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問題在消滅恐怖組織IS以後恐怕更形複雜,即使日前川普大動作跳出來點燃中東地區的戰火,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外界認為可能是為了討好以色列,但是情況恐怕並非如此單純,在IS為主要勢力下的中東已成為歷史,新的局面在殲滅了這個存在3年的極端組織以後,底下究竟潛藏多少勢力無人知曉,然而美國作為世界的主要大國之一,一定比其他國家更想知道如何看待這一盤尚未展開的新棋局,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似乎就不難理解為何川普日前急著跳出來打開戰局。

根據《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報導分析,川普點燃引信可能只是個起點,因為過去3年以來,恐怖組織IS一直是當地的主要力量,殲滅IS以後潛藏在底下蠢動的各種勢力,就像一團迷霧難以分清,然而在川普大動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後,57國伊斯蘭聯盟立刻跳出來反對說,承認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首都,乍看是點燃穆斯林世界的戰火,但是由於殲滅IS之後的中東局勢比過去更加紊亂、難解,因此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聚焦中東,耶路撒冷的導火線似乎讓中東議題更加明亮一層。

中東局勢在恐怖組織IS消滅以後變得更加複雜難解。(圖/Shutterstock)
中東局勢在恐怖組織IS消滅以後變得更加複雜難解。(圖/Shutterstock)

報導將美國在中東地區可能面臨的挑戰整理成幾大類,分別為以色列和伊朗之間的緊張關係,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之間的口水戰,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利亞東部存在的衝突,逐漸成形的土耳其、俄羅斯、伊朗、卡達之間的同盟關係,這四國同盟可能是美國最為頭痛難解的問題。最後還有過去美國支持庫德族和伊拉克以及敘利亞之間的關係。

凡此種種都足以說明殲滅IS之後的中東地區已經不再是過去的區域問題,可能形成一股中東新勢力,土俄伊卡四國之間的同盟若更加鞏固,影響所及恐怕牽動整個全球脈動,美國當然更加謹慎以對。

文章來源:6 Challenges in the Middle East after ISIS

(中時新聞網)

#耶路撒冷 #以色列 #美國 #巴勒斯坦 #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