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因對女助理性騷擾,前年司法院職務法庭判決免除他的法官職務,他不服提再審,竟獲改判罰款1年薪水216萬元;讓色法官翻案成功的職務法庭5法官中,高院庭長謝靜慧憤而辭職表達抗議,不願再擔任職務法庭法官。

此外,台大教授李茂生也批評他的大學同學、職務法庭審判長林文舟,作出這樣離譜判決,就是讓另名同學司法院院長許宗力難堪;他反問如果教授對學生做出同樣的事情,該校性平會秉公處理的話,結果會怎樣?

陳鴻斌性騷擾案,當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自律委員會接獲檢舉調查後,僅建議警告處分,引發法界議論,民間司改會要求將陳送交評鑑,經司法院發回調查後,北高行政法院才決議將陳送交法官評鑑,此次職務法庭讓陳男翻案成功回復法官身分又惹爭議。

陳鴻斌的再審案原本是由代理公懲會委員長林堭儀任審判長,但林是將陳免職的審判長必須迴避,因此才改由資深法官林文舟任審判長,但陪席法官謝靜慧質疑去年12月石木欽接委員長後,理應交由石任審判長,不料其他法官不予理會,由林文舟當審判長。

該再審案因此由審判長林文舟、受命法官陳志祥、陪席法官謝靜慧、郭瑞祥、陳添喜共5名法官審理,在多數決的情況下,合議庭認為陳鴻斌「想要親吻被拒後中止、只有口頭糾纏」,言行不檢程度輕,且幫助理找對象可推知他深具悔意,因此從輕懲處只罰款。

這樣離譜的判決引發法官們的激憤,除了謝靜慧辭去職務法庭法官工作外,法官論壇也有法官要求職務法庭「踹共」,他們質問如果陳鴻斌的行為只是輕微的性騷擾,什麼才是嚴重?難道要騷擾當事人或律師才叫嚴重?

(中時 )

#法官 #職務 #法庭 #審判長 #陳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