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下士洪仲丘猝死案,洪家認為最該負責的前542旅旅長沈威志,最高法院認為,沈被起訴的罪名是「故意」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他確有疏失屬過失犯但沒有故意犯意,因此判他無罪確定,他因軍紀鬆散而有過失,所擔負的行政及民事責任部分,應由其他法律途逕處理。

禁閉室管理士陳毅勳,未依規定對禁閉生依其體能及身體狀況施 予不同訓練,造成體重過胖的洪因過度操練、體力無法負荷死亡,被高院更一審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刑4月、可易科罰金12萬元、緩刑2年,陳男不服提上訴,最高法院認為沒有理由駁回定讞。

同案被告前542旅副旅長何江忠及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士官長陳以人、上士范佐憲等5人,遭高院更一審依公務員故意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將他們各判處1年到1年6月不等刑期,由於他們已與洪的父母以20萬元到40萬元達成和解,均獲緩刑2年,此部分因未上訴已告確定。

2013年7月間,即將退伍的洪仲丘因未經核准帶手機入營區,遭送禁閉懲戒後猝死,案發後引發百萬白衫軍走上街頭,桃園地檢署將沈威志等18人起訴,其餘9名士官兵各獲判無罪、緩刑或易科罰金確定,包括沈威志在內的9名軍士官去年高院更一審審結宣判。

沈威志部分一審判刑6月,二審改判無罪,高院更一審認為沈他沒有積極或故意促成此事判他無罪,檢不服提上訴,最高法院認為,沈的行為有疏失是過失犯,但與檢方起訴罪名、故意剝奪他人自由罪構成要件不符,判他無罪確定。

#故意 #洪仲丘 #要件 #軍紀 #民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