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鍥而不捨的踏查,找到見證清末天津、北京條約簽訂海關的歷史文物「臺灣關地界碑」。(文化局提供)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鍥而不捨的踏查,找到見證清末天津、北京條約簽訂海關的歷史文物「臺灣關地界碑」。(文化局提供)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在荒煙蔓草中,找到第4座「臺灣關地界碑」。(舊城文化協會提供)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在荒煙蔓草中,找到第4座「臺灣關地界碑」。(舊城文化協會提供)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在廢棄哨所旁的荒煙蔓草中,找到第4座「臺灣關地界碑」。(舊城文化協會提供)
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在廢棄哨所旁的荒煙蔓草中,找到第4座「臺灣關地界碑」。(舊城文化協會提供)
文化局副局長林尚瑛說明這件文史界的重要發現。(文化局提供)
文化局副局長林尚瑛說明這件文史界的重要發現。(文化局提供)

消失一甲子,尋覓20年,第4塊「臺灣關地界碑」終於重見天日!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鍥而不捨的踏查,終於在打狗英領館官邸北側史溫侯登山古道旁的荒煙蔓草中,找到見證清末天津、北京條約簽訂海關的歷史,轟動文史界;距離第3塊石碑出土,已是20年後了。

舊城文化協會史蹟探勘小組成員郭吉清、廖德宗、潘子如、洪偉庭。宋德威、陳佩琪、林財正,經常在柴山踏堪查察,1月20日,在一處廢棄哨所附近草叢中發現這塊與地貌不融合的石塊,深挖清理後,「臺灣關地界」字樣赫然現在眼前,大夥驚呼挖到寶了!

花崗岩材質的碑斷成兩截,長107公分、寬26公分、厚9.5公分、重70多公斤,成員協力把石碑揹下山交給文化局。

文化局副局長林尚瑛聞訊大吃一驚,今年適逢打狗港開港155年,這不僅是高雄文史界大代誌,也是台灣的大代誌,因為目前台灣所能找到的清代海關界碑極其稀少,距離第3塊石碑出土已有20年,等同是東南西北界碑都齊了。

林尚瑛表示,列強迫使清朝簽訂天津、北京條約敲開通商大門,設立通商口岸當然就有海關,「臺灣關地界碑」就是標示海關區域,就清代海關制度、台灣海關歷史皆具有重要歷史意義與價值。

文資中心主任李毓敏表示,界碑出土位置未必是當年設界所在,以第4塊界碑出土地點在廢棄哨所附近,不無可能是後人不識是古蹟而被當做建材搬移至該處。未來,將交由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保存典藏,並進行後續碑體清理、維護修復、研究展示等。

文化局23日公布古地圖,標示出四座台灣關地界碑發現的地點,說明界碑出土的歷程,1869年(清同治8年)海關官舍設置於哨船頭打鼓山麓,也就是目前的「高雄海關宿舍」位址,為安全考慮,建築外圍設有界碑,以防閒雜人等擅入。

(中時 )

#臺灣關地界碑 #一甲子 #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