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玄奘大師奉詔翻譯的《大般若波羅蜜多經》手寫本殘片最近在新疆鄯善縣吐峪溝石窟寺遺址現身,同時出土的還有漢支婁迦讖譯《道行般若經》、元魏菩提流支譯《佛說佛名經》、姚秦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隋《佛說妙好寶車經》等佛經手寫本,可以從中更了解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再從中原傳向西域的過程。

大陸的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博士夏立棟表示,去年11月至今年1月,社科院和吐魯番學研究院針對吐峪溝石窟寺,進行第8次發掘工作,主要區域包括東區北部下層遺址群和東區南部遺址群,發現150多件佛經手寫本殘片,有漢文,也有回鶻文。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是在東區北部新發現的一座塔廟窟淤泥層中發現,出土時有20多公分寬、18公分高,保存較為良好。雖然殘片上明確寫有「玄奘奉詔譯」的文字,但是否由玄奘親筆書寫尚需進一步考證。

吐峪溝石窟距吐魯番市約60公里,出土了大量多種文字的佛經和世俗文書等,呈現過去多種宗教、多種文化匯聚的歷史。夏立棟表示,從2010年至今,吐峪溝考古發掘出的各種文物,可以清晰看出佛教從印度、中亞傳入中國後,再從中原傳向西域的回流過程,吐峪溝是佛教西來東往的重要節點。

#玄奘 #般若 #出土 #佛經 #東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