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中國大陸在未經與中華民國協商片面啟動M503北向航路及鄰近金馬的東西向W122及W123航路,飛航專家建議蔡政府若想「釜底抽薪」,則中華民國民航局應正式發佈飛航公告,宣告:一﹑所有使用M503航線班機如遇天候因素避讓偏航,一律禁止進入中華民國飛航情報區,二﹑若使用M503航班機上有乘客突發緊急狀況,航班禁止轉降任何一座臺灣機場,如不遵從「後果自負」。

一位不具名的飛航專家向本報指出,在M503議題上,由於國人缺乏正確資訊,難以做出正確價值判斷。一個國家國際法上的領空只有12海里,而防空識別區(ADIZ)並不具備國際法效力,此外飛航情報區為國際民航組織(ICAO)「允許世界各國管制該國門口區域的民航機」。而M503完全在「上海飛航情報區」內,不在「臺北飛航情報區」內。

而M503爭議最基本的觀念在於,「使用M503航路的民航機,軍方戰管雷達是否有具備識別能力」?民航航班主要為定期客運和貨運航班,若要進入臺北飛航情報區(FIR),需向我方提交資料,而不論是定期航班還是不定期航班,及使是使用臺北飛航情報區「外」的M503航路,中華民國空軍戰管雷達仍然會24小時持續監視,若有異樣時,空軍可以指派戰鬥空中巡邏(Combat Air Patrol, CAP)兵力(戰鬥機掛載飛彈實彈及裝填機砲砲彈),或轉用即時在空訓練機(訓練任務有裝填機砲砲彈),甚至是若有必要時緊急起飛(emergency scramble)(由掛載飛彈及機砲實彈的待命機執行)進行識別。

最重要的是,「探討此類議題應具體說明完整的情境(條件)」,即便是一架波音747客機刻意關閉廣播式自動回報監視(ADS-B)系統,中華民國空軍除了戰鬥機之外還有愛國者、天弓、鷹式、麻雀、陸射劍一等各式防空飛彈,不明機若進入我國領空且經警告後仍不聽勸阻,我國有權驅離或擊落。而倘若敵機在機場降落,各作戰區均有24小時待命快速反應部隊,所以即便是一架滿載解放軍的747飛機順利降落在我國機場,在第一波快速反應部隊及後續應援部隊投入後,敵軍慘遭「甕中捉鱉」根本無法達成其意圖。而現代戰爭基本上一定是先展開資訊戰、彈道飛彈攻擊,然後才是敵軍戰機、轟炸機來襲,「戰爭開始前中共必先宣告整個臺灣海峽為『禁航區』,若執意進入禁航區則後果自負」,因此當外界刻意誇大M503航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時,除非以完整的情境探討,否則只是毫無根據和可信度的「紙上談兵」。

新加坡酷航波音787-9今日執行青島至新加坡TR151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新加坡酷航波音787-9今日執行青島至新加坡TR151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新加坡酷航波音787-9今日執行青島至新加坡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新加坡酷航波音787-9今日執行青島至新加坡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事實上,M503航路的劃設,在民航層次來看主要是因為中國大陸的民航客運需求增加,在劃設M503航路前,整個海峽中線以西都是中共軍機可執行演訓甚至是情蒐的飛行區域,共機可沿著海峽中線飛行對國軍進行情蒐。但在M503航線啟用後,M503航線上固定有民航機,因此共軍的演訓區域必須往後(西)退,當共軍軍機「不能在海峽中線巡曳時,兩岸擦槍走火的機會就會減少」,因此實質上對中華民國的「國防安全屏障」是「增加」而非減少。

另一位軍方人士指出,中華民國的國防威脅並非僅止於中國大陸、日本、越南、菲律賓均與我國有主權衝突,國人應關注各方情勢而認為只有中共人民解放軍為我國的敵人。 而且即便是美國軍機同樣也會有偽裝成民航機經過我國防空識別區者,中華民國空軍同樣要進行監控和識別查證。另外俄國軍機也同樣會經過臺灣防空識別區東部。

