。(李金生攝)
那段艱辛的歲月,我們曾經一起走過。(李金生攝)
〈金門縣鄉土文化建設促進會〉理事長陳滄江強調,「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遺忘」。(李金生攝)
〈金門縣鄉土文化建設促進會〉理事長陳滄江強調,「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遺忘」。(李金生攝)
曾經綁在金馬民主運動人士頭上的黃布條,承載一段難忘的歲月。(李金生攝)
曾經綁在金馬民主運動人士頭上的黃布條,承載一段難忘的歲月。(李金生攝)
鄉親和來賓一起施放氣球,紀念金馬解嚴25周年。(李金生攝)
鄉親和來賓一起施放氣球,紀念金馬解嚴25周年。(李金生攝)

今天是金馬解嚴25周年紀念日,〈金門縣鄉土文化建設促進會〉下午在金門同安古渡頭坑道碉堡舉辦《戰地三十六》展覽,邀請走過軍管歲月的鄉親一起見證那段島民不能持有收音機、照相機,上山下海都要證件,連籃球、乒乓球也要造冊管制的日子。

應邀出席的陳福海縣長表示,「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遺忘」,此次展出還原金門鄉親在戒嚴時期,遭受種種不公平待遇,展示物品和內容發人深省,未來縣府將接手舉辦這項有意義的活動,還給金門鄉親轉型正義。

金門在1956年起實施戰地政務,進入高度軍管時代,迄1992年11月7日終止,才回歸憲政常態,前後共歷經36年之久,為全世界戒嚴時間最久的地方。

今天在昔日海防第一線「同安渡頭」碉堡據點展出的管制物品,包括可能被用來泅渡到對岸的籃球、排球、乒乓球和水桶、汽油桶等「助浮器材」,以及有拍攝軍事機密之虞的相機與收聽「匪播」的收音機外,還有下海捕撈需繳驗的「蚵民證」和「金馬地區出入境證」。

鄉親還可看到打氣煤油燈的「古董級」燈具和電燈泡,回想當年白天不能穿白色衣服到海邊,入夜後實施燈火管制,家家戶戶都需用黑、花布罩住,不能讓燈光外洩,更不能拿手電筒照天空,甚至連放「沖天炮」都因為可能當成指引「匪炮」的目標,而遭到嚴厲禁止。

主辦單位〈金門縣鄉土文化建設促進會〉理事長陳滄江回憶說,當年籃球被列為「助浮器材」,因此管制特別嚴格,學校用球每顆都要編號,曾經有同學上體育課掉了1顆,結果康樂股長馬上遭到記過處分。

陳滄江說,1956年至1992年的36年歲月,金馬全民皆兵,實施軍管、戒嚴,這段歲月對金馬的影響既深且遠,不但改變了金馬歷史,也影響了金馬人的前途,「我們可以拋棄痛苦、忘記仇恨,但是歷史不能遺忘」,期待這項實物展出,讓鄉親在回顧與見證之餘,也能成為展望未來的動力。

應邀到場者還有2任金防部司令官的胡璉將軍孫子胡敏越和長期參與金馬民主運動的福建省政府秘書長翁明志、前立委陳清寶、前《金門報導》負責人楊樹清等人。晚上並在莒光樓廣場舉辦「金馬戒嚴禁歌演唱會」。

#金馬 #鄉親 #金門 #籃球 #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