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歲的阿揚在獄中自學揚琴,意外得知離世的父親年輕時曾是揚琴得獎好手。(張祈攝)
35歲的阿揚在獄中自學揚琴,意外得知離世的父親年輕時曾是揚琴得獎好手。(張祈攝)

20歲年少輕狂,阿黎(化名)接觸毒品、擄人勒索進監服刑,期間經歷假釋再犯,刑期加重,連最親近的家人都放棄他,今年36歲的阿黎,在獄中學習作畫,一筆一畫重建自己,有望在今年聲請假釋,他說,學畫讓家人重新接受我,出去後要在家鄉開個藝術工作室,展開新的人生。

花蓮縣文化局與花蓮監獄合作辦理「街頭藝人許可審查」,連續2年為收容人開設證照檢定舞台,共有16組收容人參與動態舞蹈、音樂演出及靜態的書法、蔬果雕刻、烙燒等才藝。

阿黎服刑15年6個月,服刑期間接觸繪畫,從素描基本功開始學起,進階到工筆素描、簡筆素描及噴漆畫、油畫等,在素描的基礎下他再進階烙畫,每一次下筆都小心翼翼,他說,作畫讓他沈澱心靈,專心在每一次下筆。

「不會再犯了!」阿黎堅定的說,因為作畫讓爸媽重新接納他,現在家中擺滿了他的作品,今年順利出去後,要回到苗栗家鄉開一間藝術工作室,要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35歲的阿揚(化名)是這次唯一以「揚琴」報名的受刑人,5年前來到花監,看到塵封在國樂社的揚琴,抱著好奇的心嘗試,他說,由於揚琴太冷門,連指導老師都找不到,就買教材自學,連繁體版的書籍都沒有,一邊學簡體字,一邊學樂理,意外開啟他與揚琴特別的緣分。

家人得知他開始學揚琴,才告訴他,父親年輕時曾是揚琴好手,特別在他的名字中取了「揚」,因他出生沒多久,父親就離世,這也成了家中不太提起的往事,阿揚堅信自己有著揚琴基因,也說,父親留下了最榮耀的象徵在他身上,他不可以漏氣,未來也想以此維生。

花監典獄長葛煌明說,藝術治療是今年來矯正機關著重的教化活動之一,藉以撫慰情緒,透過街頭藝人證照審查,讓受容人不浪類在獄中的時間,為自己出監拚出好的出路。

#花蓮監獄 #花蓮縣文化局 #揚琴 #街頭藝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