飛航專家特別強調,中國大陸在劃設W122及W123航路時,刻意「完全避開」我方劃設的「馬祖終端管制區域」及「金門終端管制區域」,若中國大陸有意借M503來威脅中華民國,則可在劃設W122及W123航路時,「不承認我馬祖及金門終端管制區域」,可「直接貫穿馬祖和金門上空」。陸方卻選擇刻意「完全避開」金/馬終端管制區域,這就足以證明在M503航線的規劃上,完全是基於民航的需求,甚至「解放軍也做了讓步」(演訓空域變小,距離海峽中線更遠),因此若「不參照事實背景資訊,僅用主觀感受作價值判斷,只是助長民粹的表現」。此外飛行管制有「航向、速度、高度」的隔離(區隔),因此對W122及W123航路毋須擔心。至於在舟山群島的W121航路,民國39年5月,國軍和當地居民自舟山群島撤退至臺灣,因此W121航路對臺灣更無影響。

由飛航專家提供的航圖可見W122航路完全避開我馬祖終端管制區域,若中國大陸對我心懷不軌實可在劃設時不承認我管制區直接貫穿。(圖/飛航專家提供)
由飛航專家提供的航圖可見W122航路完全避開我馬祖終端管制區域,若中國大陸對我心懷不軌實可在劃設時不承認我管制區直接貫穿。(圖/飛航專家提供)

由飛航專家提供的航圖可見W123航路完全避開我金門終端管制區域,若中國大陸對我心懷不軌實可在劃設時不承認我管制區直接貫穿。(圖/飛航專家提供)
由飛航專家提供的航圖可見W123航路完全避開我金門終端管制區域,若中國大陸對我心懷不軌實可在劃設時不承認我管制區直接貫穿。(圖/飛航專家提供)

這位專家表示,M503航路的爭議的始作俑者是馬政府時期的陸委會,當時陸委會並未參照充分資訊就認為M503有國安疑慮。而且根據金/馬終端管制區域的範圍圖示,可發現現任蔡政府和前任馬政府均未充分公開相關資訊,以致於國人只能以民粹判斷。而前述兩點反制方法,專家說只要蔡政府和民航局有guts就可以執行,但「這種『違反人道』的制裁違反全球普世價值,就連朝鮮都不敢這麼幹」,在歐洲「賽普勒斯」有一塊空域希臘和土耳其都宣稱擁有主權,民航機進入該區域時,必須分別以不同的無線電頻率各自向希臘和土耳其的航管報告,同時受到兩國的管制。因此國人對M503無需隨之起舞。M503是「國際航路」,我國單方面要求使用M503航路的班機有事時僅能向西偏航,此舉已經違反國際民航組織的「航行安全」原則,任何所謂對M503的「反制措施」勢必招致國際民航組織修理,倘若屆時遭ICAO決議「縮減臺灣飛航情報區」(縮減FIR並非沒有前例),屆時只會讓中華民國裡子面子皆輸。

馬來西亞航空空巴A330-323客機今日執行上海至吉隆坡的MH389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馬來西亞航空空巴A330-323客機今日執行上海至吉隆坡的MH389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馬來西亞航空空巴A330-323客機今日執行上海至吉隆坡的MH389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馬來西亞航空空巴A330-323客機今日執行上海至吉隆坡的MH389航班使用M503航線。(圖/擷取自Flightradar24軟體)

蔡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中國大陸因此關閉協商大門,M503「完全不在臺北飛航情報區內」,啟用至今除了中國大陸國籍航空和香港的航空公司之外,今天就有新加坡酷航和馬來西亞航空使用,專家說「難道要等到美國航空公司走M503,才能讓社會大眾知道民航局有多愚蠢」?

(中時電子報)

#M503 #W121 #W122 #W123 #海峽中線 #臺北飛航情報區 #FIR #上海飛航情報區 #終端管制區域 #國安 #民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