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3月31日台北地方法院以「其抗爭符合公民不服從之要件,且就整體法規範之價值體系來看,並無違反一般社會倫理規範,具有社會相當性,並沒有施以刑罰的必要,自然不具實質違法性,有正當理由」,判決318學運涉案等22人無罪。翻遍六法全書全無規範公民不服從行為合法性的條文,所以,這項沒有法律依據的判決引起檢察官不服,社會廣大民眾也不以為然,輿論紛紛擾擾,從此許多團體都援引公民不服從前例,施加在蔡英文的公開活動和行政院的具有高度爭議的政策上。

一年過後,臺灣高等法院於3月13日上午,針對4年前的「318佔領立法院案」進行宣判,二審法院不同意本案的一審法院援引「公民不服從」理論,判決22名被告無罪。二審法院認為:「雖然在陳抗過程中有類似妨害公務的情境,可是為了表達意見,難免會有肢體接觸或口角衝突,但人民並沒有主動攻擊或造成流血衝突,這是民主的體現,可惜立法委員沒有恪遵職守」。維持一審無罪判決,但是判決的理由卻不相同。

同樣的一件行為,同樣的一部法律,法院選擇的角度不同,雖然都判決無罪,但是判決的理由卻大大不同。法律是規範人民行為的準繩,是維持社會秩序的依據,不是學術理論的探討,可以各有各的主張,各有各的觀點。因為如此,人民將無所適從,對法律,對法院也不再信任,社會秩序的維持將會受到很大的衝擊。我大膽的推測,二審法院推翻一審的「公民不服從」的合法性是想杜絕此類行為的發生,但是他卻又創造出人民有權利採取行動以表達其意見和言論之自由,如此,在憲法保護下的言論思想之自由,將可由自由行動代為表達,換言之,未來台灣將可能會有更多的社會失序和脫軌現象。

當高等法院宣判之後,民間司改會召開記者會,會中陳為廷的發言最為引起網友們的訕笑。他將這項判決演繹到中國大陸上面,他突然高調地向習近平叫板,他依隨西方媒體對中國大陸體制不瞭解所產生的充滿偏見的論調,指責習近平稱帝,接這他說「中國別想隨便越雷池一步,如果想要對台灣動手,人民會起身抵抗,台灣的司法也會保障人民權利,他也敬告習近平與中國共產黨,不要小看台灣,未來當中國再度出手時,台灣人民一樣會挺身而出。」這個時候我們突然發現,他之所以採取極具挑釁意味,而且表現出不會懼怕中國大陸攻打台灣的原因,竟是台灣的司法會保障人民的權利。

陳為廷這樣英勇的發言立刻引起網友們的嘲諷,有些網友認為他從高中到大學對女性多次的性騷擾,只會欺負弱者,對女性不尊重,因而下了一個結論說,他在對女性施展魔手的時候,確實很英勇。有些人則從他的畏苦怕難的行為進行評論說,他在服兵役的時候,不願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卻只會選擇輕鬆的替代役。這樣的說一套做一套的言行不一,表裡不一的人,有何信用可言呢?還有些人認為318學運的這些人已經失去青年人的支持,相反的,他們只剩下圍繞在時代力量這一立院黨團一小群既得利益者在持續的活動著,但是普遍的青年人都認為當初受到他們的鼓動走向街頭,有受騙的感覺。

當陳為廷這樣高調地叫板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他很像魯迅筆下的阿Q,阿Q發展出一套能夠繼續得意地活下去的「自我精神勝利法」。有的時候,我們看台北地方法院和台灣高等法院對318學運的審判,不也同樣存在台灣版的現代阿Q精神嗎?

編按:中時新聞網聘請知名學者賴岳謙教授開闢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從犀利獨到的觀點為讀者分析解讀重大國內外及兩岸新聞,每周一刊出。

(中時新聞網)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樣看》 #陳為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