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本去年的交通事故死傷數字日前出爐,台灣比日本人口少5.5倍,死亡人數卻相近,日本作家野島剛對此有感而發表示,台灣道路像極了1970年日本的交通戰場翻版。野島剛分析,台灣交通事故率如此之高,是因為台灣汽車駕駛人太過傲慢。

野島剛今(12)日在《蘋果日報》專欄撰文指出,去年9月,《西日本新聞》台北支局長中川博之深夜穿越馬路被計程車撞到身亡,不幸成為台灣每年2000~3000人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一人,讓他覺得相當遺憾。

日本警視廳1月上旬公布表了2017年度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為3694人,創下戰後的最低紀錄,這數字與被稱為「交通戰爭」的1970年(有1萬6000人死於交通事故)相比,少了近5分之1左右。

野島剛分析,台灣道路狀況和1970年代的日本相同,簡直跟「戰場」無異。為何台灣的交通事故死亡率如此高?他以用路人的觀點來看,台灣汽車駕駛人的態度,和日本或其他國家相比,真的有點傲慢了。

野島剛舉了一個有趣對比。很多日本人會邊看手機邊走斑馬線,可是台灣人很少這麼做,理由只有一個,因為馬路上使用手機在台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野島剛說,在台灣過斑馬線時,自己絕對不使用手機,因為不管是機車或汽車對行人都相當不客氣,每次都以那種「別擋路」的壓迫感逼近,非常不禮貌,他曾因此轉身回瞪,卻被按喇叭警告。

野島剛分析,台灣的汽車駕駛人之所以傲慢,認為道路就是車子專屬的空間,這完全是錯誤的。他還說,台灣的社會倫理、尊重生命以及人權觀念都相當進步,但是很遺憾地,唯獨交通問題似乎還殘留著社會病理和落後現象。

(中時電子報)

#台灣 #交通事故 #日本 #野島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