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局戴雨農先生紀念館1樓的無名英雄碑。(圖/軍情局提供)。
軍情局戴雨農先生紀念館1樓的無名英雄碑。(圖/軍情局提供)。

蔡英文總統在3月8日婦女節當天,第一次前往軍情局視導,並主持戴雨農紀念館落成;軍情局官員表示,紀念館2樓的忠烈堂,是軍情局「聖地」,供奉為國犧牲的情報人員靈位,蔡總統走到那,在司儀還未開口前,即主動向無名英雄鞠躬致敬,相當令人感動。

這位軍情官員表示,蔡總統視導軍情局,對情報員當年蒐集敵後大陸地區的各式票卷,相當感興趣,還問軍情局長劉德良「這些都是真的嘛?」大陸在毛澤東時代,無論是食衣住行都要票卷。

視導軍情局當天,蔡總統於臉書表示,國防部軍情局牆上寫著「我們是寫歷史的那張白紙」;這也是蔡英文母親張金鳳3日辭世後,首度對外界公開發言。

軍情局忠烈堂,目前供奉殉國先烈牌位有75位,並收錄4899位先烈事蹟於革命先烈紀念冊,其中包括前共軍少將劉連昆等,國內外殉職的情報人員。軍情局情報人員不管出發或完成任務返局歸詢,都會到此地上香致意,除了祈求先烈保佑外,也堅定「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

至於紀念堂的大廳入口,以「忠貞、清白、勇敢、智慧」局風標語;右惻壁面以「團體即家庭、同志如手足」局訓;左惻壁面,以「我們是寫歷史的那張白紙」,表達情報人員對專業的堅持。

情報工作有條鐵律,就是把秘密帶進棺材裡。活著的時候,做過什麼事,不能說,也不留文字,充分彰顯「無名英雄」的真意。

歷任總統上任後,都會擇時到軍情局忠烈堂向無名英雄上香致敬。軍情局首度2016年4月對媒體公開忠烈堂,上週再次對外公開,但不准媒體攝影、錄音,手機均置於軍情局大門口的會客室。

軍情局另有7層樓高的情戰大樓,各樓層都有嚴格管制,並依級別職務與機密等級權限,核定識別密片刷卡進入,門後還有安全官員把守,目視辨識,只有局長良的識別卡,可以在各樓層通行無阻。

據透露,為求對情報員身分的保密,所有在情戰大樓工作的人員,包括局長在內,都用化名相稱,而且隔一段時間就換一次名字。以現任局長劉德良為例,他已換過好幾個化名,甚至有些同事,劉德良只記得其化名,反而忘了真名。

(中時 )

#軍情局