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文史工作者念吉成在牡丹鄉四林格部落發現有完整文字記載的忠魂碑,但卻未獲得應有的保存,立碑底座崩壞不堪,四周更是雜草叢生。(念吉成提供)
恆春文史工作者念吉成在牡丹鄉四林格部落發現有完整文字記載的忠魂碑,但卻未獲得應有的保存,立碑底座崩壞不堪,四周更是雜草叢生。(念吉成提供)
念吉成除發現忠魂碑外,在前村長鐘和忠(照)的導覽下,也找到了日據時的公學校及派出所遺址。(念吉成提供)
念吉成除發現忠魂碑外,在前村長鐘和忠(照)的導覽下,也找到了日據時的公學校及派出所遺址。(念吉成提供)
往四林格步道。(念吉成提供)
往四林格步道。(念吉成提供)

恆春文史工作者念吉成長年研究「巴士海峽軍伕史」,近日為蒐集高砂義勇軍資料,特地到牡丹鄉四林格部落進行田調,竟意外發現有完整文字記載的忠魂碑,以及日據時的公學校、派出所遺址,但可惜都未獲得應有的保存,立碑底座崩壞不堪,四周更是雜草叢生。

念吉成指出,忠魂碑是日本人為紀念在當地戰役中犧牲掉的自己人而設立,它是具有歷史價值的文化遺跡,而它雖然為數不少,但能真正保存下來的卻不多,如恆春石牌公園內的忠魂碑,在國民政府來台時已遭破壞,即使事後再整修,也失歷史原味。

念吉成說,四林格部落的忠魂碑真的令人驚艷,立碑上的文字保存得相當完整,不過水泥底座卻殘破不堪,且四周還雜草叢生,以學術研究的角度來看,真的相當可惜,而若站在觀光的角度,何嘗又不是一件憾事,部落觀光其實是可以很有文化底蘊的。

他說,近年部落輕旅行興起,大批遊客湧入部落看原住民穿著傳統服飾唱古謠、跳舞,接著就是吃風味餐,幾乎全台各地的部落觀光都是走這樣的模式,不難想像日後可能成為「無特色之旅」,因此若能將自己的文化、故事帶進觀光裡,將相當有發展願景。

「可惜成了蚊子地。」念吉成除發現忠魂碑外,在前村長鐘和忠的帶領下,也找到了日據時的公學校及派出所遺址,可惜同樣淪為環境髒亂地,他感慨地說,若公所或文化處加以重視、整修維護的話,這裡勢必可以不一樣。

#巴士海峽軍伕史 #忠魂碑 #念吉成 #四林格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